《這次隋末不一樣》[這次隋末不一樣] - 第4章 竇家莊

竇家莊

到了竇家莊,見到了竇建德。李密介紹了一下錢小白二人,又說明了來意。

竇建德哈哈一笑:「蒲山公客氣了,我這裡沒有官軍,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略備了薄酒一二,還望三位賞光。」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請!」

四人來到客廳,分賓主坐下,僕人端上了酒菜。竇建德說到:「而今世上,皇帝無道,民生艱難,天下亂象已現。先有知世郎,再有楚國公。現在,楚國公已敗,知世郎在猛將張須陀地再三打擊下,看來也支撐不了多久了。這大隋,今後不知如何啊!」說完,長嘆了一口氣。

李密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說道:「大隋活不久了。雖然楚國公,知世郎兵敗,但是瓦崗翟讓,江淮杜伏威,江南沈法興已經有崛起的跡象。山東士族,關隴貴族也蠢蠢欲動。大隋的根基鬆動了,只看最終鹿死誰手了。」

竇建德點點頭,讚許地說:「浦山公所言甚是。來,大家別這樣坐着,吃菜,喝酒。」

錢小白拿出進化了功能,只能自己一個人看見的手機,購買了兩批二鍋頭,又從懷裡掏出煙來,放在了桌上。「來,大家嘗嘗我這酒,再來根煙。」

竇建德和李密看見錢小白憑空拿出兩個琉璃瓶來,不免覺得奇怪。錢小白就把被神仙打雷誤劈之後的事說了一遍。兩人恍然大悟。「真不愧是天上的酒啊,連裝酒的器具都是琉璃的。」

一杯酒下肚,竇建德感嘆道:「此酒入口清寒,瞬時又如烈火,令人熱血沸騰!」又學着錢小白的樣子,拿起放在桌上的火柴點了支煙。「此物令人精神一震,一會又如墜入雲里霧裡,好東西啊好東西。此火一擦即着,遠勝於火鐮,好,好,好。」

錢小白又買了二十瓶酒,十條煙,二十盒火柴,分給竇建德和李密一人一半。「莊主,小白冒然打擾,未備禮物,莊主喜歡,就以此物相贈。蒲山公,你我既然相逢,也是有緣,也請收受。」

兩人心中歡喜,收下禮物。竇建德說道:「蒲山公,小白兄弟,這位王叔,眼下亂世,此地卻也安寧,如不嫌棄,儘管在此住下。我們也好時常把酒言歡,談論天下。」

酒罷,竇建德喊來了僕人:「給客人安排好客房,準備好洗漱用品,請客人去吧。」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飯,就讓僕人領着去了庄中的練武場。

到了練武場,打了一遍太極拳,又買了一根一米六長的六分不鏽鋼水管,又去找了個槍尖裝上,準備練習槍法。扭頭看見不遠處兩個年輕人,揮舞着長朔,打鬥得激烈。饒有興趣地看了一會,不由地大聲叫好。

聽到叫好聲,兩個年輕人停了下來,對着錢小白拱了拱手:「我叫蘇定方,這是我好兄弟劉黑闥,請問兄弟是?」

「我叫錢小白,昨天剛來貴庄。見兩位武藝高強,不由叫好。」

看見錢小白手裡的長槍,兩人覺得好奇。「兄弟這長槍看起來奇特,亮閃閃的,難道是銀子做的?」

「這個啊,是鋼的,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