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使風雲起》[縱使風雲起] - 第10章 拜師紅衣人(1)

對於開啟「萬毒大陣」這件事,神醫谷是小題大做了。這批黑衣人闖入谷中完全是個意外,只是很久以後谷中之人才知曉。不過神醫谷通過開啟「萬毒大陣」確實找到了很多疏漏之處並及時進行了補救,此是後話。

聽了神醫的解釋,眾人這才恍然大悟,紛紛起身,拱手行禮,恭敬地道:

「谷主英明,謹遵谷主令。」

「你們都下去吧。」

「是。」眾人紛紛退出議事堂,各自執行谷主的命令去了。

顧景昭跪到神醫面前,帶着哭腔道:「師父,十七是在林中找到了血靈芝的線索,才逢此大難的。他又是我帶出去的,請師父准許我進谷找人。」

「不可。你是我神醫谷的繼承人,怎麼冒此風險。我知道你們兩個感情深厚,但你有你的使命和責任。」

「師父……」顧景昭跪在地上不起來,大有「師父你要不答應,我就不起來」的架勢。

顧景昭知道,神醫可是很寶貝他這個徒弟的,總是有求必應,看不得他受半點苦。這青石地板又涼又硬,跪在地上只要一刻鐘膝蓋就能腫成一片。不過這回他要失策了。

「哎,此事為師也只能盡人事了。」神醫想着那小十七是個知恩圖報、捨身救人的,心中感慨不已,長嘆一聲轉身走了。顧景昭只好回到自己的院子。

一進自己的院子,就看到放在牆角的葯簍。顧景昭翻看着裏面的血草和黑色植物,有些發蔫了。提起葯簍向外走去。

落英院,是祖師叔的院子,平時很少有人敢來打擾。

顧景昭推開門走了進去。一間草房裡,祖師叔在打磨着手裡拿着的東西。

「祖師叔,這是我和十七在谷主中採到的血草和酸草,十七說要送給你做研究。」

「哦,這個十七聽你們多次提起,我還沒有見過呢。等他回來,帶他來見見我。」

祖師叔接過顧景昭手中的藥草,全部扔到院中的一口小水缸中。

對此顧景昭沒有半點意外。這個祖師叔總是這樣奇奇怪怪的。十七好像特別喜歡新奇古怪的事物,等他回來一定帶他來祖師叔這裡。一想到十七,顧景昭有些哽咽: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見到十七,不知道他怎麼樣了,他……」

「放心好了,他一定無事。既然他采了血草孝敬我,作為長輩我也給他準備件禮物好了。」祖師叔見不得小孩子哭哭啼啼,連忙打斷顧景昭。

「他,他喜歡習武,想學武功。」顧景昭想了又想,好像十七沒有說過特別喜歡什麼,自己也沒送過他什麼禮物。

對了,十七還送給我一隻守宮呢,還在那個盒子里呢,可千萬不能死了。

「祖師叔,我有事先走了,改天再來看你」。顧景昭急慌慌地跑開了。

祖師叔根本沒有理會顧景昭,自顧自地說起話來:「他那個師父喜歡金子,他也應該喜歡金子吧。那就送他一套金針好了。反正金子也是他師父送來的。」

祖師叔對於自己想到了這麼好的一個點子很是得意,進屋去翻金子去了。

沒人注意到,先前被扔到小水缸中的那些發蔫的藥草,正慢慢地舒展開枝葉。

這邊,被紅衣人擄走的雲仙兒還在昏迷中,完全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何事。

紅衣人將她擄走後在谷中四處躲藏,既要甩掉「守穀人」的追捕,又要躲避黑衣人的截殺。最後兩人躲進一個山洞之中。紅衣人坐到一旁開始療傷,雲仙兒就慘兮兮地被扔到地上。

雲仙兒感覺自己好像做了一場噩夢,夢中自己掉到冰水中,很冷,馬上要被凍成冰人的那種。又突然暖和起來,好像回到了自己的三室一廳,躺在那張鋪滿毛茸茸的毛毯的大床上。史娃子(寵物貓)在一旁歡快地叫着,還伸出它粉紅色的小舌頭舔着自己的脖子。以前工作日的時候史娃子就是這樣叫自己起床的。

「乖兒子,不要鬧了,讓媽媽再睡一會兒。」雲仙兒用手撥開史娃子,好像不管用,小舌頭還在舔着自己的脖子。

咦,以前都是舔自己臉的,今天怎麼舔脖子呢?雲仙兒恍惚間記起這個細節,努力睜開眼。原本的昏沉的大腦在看清眼前放大的臉時瞬間清醒。

正在奮力吸血的紅衣人,沒有聽清楚雲仙兒的囈語,只是皺了皺眉,繼續動作。

「啊,你在幹什麼?」雲仙兒驚恐地看着眼前的紅衣人,想要推開他,只是身上並沒有什麼力氣。

「你,你在吸我脖子大動脈的血!你是吸血鬼嗎?」雲仙兒崩潰至極,沒有被毒蛇毒死,沒有被一掌劈死,現在要被吸干血而死了。

正在吸血的紅衣人皺了皺眉,並沒有停下吸血的動作。

「你這個變態,不得好死!」雲仙兒虛弱地吐出這句話,認命般閉上眼。

難道自己上輩子打開了地獄之門,天道要如此懲罰自己嗎?雲仙兒好想大哭,但是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

「小娃娃,要不是那白髮老頭兒嚇跑了本座的黑靈蛇,而你恰好被黑靈蛇咬了,你也不至於遭此劫難。」

「放心,本座只是吸你一點血而已,你死不了。本座還不至於佔一個小娃娃的便宜。」

雲仙兒無語,費力地在身上扯下一條布料,簡單包紮了脖子上的傷口。心中暗罵道:自己都要死了好嗎,真要發善心救人還廢話什麼呢?

紅衣人見雲仙兒不說話,也不再理會她。坐到一旁運功療傷起來。

雲仙兒見那紅衣人雙腿盤坐於地面,雙眼緊閉,雙手至於膝上。周身圍繞着一層淡淡的白氣。

「也不知這是什麼功法,看着還挺厲害的。」雲仙兒還沒有正式學習武功,對此好奇的很,與此同時也保持着懷疑態度。所謂的「神功」只出現在小說和電視劇中,要是真的存在,那現實中為什麼沒人遇到過呢。

話說被紅衣人吸血之後,好像蛇毒的癥狀有些緩解了呢。

大約過了一刻鐘,紅衣人的臉色由白轉紅,好看了不少。

雲仙兒這才仔細打量起紅衣人來,身材勻稱,有點偏瘦,比平常男子矮一點,五官端正,長得眉清目秀的,很耐看。放在後世,算是帥哥一枚,但也沒啥記憶點。

雲仙兒正看得認真,紅衣人卻突然睜開眼睛,「啪啪」兩聲,兩隻手掌先後隔空拍向遠處的洞壁。

「轟」,被打到的洞壁大石破碎下來,滾了一地。

雲仙兒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這個紅衣人真是作死,就不怕山洞塌了,把我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