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們是一夥的》[咱們是一夥的] - 第一章

過來,我就會在廚房料理她們,分屍之後掛在地窖里腌成人干,這樣不會臭。」
謝謝你,我現在真的要吐了。
我一想到每天睡在一堆人干之上,整個人都要炸毛了。
更可怕的是,安東尼是個廚師,他太容易在飯菜里做手腳了。
可能是我的臉色太糟糕,安東尼偷覷了一眼司徒弋,小聲說:「沒給你吃這些東西。」
他有些懊惱,聽語氣是很後悔的,「我一直以為咱們是一夥的,誰能想到NPC中出了一個叛徒,真晦氣。」
然後他就被司徒弋錘了一下腦袋,「你說誰晦氣?」
安東尼訕訕的,很有眼力見地指着白纓說:「他晦氣。」
白纓:?
人妖別來沾邊。
0司徒弋去兌換線索了。
片刻後,他若有所思地從海倫娜的房間里出來。
白纓湊上去,「弋哥,線索是什麼?」
司徒弋遲疑片刻,目光移到了我身上,「海倫娜給我的線索是,伯爵夫人有特殊殺人技巧。」
我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誰?」
白纓幫他重複,「你。」
卧槽,海倫娜你趁我不在就往我身上潑髒水是吧?
這話你敢不敢當著我的面說?
司徒弋拉住我的手臂,「先別衝動,NPC不會說謊,或許你身上真的有什麼你不知道的秘密。」
我有點委屈,害怕他們不相信我,只能蒼白辯解道:「可我沒有殺人。」
他摸了摸我的腦袋,語氣溫和,「我知道。」
吃晚餐的時候我還是很不開心,把盤子里的西蘭花當成海倫娜戳來戳去。
海倫娜全當沒看見,我懷疑這是針對我的薛定諤的耳聾眼瞎。
用完餐後,海倫娜拍了拍手,見眾人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後,微微一笑,說:「今天一共有兩位客人來找我兌換了線索,其餘玩家還要繼續加油哦。」
桌上因為這句話出現了不小的騷動,玩家們警惕地互相猜忌,在海倫娜得逞的得意目光中相繼離場。
我心裏裝着事,等回過神來才發現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司徒弋坐在我左手邊,安靜地注視我。
「你在想什麼?」
我抿了抿唇,轉移話題道:「另外那三個人應該也是組隊進來刷副本的,我之前看到他們有偷偷碰面。」
「我知道。」
我「啊」了一聲,一時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司徒弋看了我一眼,「你等一下…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