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落的地獄》[墜落的地獄] - 墜落的地獄第3章(2)

候還有說有笑,可是夜晚,她悄悄去了另外一個世界。
無聲無息,最為致命。
我媽哭得快要斷了氣,我爸死也不肯讓棺材合板,又不肯火葬。
妹妹的屍體被安放在冰棺里,足足在家裡停放了十日。
我哭得麻木,只盯着她雪白皮膚上,青青紫紫的傷口。
然後,在看望她的人的假哭真笑中,翻開了她的 日記本。
一頁一頁,我一個一個字地讀。
日記本里記載的事,像嗜血的惡魔貪婪地飲着勝利的血,囂張至極。
合上日記本的那一刻,我爸終於同意了火化,來去匆匆,燃燒的火焰里,我好像看到了蔣藝。
她朝我笑,那笑,就足以讓我拚命。
只因為,我們身上流的血,是一樣的。
……爸媽同意讓我代替蔣藝上學,讓我替她完成沒有實現的夢想,或者是,他們也知道了什麼。
那些我發現的隱秘,爸媽未必不知道。
他們選擇了默許,也許我們都需要,為妹妹做些什麼。
她是美術生,在離家很遠的城市裡上學。
我是體育生,就在本市裡上學。
我們在不同的學校,可有着一模一樣的臉。
同卵同胞,她叫蔣藝,我叫蔣黎,黎明晝前野火無盡的黎。
……我置辦了和她一模一樣的文具,穿着她的衣服,在爸媽的送別下,到了她的學校。
蔣藝的學校很漂亮,握着她的日記本,我沉重地往前走。
風有些涼,我輕輕念起日記本上的內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