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隋末不一樣》[這次隋末不一樣] - 第3章 李密

李密

忙忙碌碌地幹了一天,用採到的煤換了五十斤大米,兩袋鹽,一些調料,想了想,隨手又換了兩盒沒有任何標記的牡丹煙和一瓶光瓶子的牛欄山二鍋頭。

「大叔,我們回家吧。」

「好。」

把換來的東西裝上獨輪車,一路推着往家趕去。路上,又隨便摘了些野菜,砍了棵手臂粗的小樹,兩人哼着不知名的小曲,高高興興地往家走去。

「長白山上知世郎,純著紅羅錦背襠。長矟侵天半,輪刀耀日光。」 大叔的歌聲傳入錢小白的耳中。

「無向遼東浪死歌?這麼說,王薄己經起義了,那楊玄感也快失敗了吧。」看多了歷史小說,錢小白對隋朝倒也不陌生。

到了家中,放下東西,錢小白掏出兩支香煙,遞給大叔一支。「來,大叔,先歇會兒,抽支煙。」

「這是?」大叔對着手中的煙看了又看。

「這個啊,叫香煙,抽上一支啊,給個神仙都不換!」 錢小白點上煙,猛吸一口,陣陣青煙從鼻孔里冒了出來。「真舒服啊,幾天沒抽了!」

「嗯,還真是香,吞雲吐霧的,像個神仙。那我試試。」 學着錢小白的樣子,大叔也點着了煙,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咳,咳,好嗆啊!」

錢小白輕輕拍了拍大叔的背。「第一次都是這樣的,多抽幾次,您就知道這是好東西了。給!」錢小白遞了一整盒煙過去。

「嗯,那大叔我就多練練。」大叔又抽了幾口,慢慢地適應起來。

「大叔,您先歇着,我再去換幾條魚,晚上我們烤魚吃。」

「行,那我去把樹竿削一下,做個棍子你好練武用。」

把魚洗好,點着了屋裡的火塘,用辣椒粉,孜然,鹽在破成兩半的魚身上抹好,架上火塘上,慢慢地翻轉起來。過了一會,魚油緩緩滲了出來,香味一陣陣地透滿了屋子。

兩個人圍着火塘坐下,錢小白掏出一個酒瓶,打開蓋子。「來,大叔,喝一口。這酒辣,一小口就行了。」 錢小白往自己嘴裏灌了一小口,又把瓶子遞給了大叔。

接過瓶子,大叔細細地摸着。「這是琉璃瓶子,值不少錢呢!」喝了一小口酒,一股熱流順着咽喉流入胸膛。「好酒!」

兩人吃着烤魚,傳來傳去輪流喝着酒,大叔又輕哼起了「無向遼東浪死歌。」

錢小白心中一動,說:「大叔啊,從明天起呢,我想上午練武,下午去挖煤,我算了一下挖半天也夠我們吃喝了。我這呢,還有一些強身健體的功夫,教給大叔,大叔您也練練,行不?」

「行,聽你的。」大叔吃完了魚,抹了抹嘴邊的油漬。

錢小白點上一支煙,又給大叔也點了一支。「來,大叔,飯後一支煙,賽過活神仙。」

抽完煙,清理完火塘,錢小白把大叔拉到門口空地,打了一遍太極拳,又把口訣和易筋經功法向大叔傳授了一遍。「大叔,您先記一下,明天我們開始練習。」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