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元娘子:穿成四個愛哭鬼的後娘》[狀元娘子:穿成四個愛哭鬼的後娘] - 第9章 人間清歡

那一封血書並沒有在陸家掀起多大的風浪。

陸桑照例一大早便去挑水,而沈春風則是變着花樣地做吃食。她已經想好了,要把四個小豆丁養的白白胖胖,芝蘭玉樹。

於是血書送來的第二天中午,沈春風做了整整八個菜,還熬了一鍋白白的大骨湯。

干炸小河蝦、酸菜魚、蔥爆羊肉、四喜丸子、麻婆豆腐、酸辣白菜、辣炒雞丁,還有一道蘿蔔蒸菜。

那道蘿蔔蒸菜是沈春風的獨門手藝,蒸好的蘿蔔細絲淋去水分,加上沈春風的獨門配方,加上蒜末、辣椒,用熱油一澆,當真是香氣四溢。

當陸桑和四個孩子圍着桌子排排坐的時候,五個人,一樣細長的眉,一樣閃着瑣碎星光的眼。就連沈春風自己也生出了幾分明媚溫馨來。

民以食為天。

人只有吃飽了,吃好了,才能真正地從內心感到富足。而這種富足是一個人最基本的底蘊,吃得飽,於是底氣足,於是腦子和身體才能生出無限的力氣。

沈春風以為他們六個人是吃不完這一桌飯菜的,畢竟太多了,可是現實完全超出了她的意料,不僅八個菜被吃空了,連那大骨湯都是所剩無幾。

看着杯盤狼藉的桌子,沈春風突然生出了濃濃的自責。她沒養過孩子,她始終覺得小孩子的飯量本就是該比大人小一倍,甚至是只有大人的三分之一的。

可是,她完全忽視了,她是個女人,全家唯一的女人,她的飯量本就是極小的。而陸之東和陸之西雖然小,卻是男子漢,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還有陸桑,他再文弱也是個七尺男兒,他們原本就是很能吃的。

這幾日,她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做飯,四個孩子先前忍飢挨餓慣了,竟也不覺得什麼。可這一頓飯下來,沈春風突然發現,他們之前竟然是從未吃過飽飯的。

天可憐見,陸家也是書香門第,竟然落魄到如此境地。她面色不善地把目光移到了陸桑的臉上。

正抱着大碗,呼嚕嚕喝大骨湯的陸桑,不經間對上沈春風那嫌棄的眼光,手有點抖。他這一陣子真的很乖,天天早起去挑水,然後就是刻苦讀書。這兩天晚上,他也很老實,只是趁沈春風睡熟的時候,偷親過她的額頭。

他真的已經很克制了。

自己心愛的娘子就睡在旁邊,他卻什麼都不能做。他又不是未經人事的青瓜蛋子,他是有了四個孩子的老男人了。食髓知味,天知道,他晚上到底有多難熬。

要不是沈春風過於彪悍,要不是他太怕沈春風扔下他們五個不管,他早就忍不住了。

沈春風當然不知道,到現在陸桑都賊心不死。可這並不耽誤她繼續對着陸桑放冷臉。

陸桑很快低下了頭,更加努力地喝湯。

娘子是個妖怪,就是妖怪吧。如此好吃的飯食,如此美貌的臉,再加上如此歡騰的性格,他真的是愛極了。

陸桑決定要更努力地讀書,他今年一定要下場試試,考個秀才回來,讓他的娘子對他刮目相看。

沈春風看着埋頭吃得更香的陸桑,簡直無語凝噎。這個男人的臉皮到底有多厚,在她這樣嫌棄的目光中,居然能紋絲不動地吃飯,還越吃越香。

飯後,沈春風決定帶着四個孩子出門消消食。她和孩子散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