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安怡顧景琛》[沈安怡顧景琛] - 第6章

第6章

周時勛最終什麼也沒說,沉默的吃飯,也可能是盛安寧今天不一樣,飯後他提醒了一句:「明天隔壁鎮有大集,早上十點會有班車在家屬院門口送大家過去。」

說完又想起盛安寧嫌棄村裡土氣,怎麼可能看上這種集市?不等盛安寧回應,默默的收拾碗筷去洗碗。

盛安寧坐在火爐邊上有些無所事事,窗外天色已暗,隔壁鄰居家罵孩子的聲音也清晰傳來。

天黑外面冷,所有人基本都窩在家裡。

可是除了一盞昏暗的燈泡,家裡沒有電視錄音機,連個收音機都沒有,這麼長的夜晚怎麼過?

盛安寧看着周時勛弓着腰在案板前洗碗,因為屋裡生了火有些熱,他就穿了件白色襯衫,襯衫系在腰裡,寬肩窄腰格外明顯。

特別是躬身洗碗時,身體小幅度動着,腰部力量更明顯。

看着還是挺養眼。

盛安寧有些無聊的想着,思想逐漸不健康起來,趕緊拍了下額頭,她現在連溫飽都解決不了,還在胡思亂想什麼?

外面有腳步聲,接着是個男人在喊:「隊長在家嗎?」

周時勛甩了甩手上的水,過去開門,盛安寧也有些好奇的站起來,竟然還有人來串門?

是隔壁張一梅愛人王文剛帶着妻子抱着孩子過來,後面還跟着女醫生肖燕。

王文剛進門就不停的沖周時勛道謝:「隊長,多虧你救了山子,真是不知道咋感謝了,這個虎娘們在家連個孩子也看不好,還能讓孩子噎住。」

張一梅在一旁跟着道謝:「隊長,謝謝你了。」

周時勛皺了皺眉頭,有些不喜歡這種感覺,畢竟救山子的人是盛安寧,不管盛安寧平時怎麼為人處世,今天確實是她救了孩子。

那感謝的人就應該是她。

沒等他開口,肖燕也接過話去:「是啊,今天實在太兇險了,要不是周大哥在家,山子真是凶多吉少。」

然後又笑看着張一梅:「要我說呀,周大哥就是山子的貴人,山子應該認周大哥當乾爹。」

盛安寧站在一旁看着這幾人進來像是沒看見她一樣,特別是那個肖燕,中午那麼冷為了美穿着白襯衣,這會兒又穿了件桃紅色毛衣,麻花辮側垂在肩上,看着倒是溫柔恬靜。

就是這話說得夠婊里婊氣。

周時勛眉頭擰的更緊,退了一步,扭頭看着盛安寧:「中午是安寧救的孩子,你們要謝,也是應該感謝她。」

王文剛顯然並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聽了後有些驚訝,盛安寧怎麼可能救人!

每天在家罵人撒潑,他們可是都聽見過。

不過既然周時勛這麼說,王文剛趕緊換上笑臉沖盛安寧道謝:「真是太謝謝嫂子了,我剛回來聽完都嚇一跳。」

盛安寧淡淡的瞥了眼張一梅和肖燕:「不用謝,不過你媳婦確實夠虎的,這麼小的孩子,不看好很容易嗆到,竟然還給一個囫圇干棗吃。」

張一梅變了臉色,連王文剛也一臉尷尬,他確實是來誠心道謝的,沒想到盛安寧會這麼說。

讓他怎麼辦,總不能轉身罵媳婦一頓?

肖燕看了眼周時勛,皺着眉頭說道:「嫂子,你也不能這麼說,你沒生養過孩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