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有缺》[諸天有缺] - 第6章 龍尾村之變(2)

「是誰幹的?竟然這麼殘忍,看樣子竟是被人用利器從後面貫穿了腹背。」

「難道…不好!」

江少天立馬衝進村子裏面,結果看到的一幕,讓他目眥欲裂。

地上遍布着死狀極其凄慘的屍體,有老人的,有大人的,也有一些僅僅是幾歲的幼童。

這些全都是之前龍尾村的村民們,現在竟然全都死了。

「雪兒!!」

江少天看到了雪兒的屍體,只不過此時的她,衣衫凌亂,衣不蔽體,臉頰上有一個通紅的巴掌印,整個頭以一個詭異的角度歪着,竟是脖子都斷了。

「啊!!」江少天仰天怒吼。

「畜生啊,雪兒還只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啊,竟然遭受這樣的**!」

想到昨天早上,雪兒的一顰一笑和細緻的關心。

短短一天的時間,這個對自己有一絲愛慕的女孩兒,就這麼香消玉殞,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屍體。

這一切,讓他感覺是那麼的不真實,或者說對年僅十四歲的他來說,極度的難以接受。

他雖然常年進山打獵,見慣了血腥,但是死人這種事還真沒接觸過,頂多是村子裏的一些人因打獵殘廢重傷,更何況是眼前這種慘絕人寰的死法。

江少天恍若行屍走肉般的走走停停,眼前是一個個熟悉的面孔,只是此時在月色下,顯得尤為蒼白。

「這是林虎??」

他看到了林虎,披頭散髮地躺在地上,胸前衣衫上有個手掌形的破洞,依稀可以看見胸前淤青的掌印。

說起林虎,江少天對他並沒有多麼的憎惡,畢竟之前的他,也沒有做過窮凶極惡的事情,頂多是紈絝一些罷了。

「他昨天剛剛打通了人級高階的元脈,還找自己比斗炫耀,就等着村子裏的馬教頭去找武府的人,結果現在……」

「嗯?不對!」他在這些村民的屍體中快速的搜查了一遍。

「這裏面村子裏的人都在,唯獨沒有看到馬教頭的屍體!」

「難道是還沒有回來?亦或是這是馬教頭做的??」

「不應該是他,他沒理由這樣做。」

「難道是附近的一些強盜?可是為什麼啊,村子裏並不富裕啊…」

「咯吱~」江少天握緊了雙拳,眼底深處有着熊熊怒火,身子有些不受控制的顫抖着。

「各位鄉親,我江少天在此發誓,不管怎樣,我一定會找出兇手,削其首,以慰你們在天之靈。」

「咳咳~」

突然傳來一陣微弱的乾咳聲,喚醒了陷入沉思的江少天。

「嗯?還有人活着?」江少天神色一振。

他立馬四下尋找,結果看到林虎正在掙扎着坐起來,右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身子晃晃悠悠。

「林虎!?」江少天見狀趕緊衝過去扶好他。

「江少天?雪兒在哪兒?她…咳咳~」林虎一句話沒說完又開始咳了起來。

「林虎你先別著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慢慢說?」江少天拍了拍他的後背幫他平復。

「發生了什麼事?」林虎像是陷入了沉思,臉上流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他強撐着站了起來,四下望了望,當看到村裡人的屍體時,他一臉驚恐。

「不~不該這個樣子的,怎麼會這樣…」

「不~雪兒!」當他看到雪兒的屍體時,終於崩潰了!

他跌跌撞撞想要走過去,中途卻又停下了,像被人定住了一樣。

「爹?娘?不會的,不!爹,娘!!」林虎不知哪來的力氣,飛奔一樣沖向了他父母的屍體處,狠狠的跪了下來,撲倒在了他們的屍體上。

「爹!娘!是我害了你們啊!爹!娘啊!」林虎不受控制的痛哭了起來,手狠狠的捶着地面。

江少天見狀,心裏的一根弦被觸碰了,喉嚨莫名的發堵。

他走了過去,蹲下來拍了拍林虎的肩膀,看到他那隻因捶打地面而皮開肉綻的手後,江少天不由得又是暗嘆一口氣。

「林虎,節哀順變吧!只要我們還活着,他們的仇,我們一定會報的!」

「還有,你是不是知道兇手是誰?」

「兇手?對!他是兇手!是他,是他…」林虎的聲音由喃喃自語慢慢地變得歇斯底里,到後來漸漸瘋狂,甚至面目開始猙獰。

「哈哈哈~學府,哈哈,這就是所謂的學府嗎,哈哈哈~我與你不共戴天,啊~」

「噗~」突然,林虎一口血噴了出來,栽倒在地,竟是怒火攻心。

「林虎?林虎?」江少天晃了晃他,不見反應,他伸手感應了一下林虎的鼻息。

「這…這…竟然死了??死了…」

一時間,江少天有些恍惚,到最後,終究是只剩他一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