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寰宇的家屬》[李寰宇的家屬] - 第一章

我的老公被活活烤死了。
我知道他會死,因為我能看見別人與我剩餘的見面次數。
那天我老公頭頂的數字從∞變成了0。
直到……「李寰宇的家屬嗎?」
「我們在廢棄場的一個工業烘箱里找到了他..的屍體……」一,我去認屍的時候,聽到幾個年輕幹警在旁邊竊竊私語。
「…死得太怪了……活……烤……」李寰宇的屍體被嚴重烤焦,他全身蜷縮一團。
扭曲的肢體間,焦枯如雞爪的右手卻突兀地伸出,就像在最後還要抓住什麼。
喪失皮膚組織包裹裸露的齒腔與僵直的肢體一起叫囂着大火焚燒的痛苦,如同一隻爬行的惡鬼。
他被活活烤死在封閉的空間里,遺體記錄了他生前最後的猙獰模樣。
看着他的屍體,我好像能感受到他的痛苦。
呼吸滯住,心痛得喘不上氣。
他的頭頂已經沒有了數字。
就如同我每一個親朋好友的離世時一樣。
李寰宇為什麼會在廢棄廠的烘箱里?
沒有人知道原因,也無法確定他的死亡時間。
他再也無法像從前張開雙手溫暖地擁抱我,就那樣冰冷地躺在停屍房的床上,毫無生氣。
二,我看到章郁警官的第一眼,他頭頂的數字是∞。
>的都會顯示∞。
於是我輕嘆了一口氣,同他說,「章警官,我預感我們會經常見面。」
一般來說,∞是不會隨便變化的,除非……一方快死了。
比如我的老公李寰宇。
「很抱歉讓你看到這樣的場景,一般人確實難以承受。」
章郁這麼說著,可他的臉上並沒有任何同情的神色,只有對待嫌疑犯的警惕。
他遞給我一張紙巾,讓我擦擦嘴角嘔吐留下的殘餘,然後出示了逮捕令。
「瞿秋晴女士,我們依據現有的證據,正式依法逮捕你,請您配合調查。」
三,雖然……看到章郁警官頭頂數字的時候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但是說我是兇手!
也太荒謬了!
「李寰宇是我的丈夫啊,我們從校園走到婚姻,結婚這些年感情一直很好的!
我,我為什麼要殺他啊,我沒有理由要殺他!
我……」章郁再次遞給我一張紙巾。
這次是讓我擦拭我的淚水。
「瞿女士,您看看這是什麼。」
他冷漠地向我出示了一張文件。
淚水模糊了我…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