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九霄之巔》[縱橫九霄之巔] - 第五章 關押(2)

被人扔了出來似的。突然,黑影里踉踉蹌蹌走出一個人影,此人正是雷燃,只見他用手摸着後背,指着國王他們這邊說道:「昇陽國!老子要殺光你們……」話沒說完,嘴裏突然噴湧出一口黑血,直接趴在了地上。

這下可讓大殿里炸開了鍋,本來好好一個慶典怎麼會變成這樣,周在天馬上示意管家去傳太醫,自己趕緊前去扶起庄山。

眼見二哥倒下,弟弟們立刻圍了過來,雷華一把掀翻桌子,從桌子上卸下一個桌腿,高聲喝道:「保護二哥!」說完便半蹲下身體,準備隨時跟那些剛才還一起吃飯喝酒的陌生人拚命。

周立炎被這一切嚇得一愣一愣,這裏面一定有誤會,他示意將軍們先站到一邊,不要把事情鬧大,應該是這兩人喝醉了酒胡亂打架的吧。

包圍圈裡,夏然兒一臉凝重的看着雷燃,只見雷燃從後背拔出一把簪子,後背上流出紫黑色的毒血,見狀,夏然兒立即撕開雷燃衣服,看着那傷口處一大片皮膚已經變黑,聽着雷燃說道:「庄山……庄山這傢伙偷襲我……昇陽國不能呆了,他們不是好東西,我要殺光他……」說著嘴裏又吐出幾口淤血。

這一幕當然被皇室看到,周在天立即下令將庄山押起來,然後好言相勸已經劍拔弩張的雷氏兄弟,提醒他們儘早給雷燃治療。

夏然兒自然是明眼人,知道昇陽國不會是不識好歹的人,示意弟弟們先卸下氣場,趕忙抬着雷燃會放醫治。

另一邊,庄山已經醒來,看着手腳上的枷鎖,他突然笑了,笑聲很凄涼,額頭上冒着些許鮮血,順着廉價流落到地面,他在地上趴着,眼神木訥而且空洞,自言自語道:「哈哈,我怎麼那麼傻?為什麼會那麼傻!什麼慢性毒藥,簡直就是烈性砒霜!」剛才他在雷燃正專心煉化石鎖的時候,直接掏出簪子攻擊了他,本來想好了理由來辯解,沒想到雷燃先是一怔,然後勃然大怒,回身一腳將他踢到通道旁的牆壁上,引起一陣轟動,自己一看敗漏了,想要愛他逃命,雷燃一把又撲來上來,直接將他踢飛了出來。

他上當了,這是烈性毒藥,混合多種蠍毒、蛇、蜂、花粉……等一系列的混合毒,雷燃身體在剛一接觸這種毒的時候就有反應,而且只堅持了幾秒鐘便倒地不起,那暗幽不僅是害了他,而且害了整個昇陽國。雷燃這次一出事,剩餘的幾個幫手一定會有所動搖。

庄山被鐵鎖夾起來,而且遭到雷氏幾兄弟的輪番毆打,已經有些奄奄一息,周立炎看他是自己老朋友的份兒上,竭力勸阻了他們,只能暫時將庄山暫時關押大牢,他留着很有用。

雷燃這邊,幾個兄弟圍在他身邊,夏然兒坐在床頭兒,周雨芸想要看看缺遭到幾兄弟的謾罵,要不是夏然兒阻攔,在這屋子裡又將會打起來。周雨芸眼看自己也幫不上什麼忙,從屋子裡走了出來,看着滿天的星空,一種孤獨無助感隨着壓力一起湧上心頭。眼淚控制不住流下臉頰。她蹲在門口,捂着口鼻輕聲哭泣着,老天是在折磨我嗎?是在折磨我昇陽國嗎?原本最為忠心的庄山最讓襲擊了雷燃,而且是用烈性毒藥。他這是怎麼了?;老天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要不是考慮國家危難,周雨芸真想一死了之。

這時候,文伊從屋子裡走了出來,蹲在周雨芸身邊,一把抱住她,柔聲說道:「哭吧,想哭就哭出來。我們知道那不是你們皇室想要的,我不管他們怎麼樣,我文伊任然會繼續幫助你,知道最後你成為我得夥伴為止!」

聞言,周雨芸抬起腦袋,剛剛洗乾淨的臉上滿是淚痕,一把撲在文伊懷中大哭起來:「不是那樣的,我們沒想着要攻擊雷燃,真的沒有……」

「嗯嗯,我知道。庄山一定是受了歹人的計策,我會問出來是誰的。雷氏兄弟那邊你不要在意,他們被火氣沖昏了頭腦,別在意他們。等雷燃好了就可以了!現在毒素已經被醫生控制住!別擔心了!」文伊柔聲勸慰道。

御醫知道了雷燃是修復術的功法,所以在徵得他們兄弟姐妹的同意後切除了後背那塊已經感染的黑肉,只能等雷燃醒來的時候再自己復原。

周雨芸依舊低聲啜泣着,文伊扶着她回房休息。

屋子裡,夏然兒坐在床頭,雙手抓着雷燃的右手,低聲說道:「你小子可不能死啊,還沒給姐姐我敬茶呢,怎麼能……」說著說著,臉皮一緊繃不住,開始啜泣起來,一頭栽在雷燃床邊,將眼淚流落到杯子里,這些傷心的眼淚要比那些敷衍的藥效好很多,明天有時間再提煉一下。

張德冠等人被初雪請回去了,大家戰鬥整整一天也都累了,在這裡乾耗着也不是事兒,所以便都回房休息了。夏然兒眼淚差不多哭幹了,也回房休息去了。

今晚雷速、雷過兩人守着他,一有情況馬上通知御醫。

夜已入深,孤寂的月亮掛在鴉雀無聲的天空,雖有萬千形成隨便,卻也顯得那般冷寂。月光透過窗戶照進屋子裡,在地板上泛起層層漣漪。今晚註定是個不眠之夜。大家剛才喝酒時的興緻被一掃而空。在不同的房間做着相同的事,一個個平躺在床板上看着淡淡的月光,臉上捎帶有些許愁容。公主臉上帶着淚痕沉睡過去,夏然兒靠在牆壁上,面無表情。文伊她們就住在隔壁,也還是同樣的神情,四人里沒一個沒心沒肺的,大都是臉上呈現出几絲悲傷。雖說雷燃不是自己人,但這一段時間相處過來。感覺要是死了這個人會很可惜,但她們又能做些什麼呢,只有暗自祈禱了。

張德冠這邊,從雷燃屋子裡出來便沒有回去,縱身一躍跳上屋頂,平躺在那裡接受月光的洗禮,雙目微閉着,眉頭微簇。心理想着剛才的事,真是有些莫名其妙,庄山那傢伙收人控制了嗎。看他被押後的模樣應該不是,人類真是複雜,居然攻擊自己的幫手。看來我也得離開這裡了,看雷燃醒來後會怎麼說吧,昇陽國……多事之邦!

與此同時,帝都地牢內。庄山已經被關押起來,現在在牢房裡用鐵鎖鎖着。

牢房外,周立炎一臉愁意的看着他,剛才已經詢問了好一陣,這傢伙只求一死。也不說是誰指使的他。庄山是自己從小的朋友,絕對不可能背叛自己的國家,再加上他那麼愛慕小妹。怎麼會做出那種事……雷燃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

在地牢里呆了兩個時辰,沒有問出什麼來。這時外面已經是清晨了,周立炎拍拍牢門,淡淡的說道:「庄山老弟,我會盡量保你性命。你最好配合一點兒,等雷公子醒來後我再來看你!」說著便向通道口走去。

背後響起庄山微弱的聲音:「庄山只求一死!」聽着昔日老友的話,周立炎心裏猛地一咯噔,這才剛回來不到五天,國內便內訌了兩次,而且都是針對的雷氏兄弟,這下我可怎麼還清欠下他們的債。

走出地牢,看着剛升起的太陽,朝陽的餘暉照耀在他略顯猶豫的臉上。深深吸了一口氣,直接向皇宮裡走去,雷燃的情況不知道怎麼樣了,得趕緊去看看。

不一會兒,周立炎回到皇宮內,沒來得及給父王請安,直接來到雷燃的住處。

黃不走到門口,剛要推門進去,手卻停了下來,眉頭一皺,嘴唇抿了抿,一臉為難的模樣,進去後該說些什麼呢,客氣話也太沒用了。

就在這時,背後傳來一句不屑的聲音:「不想進去就別去了,省的人家看到你礙眼!」

一句話把周立炎驚得站直了身體,回頭一看是文伊這些人,真是個潑辣的人,不進也得進了。想着便一臉歉意的打開屋門,眼前的一切讓他更是一驚。這……是真的嗎?文伊衝著屋裡看了一眼,然後長舒了一口氣,領着姐妹們繼續在後花園裡閑逛。

只見雷燃坐在靠椅上,一手拿着湯勺一手端着盤子大吃着,洛亦然坐在一邊眼睛微眯着,像是在休息。另一邊,居然是小妹,在忙着給雷燃盛飯,雷氏幾兄弟一次排開,在吃着早飯。大哥雷列已經痊癒,只有他站在窗檯邊看着外面。場面看起來很和諧,一點兒也沒有衝突的跡象。此時的幾兄弟安詳的坐在椅子上用餐,一點兒也沒有昨天那股要殺了自己的氣勢。

周立炎推門進來,周雨芸第一個看到了他,沖他微微一笑,示意他進來說話。其他幾個兄弟只是回頭瞥了他一眼,然後繼續吃着,好像昨天的事沒有發生一樣。

「呵呵,幾位都在啊。雷公子你的傷怎麼樣了?」眼見他們沒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周立炎只好先開口問道。

語畢,屋子裡咀嚼聲突然停止了,幾兄弟好戲那個商量好了似的一起停下。空氣在這一瞬好似凝固了,屋子裡突然靜得可怕,只能聽到洛亦然輕微的鼻息聲,周立炎憋住呼吸,看着雷燃自己的反應。因為他也停了下來,只見他緩緩放下碗筷,示意弟弟們繼續,抬頭整了整衣領,平和的說道:「你說呢?那點兒毒素要是就能打倒我,那我還混個什麼勁!」

聽了雷燃的話,周立炎長舒了一口氣,直接坐在一邊的空座上,歉意一笑說道:「真是嚇死在下了,還以為……哎!算了,那你現在身體恢復了嗎?」

「怎麼?還要再殺我一次嗎,放馬過來!」雷燃淡淡的說道,周雨芸在一邊的表情瞬間凝固,回頭看着哥哥。

氣氛好像又有些尷尬,只聽周立炎乾笑幾聲:「呵呵,雷公子真會說笑話。我們哪有那心思,只是看看你有什麼需要的嗎?」

這時,大哥雷列轉過身來,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昇陽國的太子,上下打量着他問道:「我二弟是真心實意幫你們的,你們最好長點兒心,我不想再看到弟弟們受傷了!那個連續打傷我們兩兄弟的人在哪裡,我要親自問問他!」說著便回身拿起擴刀,徑直向他走來。

一看他這樣,不用想也知道是要去砍死自己的朋友吃飯了,如此,周立炎立即站了起來,揮手勸阻道:「你先別急,我們昇陽國會讓這事兒水落石出的,你們就坐等佳音吧!」

「沒必要了,肯定是聯獄聯盟的人使得陰招兒。那小子不老實,不如一刀剁了來的痛快!」雷列冷冰冰的說道,只要敢傷害他弟弟的人,管他是誰的發小,直接砍死再說。

說完直接系那個門外走去,此時周立炎已經阻攔不住,雷燃也不想管這種閑事,那傢伙死有餘辜!

「雷列,回來!」洛亦然忽然醒過來說道。

「你管不了我!就等着看那傢伙的腦袋吧!」雷列背對着她說道。

見狀,洛亦然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來,厲聲喝道:「什麼?剛拜我做姐姐,怎麼傷好了就反口不認了嗎,給我回來!」

「切!不去就不去!」雷列敬重她,只好暫時收回氣場,低着腦袋坐到一邊,扭頭看着窗外。

看着他們消停了,周立炎說了幾句客套話後走出屋內,緊接着周雨芸也追了出來,把《雷痕》交到他手裡,示意趕緊閉關修鍊,這個國家需要他儘快恢復實力,人際關係的事交給她來做,今天早上便是她親自來勸說的雷燃。

今日一大早,天有些灰濛濛的,周雨芸剛一睡醒便來到御膳房裡叫醒總廚做好早飯,她也在一邊幫着打下手,這倒是把總廚嚇得一陣頭腦發暈。折騰了一會兒,總算是做好了三十人份的早飯。

命一干宮女跟隨自己來到雷燃的住處,然後沒有敲門就把飯菜端了進去,恰好看到雷燃剛穿好衣服,只見他回頭皺着眉頭看着她,沒有說話,自然也沒有趕她走。得到默許之後,周雨芸趕忙將飯菜呈上桌,緊接着便開始一頓苦口婆心的勸慰雷燃,反觀雷燃,只是點着頭,然後便吃了起來。不一會兒,幾兄弟也醒了過來,一個個迷瞪着眼睛走了進來,看到周雨芸時剛要叱責,雷燃抬手示意他們吃飯。按照雷氏兄弟的規矩,只要是吃飯的時候說話可以,打架是萬萬不能。雷列也從裡屋走了過來,他也聽說了雷燃的傷,看他氣色不錯好像沒有在意,他也不好多說什麼,走到窗邊窗外看着風景。

沒一會兒洛亦然打着哈欠走了進來,一看到雷燃沒事,直接坐到靠椅上睡了起來,根本沒有注意到周雨芸在這裡。

就這樣,雷燃一行人算是默許了周雨芸這次看似平常的道歉。

一連好幾天,受傷的幾人已經好的差不多,他們一行人跟昇陽國里的將士關係也得到一些緩和。

今日,皇宮大殿內舉行着早朝,雷燃他們在一邊旁聽,實際上就是在大殿里修練真氣,反正國王他們也是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突然,一個免洗那個慌張的宦官從大殿外沖了進來,剛進來便直接拜倒在地,低着腦袋說道:「報……大事不好了,南豪關失守了。我們的兵馬損失慘重!」

此話一出,周在天驚得從龍椅上漲了起來,眉頭緊皺着,額頭上冒出冷汗。

南豪關可是並多將廣,又有實力逼近天王實力的上將軍鎮守,依據着天險,算是最牢固的關卡,怎麼會,想着便揮手說道:「莫慌,細細說來,是誰帶兵攻打的我部!」說罷便坐在龍椅上,不能讓大臣感覺自己慌了,就算回事打到了帝都腳下自己也不能發慌。

雷燃這些人聽到這個消息,立即來了興緻。在皇宮裡休養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傷基本上已經全部恢復了,真是有些手癢呢。只見他們幾個首領互相看着對方,眼神中充斥着激動。

只聽宦官站了起來,鞠躬道:「回稟陛下,是……是那東方巨人族來攻,我們的上將軍他……他被殺害了,聽說是被巨人將軍給活吃了的,那些守城的官兵……」

「行了,你退下吧!本王只有辦法定奪!」周在天打斷他的話說道,不能讓他繼續說下去了,巨人大軍可是最兇悍一個種族,不僅僅是攻擊城牆的利器,而且活吃其他種族,這才是讓他們潰不成軍的真正原因,恐懼已經讓人類士兵不敢上前應戰!想到這裡,周在天嘆了一口氣,揉着鬢角,努力大殿內同樣是引起軒然**,他們其中思考着該如何擊退巨人,依據人類普通士兵的戰鬥力來看,只有人數達到五十比一才會有勝算,不過現在昇陽國里人心惶惶,普通民眾根本不敢參軍,更別說挑戰巨人了。

也有跟巨人坐戰過的將軍,想起那些慘淡日子,他們臉上浮現出驚恐的表情,那些巨人可是最強悍的士兵,我們的士兵根本就不是對手,而且他們也是成群而來,多的時候一次能來萬把軍隊,那可是一股堅不可摧的力量。那些巨人的兩個頭領雖然不是天王,卻分別擁有不亞於天王強者的力量,前幾年加入聯獄聯盟以來便開始連續作案,到現在已經有幾個小國家遭遇毒手。

他們在那裡議論着,雷燃自從來到遠幻大陸以來不曾見過巨人,便開口問道:「各位,巨人是什麼東西?」

語畢,文伊轉過身來,幽幽的說道:「是一種超級人種,說他們是人倒不如說是野獸。大部分巨人智商不如人類,但也有一定的智力,要是受過軍事訓練的巨人戰士可以單挑普通人類精英士兵數十個,而且他們似乎不知疲倦,不怕受傷。這一點跟獸族的戰士差不了多少!他們很危險!」

聽了她的借勢,雷燃跟洛亦然兩人點點頭,雷燃接着問道:「你怎麼知道的這麼詳細,你們也遭到過巨人的襲擊嗎?」

「切!就那些大塊頭兒也敢攻擊我們魔妖族聯盟,實話告訴你,我們聯盟里有些王室里可是以巨人為食的。比如是……哎!不跟你說那麼多了,反正你記住在遠幻大陸上不要惹魔妖族聯盟的王室!」文伊一臉莊重的說道。她們帝撒蝶族也算是王室之一,不過他們大都是素食為主,文伊是混血兒,自然食譜廣泛,小時候也嘗過幾次巨人肉,味道難以下咽。

「啊,你們吃人啊,好噁心!」洛亦然瞥了她一眼說道。

雷燃倒是沒在意,只是有些不敢相信,巨人啊,一聽這人種就是強大的,怎麼會被他們那些蟲子吃呢,有這個想法也不稀奇,雷燃雖說來到遠幻大陸已經有段日子了,可從沒跟魔妖族聯盟里的強者有過瓜葛,自然不會清楚她們有多麼的恐怖,女權社會,霸主的時間。聯盟橫跨整個遠幻大陸,實力讓天界的管理者也都為之一振。

魔妖族聯盟士兵攻擊方式更是兇殘,比起獸族的嗜血來說更勝一籌,大都是魔妖族戰士擁有貼入鋼鐵的外骨骼,在化為蟲型時刀槍不入,有飛行作戰能力,身體平衡性好,有些善於用毒。最讓對手聞風喪膽的是他們的戰鬥力和軍隊數量,據說盟主蟻后擁有數以億計的士兵,個個擁有頑強的鬥志,這也讓她穩坐盟主這把交椅,世代傳承着,而且除了那十個常任理事長老以外,其他人誰也不曾見過她的真正面目,只有最神秘的才是最讓人趕到恐懼的。

「被螞蟻啃食的感覺你試過嗎?那些巨人就是這麼拜倒在我們面前的,你們人類打倒一個巨人至少要五六十人的密切配合,而我們的戰士,只要有五名優秀的戰士就可以放倒一個巨人!這就是人種的差距,上天就是這麼決定的!我文伊可從來沒說過我是人類,我是魔妖族的戰士!」文伊看着雷燃幾人說道,眼神中閃爍着自傲。

文伊的性格他們也都了解,所以聽她這麼說也都不在意,洛亦然還是天使呢,種族比你們魔妖族不知道要高貴多少倍,雷燃心裏是這麼想的。

大殿里的爭論任在繼續,有些人被巨人追殺過,那種感覺心有餘悸,他們不打算再去迎戰,建議周在天應該派人去跟他們求和。另一些初出茅廬的新生一代將軍不畏強敵,堅決要抵抗。他們雖然聽說了巨人士兵的恐怖,可依舊是信心滿滿。

此時的大殿里亂作一團,說什麼觀點的人都有。

突然,文伊走到大殿**,高聲說道:「國王陛下,我願往你們失守的關卡作戰,只要你們跟我配合好了,保你們昇陽國無事!」

聞言,那些主張議和的大臣們打量着她,雖說她有實力,可這打仗不是打架,自己再厲害不會指揮也沒用啊,不過礙於她的實力,也沒人敢站出來反對。周在天反而感覺不妥,婉言謝絕道:「姑娘的心意老夫知道。只怕是你平日里只是修行真氣,不會帶兵打仗,把軍隊交給你……老夫不放心啊!」

一聽這話,文伊心裏涼了半截,抬手做了個回禮,扭頭便走出大殿,小嘴覺得老高,什麼昇陽國國王,老糊塗一個,在這麼被動下去就等着亡國吧。忽然,腦海里出現一聲略有些熟悉的聲音:「嘿嘿,文伊姑娘不要着急,我替你勸勸父王,到時候還請你給在下做個策應!」聽着這有些熟悉的剛正聲音,文伊秀眉緊鎖着,努力在想着是誰。

這時一個人影站在她面前,高挺的男子對他笑着,身上散發出強者的氣息,低頭看着她說道:「怎麼?不認識我了,這才是在下真正的狀態!」眼前的男子便是周立炎,此時的他看上去比之前精神了許多,一聲淡藍色的宮裝長袍將他高挺的身材襯得淋漓盡致,兩條劍眉微微皺着,黝黑色的眼眸深不見底,似乎可以吸納萬物。最重要的是身體周圍散布着強大的氣場,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威嚴。

打量着眼前的男子,文伊托着下巴咂舌道:「不錯嗎小子,實力恢復了?」

周立炎點點頭,示意她回大殿里繼續議事,接着對她說道:「那還是謝謝你們慷慨,把那麼好的功法贈與我使用!」

文伊聽得有些犯懵,用傳音一問洛亦然在知道怎麼回事,雷燃你這小崽子居然私自把功法給……不過那樣也好,至少我們又多了一個天王強者。

走進大殿里,周立炎先是給父王行禮,然後向雷燃示好,緊接著說道:「父王,各位大臣!我回來有些日子吧,已經把國家現在的狀況也算是基本上掌握了,依我之見。這些巨人必須得打,而且得狠打!讓他們挨了這次之後再也不敢回來騷擾我們!」說著便緩步走向周在天,眼神緊盯着他,乞求他可以下命令。

周在天何嘗不想一雪前恥,別壓制了這麼些年他早已煩躁,今天看到兒子恢復了昔日的神采,心裏一股希望之火冉冉升起。只見他猛地站了起來,揮手拔出寶劍,衝著南豪關的方向一指,喝道:「打!讓他們看看我們昇陽國的骨氣!」他的決議不是一時興起,因為周立炎聰慧過人,會帶兵打仗,三年前他們第一次打敗入侵者也是由周立炎親自指揮,有他在周在天很放心。

「我一起前往,我了解那些巨人的弱點!」文伊再次請示,這次得到了周在天的支持。

反觀雷燃他們,被周在天安排了新的任務,在周立炎大軍出發後也離開了帝都。

皇宮裡,邊關失守的消息一個個傳來,周在天命令新任將軍各自上路,安穩的日子已經過夠了。

距離上次約定的三年之約還有不到三天的時間,其實那個約定也跟沒有一樣,只是代表了貝蒂大舉進攻的時間。但是她卻早了一些,打的昇陽國有些措手不及。這次與往常不同,他們的邊境是被侵略者包圍了起來,每個方向的守軍在同一時間遭到了強悍的攻擊,有些關隘失守。那些將軍帶着殘兵敗卒撤進二線城市繼續抵抗,等待帝都的救援。

與此同時,文伊一行人跟隨周立炎大軍在路上以最快的速度行進着,他們率領着三萬餘人,其中有七位武霸左右實力的將軍,加上他們兩個天王也算是一股不弱的力量。現在,兩人騎着高頭大馬走在隊伍的最前端,時值正午,太陽烤的厲害。遠處的高山看上去有些扭曲,空氣好似要融化了,戰士們連夜走出帝都,到現在已經行軍快要兩天沒合眼。一個個面露愁容,苦不堪言。

文伊是魔妖族人,最佔優勢的一點便是耐得住酷暑,這點兒溫度與來時路過的那片沙漠還是比不了的,反觀周立炎,他也是感覺酷暑難耐,陽光毒的很,已經有很多士兵中暑到了下去,周立炎看在眼裡急在心上。他們要以最快的速度趕往前線,為了避免前線人民的死傷。早上收到消息說巨人已經攻進了二線城市,那些可是人口密集的地方,巨人一旦在那裡肆虐,後果不堪設想。無奈現在人困馬乏,他只好叫停了軍隊原地休息。

趁着這些許時間,周立炎對着旁邊擦汗的文伊問道:「聽說你們魔妖族馴化了一些巨人,你明白他們的弱點。能否先跟我上一課,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

語畢,文伊收起手帕,看着眼前的大路說道:「我們多停留一個時辰,前線人類就會被抓走一大群!那些傢伙生性殘忍,好食用其他種族。當然也會被一些種族報復。因為他們有些愚笨,不像是人,更像是沒毛的巨猿。身高有大有小,有些可以長到百十米的大高個兒,有些只有十來米。使用樹榦做長矛武器。弱點啊,那就是耐力問題,他們不能長久作戰。打一次大仗就得休息好些天,我們要是能勝了第一場,然後趁勝追擊,勝算就回高一些!」

聽了文伊的一大番話,周立炎點點頭,繼續問道:「看來你是跟巨人打過交道啊,知道的這麼多!」

只見文伊站起身離開,看着遙遠的西方,淡淡的說道:「我在學院時曾有兩名巨人兄弟,也算是我們幫派的主幹成員,具體就不跟你多說了!」幾年前在學院里,文伊收了一大幫學院里的好事分子做小弟,其中便包括兩個巨人。他們與那些愚笨的大塊頭不一樣,不僅僅是身材高大約有百米,而且極其聰慧,真氣修鍊的也不錯。文伊在畢業時他們已經達到武霸穩定期,一晃一年多過去了,也不知道那倆大塊頭兄弟怎麼樣了。

見她沒有繼續說的意思,周立炎也不再問,感受着天地間的熱氣,整個人好像被汗水包裹住了,空中沒有一片雲,沒有一點風,頭頂上一輪烈日,所有的樹木都沒精打采地、懶洋洋地站在那裡。天氣悶熱得要命,一絲風也沒有稠乎乎的空氣好像凝住了。文伊為了保持體力也沒有動用功法來調節,大軍只能在這樣的條件下休息。

小鳥不知躲匿到什麼地方去了;草木都垂頭喪氣,像是奄奄等斃;只有那知了,不住地在枝頭髮出破碎的高叫,真是破鑼碎鼓在替烈日吶喊助威!

大軍休息了約有兩個時辰,在眾人不情願的情況下繼續上路了,周立炎將戰馬借給中暑的兄弟,自己在地上走着,文伊則趴在馬背上睡著了,她要提前休息好,也便等到達邊境時狠揍巨人士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