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元娘子:穿成四個愛哭鬼的後娘》[狀元娘子:穿成四個愛哭鬼的後娘] - 第8章 血字遺書(2)

>

是血書!陸枝的血書!

「桑兒,救李合歡,救他!」

沈春風疑惑了,陸枝和李家有着血海深仇。她為什麼要讓陸桑救李家人。而這個李合歡又是誰?

沈春風把陸桑從被窩裡拎了出來,給他看那封血書。陸桑靜靜地看,然後把血書放在桌子上,繼續躺下睡。

沈春風也按部就班地起床,然後去灶上做飯。陸桑躺了一會兒,就到灶房幫着沈春風燒火。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沈春風直覺李合歡是陸枝的兒子。可是,明明陸枝多次小產,並沒有留下子嗣。她有一種直覺,她總覺得陸桑和陸枝一定對外隱瞞了什麼。

沈春風想起了陸桑看到陸枝屍身時的那種窒息尖叫,也想起陸桑看着李家大宅那仇深似海的一眼。她總覺得事情遠比她想得更恐怖,也更複雜。

「李合歡是李浩然的嫡子,也是我姐陸枝的孩子……李浩然……是李老爺的嫡長子。」

沈春風頭上突然有一萬匹馬在飛,這都什麼跟什麼。陸枝不是李老爺的妾室嗎?怎麼就跟李家的大少年扯上關係了?還有李合歡,到底是李老爺的孩子,還是李浩然的孩子?

「李合歡,是李浩然的孩子……」

沈春風把肉餡的餛飩,一個個地下到鍋里。滾燙的水把那餛飩肆意地沉浮着。

陸桑和沈春風都保持着沉默。四個孩子很快察覺了爹娘之間異常的安靜。他們靜靜地吃着餛飩,然後很乖地到書房繼續讀書寫字。

陸桑和沈春風回了內室,陸桑縮在牆角下,沈春風坐在炕上。

陸桑靜靜地說道:

「我看到了。我姐被李府接走後,我不放心,就偷偷地去李府看她。那天,李家在舉行詩會,我很容易就混了進去。

我不認路,到處亂走,偏偏就那麼巧,我撞見了李浩然和我姐在假山後面……

我聽到我姐一直苦苦地哀求李浩然,讓她見見歡兒。李浩然卻警告我姐,絕不能讓人知道歡兒是他和我姐的孩子。」

陸桑沒有往下說,他無法啟齒,陸枝那魅惑的哀求,亦無法把李浩然那無恥的話說出來:「陸家的小姐當真是堪比勾欄瓦舍的姑娘,我們父子,竟都被你騙了去……陸枝,你每晚來此處會我……啊……我定讓你多見見你的寶貝兒子……」

陸桑從來不知道陸枝有那樣的一面。

他去過勾欄瓦舍,只覺得勾欄瓦舍的姑娘都比自己的姐姐乾淨多了。他覺得自己比陸枝更臟。

他就那樣站在那處假山的陰影里,一直等到陸枝和李浩然離開。

那天之後,陸桑徹底放棄了科考的門路,他渾渾噩噩地度日,成了酒肆的常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