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安怡顧景琛》[沈安怡顧景琛] - 第10章

第10章

屋外下大雨,屋裡下小雨。

盛安寧站在床邊拿着手電筒,看着周時勛把家裡的盆盆罐罐都拿過來擺在床上,地上,整個屋裡壓根兒沒能睡人的地方。

周時勛有些抱歉:「秋天沒修屋頂,所以雨一大就會漏,要不你在外屋將就一下,等天好了我再修屋頂。」

盛安寧看着床上的盆盆罐罐,壓根兒沒多想:「你那個床那麼小,也睡不下兩個人啊。」

說完臉瞬間爆紅,她在胡言亂語什麼?!

好在屋裡黑,周時勛看不見她的窘迫。

周時勛顯然也沒反應過來,愣了一下:「你睡外面,我去宿舍住。」

盛安寧抱着被子跟周時勛到外屋,想想外面雨挺大,周時勛到單位也有一段距離,又是半夜三更的,路上連個路燈都沒有。

這麼冒着雨過去,她也於心不忍。

糾結了一下,爽快的跟周時勛說道:「你也別去宿舍了,我打地鋪就行。」

說著把被褥往小床上一放,去裡屋床下撈墊子。

她昨天收拾屋子時見到床下有草墊,是原主嫌棄臟從床上扯下來塞床下的,現在鋪在地上完全沒有問題。

周時勛點了根蠟燭放在櫥柜上,看着盛安寧拽着床墊出來,過去幫忙:「我來吧,你睡床我睡地上。」

盛安寧不好意思:「那怎麼行呢,還是我睡吧,你明天還要上班呢。」

周時勛已經拎着墊子去地上鋪好,又把自己的被褥一卷抱了下來鋪在草墊上:「地上涼,我習慣了,你睡床吧。」

盛安寧爭不過,去鋪了床躺下,才意識到她和一個男人同睡在一個房間里,而且兩人相距不過一米。

這是從未有過的體驗!

櫥柜上燭光淺淡,爐子上水壺滋滋響着,窗外大雨傾盆落下。

聲音在黑暗裡無限放大,連微弱的燭光,盛安寧都覺得有些刺眼。

明明用的是自己的被褥,呼吸間卻充斥着一股清冽好聞的味道。

更是不敢翻身,怕有聲音吵到了周時勛。

盛安寧覺得自己是瘋了,什麼場面沒見過,這會兒竟然緊張成這樣?

大概是因為在這個陌生的世界裏,周時勛算是她唯一熟悉的人,所以她才會扭捏?

躺到骨頭疼,才不得不輕輕翻了個身,側身正好能清楚看見周時勛平躺的模樣,暗影中輪廓模糊。

盛安寧莫名就口乾舌燥起來,小心咽了下口水:「周時勛,你睡了嗎?」

周時勛沒吱聲。

盛安寧知道周時勛沒睡:「周時勛,你說過幾天去市裡,是過幾天啊?」

「下周一。」周時勛回答的很簡潔。

盛安寧算了下,今天才周三,到下周一還要四天。

這四天她也幹不了啥,不如好好跟秦紅霞學習織毛衣。

也好好打聽一下,離婚對周時勛到底有沒有影響,還有回市裡,就會見到原主父母一家,還要想想該怎麼面對。

畢竟原主在父母跟前長了二十年,變化這麼大還是很容易被發現的。

盛安寧想想要喊對她來說是陌生人為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