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往一處使》[力量往一處使] - 第一章

「怪物沒有其他特徵。」
隊長眯起眼睛,認真端詳,「難道兇手不會再繼續犯案?」
「我小時候畫的怪物,胸口沒插劍。」
我盯着怪物胸口的斷劍,這多餘出的部分,讓我莫名感覺到一股若有若無的涼意,死死地纏在我身上。
「停,把膠紙倒回剛才的角度。」
隊長突然驚叫。
我愣了下,趕緊將膠紙重新調整回0度角,正對陽光。
特殊角度下,膠紙中赫然浮現出黯淡的文字。
「怪物組成怪物,光無法指引他們向善。」
「唯有從根源驅除,一切惡!」
.驅除,一切惡!
對於膠紙中的文字,大家百思不得其解,受害者都是未成年,能做出什麼事情才談得上罪惡?
行動組內部對於這段字的看法,分成兩派。
一派主張兇手完全是神經病。
我認為,能說出這種話的人,從根源還不相信本案的離奇。
為扭轉他們的想法,確保力量往一處使,我在案情分析會上說出自己的想法。
在我看來。
另一個陳琦將自己當成懲罰罪惡的英雄,並非是無稽之談。
首先,他來自於未來。
必然會接觸到我們無法想像的事情,最能附和字條描述的作案動機,就是所有被殺死的受害者。
未來,都是罪犯。
我的話引發轟動,沒有人相信我的推斷,但同樣沒有人反駁,他們也找不到更加合理的解釋。
經過爭執,討論,我總算力排眾議,讓一部分同事暫時放下對於兇手的追捕,而是集中精力調查受害者。
很快,資料收集完畢。
號死者,女,父母是煤礦工人。
死者跟隨家人在礦山生活,童年時,死者曾多次被其父母的同事以零食誘騙進礦洞,進行肢體猥褻。
後來此事暴露,雙方選擇私了。
號死者,男,單親家庭,父親是包工頭。
死者童年時期曾多次向父親反應,老師趁午睡時撥弄他尿尿的地方,對其實施性挑逗,猥褻。
但死者的父親認為死者是男性,此事無傷大雅,從未追究。
號死者,男,單親家庭,父親為無業游民。
死者的父親長期流連在麻將館,紅燈區等低俗場所,對於孩子並不上心。
經過走訪,查明死者童年時曾被一名醉酒的****。
死者的父親冷眼旁觀,事後,勒索賠償。
號死者,男,父母均為醫生。
死者…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