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先生的小記者》[許先生的小記者] - 第3章

林知年開車回到台里才發現綠城工地那邊出事了,想起許立也在工地,林知年有些擔心,看了新聞才知道是一個姓李的師傅在施工時從高樓墜落,當場身亡,事故一出,各大新聞都在報道這起事故。
「北京時間下午十六時五分,青州某建築工地發生一起墜樓事件,死者經搶救無效第二天身亡。
從視頻中可以看到已有受害者家屬拉橫幅在工地外向負責人討要公道,現場圍滿了記者,而死者墜樓原因至今還在調查中。」
「青州電視台為您播報。」
青州綠城建築工地外,剛剛下過雨,街道鋪滿枯葉,一個裹着黑色大衣,戴着鴨舌帽的女人拿着攝像機和其他記者在工地外面蹲守。
距離事故發生已經是七十二小時後了,林知年第一時間被派過來跑新聞,採訪這起事故的背後真相。
這時候工地裏面一個男人被一群人簇擁着出來,大門打開,一群記者湧上前,紛紛拍照,閃光燈打在男人的臉龐,男人低着頭,被人拉着走。
林知年擠了過去,將話筒遞過去,她的聲線很平穩,在人群中說:「此次事故引發社會關注,事情發酵到現在,已經過去七十二小時,作為整個項目的負責人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男人腳步不停,林知年被擠的踉蹌,仍不氣餒,又追問:「請問工人在施工中身亡,上面是否會給死者家屬撫恤金呢?」
林知年話落,這時又有其他記者跟着七嘴八舌的問:「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們想知道是否會影響施工,延遲工期呢?」
男人戴着口罩,隻字不說,倉促間便上了車,揚長而去。
麵包車後視鏡,林知年拿着話筒站在馬路邊,擰着眉。
車拐了彎,林知年轉身走了回去,支好攝像機,將焦距對準馬路對面不遠處的受害者家屬。
從事故發生到現在受害者家屬只站在外面抗議,卻什麼都不肯透露,林知年抬頭看過去,一個婦人懷裡抱着死者遺像,帶着三個孩子站在那兒,面如死灰。
林知年對準焦點,拍下這個畫面,而後抬起頭,搓了搓手,快入冬了,青州冷的夠嗆。
冷風中站了這麼長時間,手凍僵了,林知年準備再拍一個關於死者家屬的視頻傳回台里,她看着攝像機屏幕調角度,帽檐下的頭髮吹的飛舞。
突然一個男人走進鏡頭中,他穿着工地上最尋常見的軍綠色大衣,板寸頭,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荷爾蒙爆棚,男人走向死者受害者家屬說著什麼。
林知年一愣,焦距放大,大到她看清了男人眉宇間的悲慟,往下,男人的眸光微深,他看過來了。
是許立。
這讓林知年的身體不由的僵硬了起來,有些窘迫,她沒抬頭,可鏡頭卻老實的從男人身上移開,沒敢再動。
許立和死者家屬什麼關係?
鏡頭亂晃,林知年腦子卻快速的運轉,拐了好幾個彎。
工地外記者很多,許立說了幾句話就離開了,而林知年趁着許立不注意抓拍了一張許立和死者家屬接觸的照片,林知年看着許立離開的背影總覺得這個男人和死者家屬關係不淺,說不定可以從許立這裡下手。
到了下午吃飯時間,工地停工了,許多工人端着盒飯坐在地上吃飯,許立從人群中出來,他抬手解開白色安全帽,削薄的下巴沾了些水泥,臉龐硬朗,腳下那雙靴子踩着沙礫作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