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元娘子:穿成四個愛哭鬼的後娘》[狀元娘子:穿成四個愛哭鬼的後娘] - 第8章 血字遺書

沈春風熬了點粥,看到四個小豆丁眼巴巴地望着她,沈春風只好又去烙了幾張餅,煎了十個荷包蛋。

吃飯的時候,陸之西時不時地看向院子里跪着的陸桑。陸之東呼嚕嚕地喝完粥,吃了兩張餅,兩個荷包蛋,終於鼓起勇氣說道:「娘親,讓爹爹吃點飯吧。爹爹知道自己做錯了……」

陸之南和陸之北也是異口同聲地哀求:「娘親,娘親,給爹爹喝點粥吧……」

沈春風回客房之前,特意拿着菜刀在陸桑面前走了三圈。她一句話都不說,就是拿着刀照着陸桑的頭、手、腳來回比劃,最後,她把視線停在了陸桑的襠下,陰測測地看着陸桑。

本在院子里跪得滿身冰冷的陸桑,立馬出了渾身的虛汗。他知道沈春風不是嚇他,她是真的敢下手砍他的。

沈春風悠悠然地回了客房,乾脆抱了棉被回到內室,她就不信陸桑還敢對她動手動腳。

四個小豆丁看到沈春風回了內室收拾,齊齊圍住了跪在院子里的陸桑。陸之東拿了餅,陸之西端了粥,陸之南和陸之北兩個孩子,一左一右給陸桑擦汗。

陸桑第一次對這四個孩子有了強大的感恩之心。他真的好餓,孩子們真的好乖,他的親親娘子沈春風心裏還是有他的,這不,她讓四個孩子來給自己送吃食了。

沈春風喊四個小豆丁回屋睡覺,四個小豆丁馬上拋下了他們並不心愛的爹爹陸桑,奔赴了他們心愛的娘親沈春風。

半夜,陸桑終於不堪重負,搖搖晃晃地回了內室。他上了床,看了看握着菜刀,把手藏在枕頭底下的沈春風。他有時候真的很想笑,看看睡得死沉死沉的沈春風,如果他真的有什麼歹心的話,沈春風哪裡逃得掉。

他把靠近沈春風的陸之北和陸之南抱到床的另一邊,然後理所應當地躺在了沈春風身旁。他輕輕地抱了抱沈春風,對着她的額頭親了一下,安心地閉上眼睡覺。

這一夜,沈春風睡得十分安寧。她在客房睡覺的時候,總是會覺得冷,雖然睡得沉,可是睡得並不舒服。再加上接連幾天晚上有陸桑搗亂,她總覺得身子疲乏的厲害。

而這一夜,她心知陸桑再不敢亂來,再加上有陸桑這個天熱的火爐在身邊,她一夜好眠。

清晨,第一個起床的陸之西,聽到有人敲門,等到他去開門,卻發現並沒有人。他低頭,看到了一封信,有兩個字,他是認識的,是陸桑的名字。

「爹爹,爹爹,信!」

跪到半夜的陸桑並不想起床,他本能地往沈春風那邊靠。沈春風睜開眼就看到了裹着被子往自己身邊擠的陸桑。她真的懶得搭理他了。

「娘親,信!」

沈春風接過信,看到信上寫着陸桑的名字,便毫不猶豫地打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