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進男頻文,她被迫拯救炮灰師尊》[穿進男頻文,她被迫拯救炮灰師尊] - 第4章 偏心不要太高調

白止胤的靈劍帶着陶落風馳電掣地飛了將近一刻鐘的時間,很快到了傳聞中的天下第一宗派——天荇城。

陶落俯瞰下面城景,又暗自稱讚了一番。

這天荇城叫城,顧名思義就是一座城池,只不過是坐落在幾條山脈之上。

旦見大大小小的宮殿、金闕、廟觀錯落有序地分佈在四方山巔和山腰處,依山而建、倚峰而靠。建築皆青瓦金邊,紅牆石樑,前有亭樓為屏,後有園林掩襯,白雲繚繞,飛檐走壁,氣勢恢宏又不失幽雅。

據說這天荇城城池位於九州三大名山福地之一泰華山脈之麓,城中有一主峰,兩個大洞天、十二個小洞天、二十四處福地以及八十一座山頭。門派弟子按小洞天分類,共計2萬餘名……

城中有兩個主副掌門,分別居在兩座大洞天。十二個長老,分別掌管十二處小洞天。

而迎着天邊日月方向的,就是天荇城首席劍尊白止胤的日月宮。陶落頭一扭望向東方。此時春陽已掛在高空,陽光射來方向立着一道近千丈的高峰,直擎天宇,徑入雲端。

好傢夥!這上去一趟,不知要爬多少級台階。陶落心中咂舌。

正想着,身前那人縱身閃下。陶落只覺原本踩的靈劍驀地消失,腳底一空,渾身如疾風驟雨般從空中墜了下去,她來不及驚呼,嚇得雙手倉促間徑直從背後速速抱住了面前之人的……腰。

耳旁風聲呼嘯,等到風聲停止,腳底點到地面時,她抬頭就撞上了白止胤瞪回來的眸。那眸中除了木色,還似乎帶了些其他神色。彷彿對她如此大膽的舉動表示驚訝,又對她如此膽小的行為表示鄙夷。

陶落小臉一紅,默默地將緊摟他腰的手收了回去,規矩站好。

白止胤領着陶落進了一處高檐大殿。殿中燈火通明,熱鬧非凡,菜香四溢,絲竹之樂繞樑入耳,乃是在舉辦一場素宴。

殿中眾人乍一見到白止胤入場,皆停下手中杯盞,齊齊而立。兩位掌門恭敬迎了上來,帶着眾弟子對他拱手施禮,山呼海嘯道:「仙尊在上。」

白止胤負手點頭,跟着掌門上了高座。

陶落站在門口四處掃了一眼,當即明白過來九天說的「細節劇情可以改,關鍵結果改不了」的意思。

這慶功宴席該辦還是會辦,不過是晚了一天而已。就像此前那幾個被自己拖救起來的配角弟子,該死還是會死,她似乎毫無辦法。

陶落輕嘆一口氣,想着縱使是這樣,也要嘗試着去改一改。

況且,現在不是emo的時候。她看着旁邊一張空桌上的菜肴眼冒金星,直咽口水。她自穿書過來後,就沒有吃過一頓像樣的飯。

趁着眾人都將目光注視着殿中間男主石天炎身上,陶落猛地一頭扎進了菜盤裡,頭也不抬地風捲殘雲起來。

她吃得毫無形象,甚至右腳膝蓋一曲徑直搭上了長凳,全然就當在自家一般自在。畢竟,沒有人會注意到她這個小透明。

不過這番吃相卻被遠處高殿上偶爾瞄過來的白止胤盡收眼底,木色的眸中泛出几絲嫌棄。

陶落吃飽喝足後,殿中迎來了本次盛宴最**的一個劇情——師尊送劍。

白止胤送出的那柄劍名藏光,據傳乃是上古神獸蛟龍白骨所化。白止胤「一劍護九洲」名聲中的那「一劍」,說的就是這藏光。

這藏光被天荇城視作每一任首席劍尊的佩劍,相當於歷史上每任皇帝的傳國玉璽。將藏光送給石天炎,就等於是為他提前預定了天荇城下一任首席劍尊的位置。

喔!這麼明晃晃的偏愛。

陶落撐着下巴觀察着殿中配角們的反應。大多數無名無姓的配角都只是起到一個氛圍組的作用,統一的一副吃驚臉,沒什麼好研究的。

十二個長老們面面相覷,他們的神色分兩種,具體是哪種取決於他們攀附的是哪個掌門。主掌門派的自然臉色都不是非常好看,紀永昌更是一張橫肉臉憋得通紅,吹鬍子瞪眼,又一聲不能吭。

誰都知道,白止胤的大弟子沈明辰是他紀永昌的遠房表侄。將藏光劍寧願送給一個半人半魔的小子,也不願送給沈明辰,可不把他氣壞了。

副掌門派的幾個長老則權當看熱鬧。副掌門萬真擺出一副真誠的祝賀模樣,哈哈地拍了拍石天炎的肩道:「好小子,今日承下你師尊這份重禮,他日莫要辜負劍尊的這份厚愛。」

石天炎雙膝噗通跪下,對白止胤鄭重道:「弟子萬謝師恩!」

旦見他一身藍袍弟子服,黑漆漆的頭髮束成高高馬尾,手戴銀護肘,腳蹬踏雲靴,滿身正氣。

旁邊的女主林長青一臉驕傲地注視着男主,眸中泛出几絲激動的淚花。

女主是自己的二師姐。書中介紹她是名門正派出身的千金大小姐,性子清冷孤傲。自小思想非常獨立,有極高的靈根資質,十二歲時為擺脫家族光環的束縛,隻身上山拜師求藝,是個大女主類型的女主。

可惜這種女主人設,最後的結局是和男主其他十一門後宮女子爭風吃醋、勾心鬥角,實在是可惜。

眾人慶賀聲一浪蓋過一浪。站在一處陰影下的沈明辰臉色鐵青,雙拳緊握,青筋暴起,一雙如毒鳩般的陰沉眼直直盯向石天炎,還有……白止胤。

陶落垂下眸來,手指捏了捏眉心。完了,徹底恨上了。

九天不冷不淡的聲音從腦袋傳來:「沈明辰,白止胤首席大弟子,修真界赫赫有名的天才少年,前期心高氣傲,後期被男主石天炎逆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