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落的地獄》[墜落的地獄] - 墜落的地獄第5章(2)

胸牌。
她叫段雨,日記本上的段雨。
似乎很不滿我這樣看着她,段雨挑着眉站起來推了我一下,「什麼眼神?
滾遠點,跟個瘟疫一樣。
」她本就是瘟疫啊?

」一個女孩接話,甚至沒看我一眼,不停地照着鏡子。
我笑了笑,沒回答,走到那個骯髒的位置,滿是垃圾和廢紙,桌子上還刻着謾罵的語句。
手有些顫抖,內心瞬間就被憤怒侵佔,妹妹到底經歷了什麼,到底犯了什麼錯……想起那晚她慘白的胳膊,決絕的神情,我忽然有了一絲觸動。
隨後,我安靜地坐着,像蔣藝一樣,可是又不一樣。
我冷血,足夠理智;我狠毒,足夠兇猛。
她的日記本第一頁的下方,我重重寫上:我的妹妹受校園欺凌去世,今天,我穿上她的校服,頂着她一模一樣的臉。
」為什麼來?
」來報仇。
」我的座位就像公共垃圾場一樣,不停地被人塞進各種垃圾袋,油膩的包裝,很噁心。
剛上完廁所回來,桌子上已經擺滿了各種各樣的零食垃圾袋,紅油從上面滋滋地流下來,毫無意外,滲透到了書本上,散發著惡臭的味道。
難道扔到我這裡,就可以減少垃圾污染,保護環境嗎?
我不以為然,站到了講台面前。
蔣藝從小就喜歡忍氣吞聲,她會將爛攤子收拾掉,會將所有的委屈往心裏咽,但是我不怕。
是的,我不怕。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