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元娘子:穿成四個愛哭鬼的後娘》[狀元娘子:穿成四個愛哭鬼的後娘] - 第10章 那一張臉

臨近年關,沈春風自己又去了一趟酒樓。

因為那兩道菜的供不應求,酒樓的錢掌柜看到沈春風彷彿看到了**爺。他早就知道陸家是有底蘊的,曾有傳言陸家是因為私藏的了不得的寶貝,才被皇帝罷了官,一路貶謫,死的死,傷的傷。他年紀大一些,還記得陸家剛回到陸家祖宅的那幾年,酒樓里時常來一些不尋常的人物來打聽陸家的消息。

一直到陸家的小姐被買去李府當了妾,那些不尋常的人物才漸漸少了。對於陸家,錢掌柜也是有一些同情的。

陸桑和陸枝年輕,根本不知道李家人的險惡。想那李老爺,當初何嘗不是聽說了陸家的底蘊,才納陸枝為妾的。他猶記得陸家的三少爺醉酒後,在樓里大放厥詞:「陸家算什麼東西,他家的大小姐不也是我們李府的奴才。陸桑考過了童生又怎麼樣。他這輩子在我們李家人面前,也是上不得檯面的奴才!他姐,一個妾室,跟樓里的姑娘又什麼區別,一雙玉臂千人枕,千人枕……哈哈哈哈……陸家現在就是一個破落戶,破落戶!」

「陸夫人,陸夫人,裏面請,你又來小店,我們小店可是蓬蓽生輝啊!您可是又有什麼好方子?」

「的確有一個。」

「您儘管交給我們酒樓,價錢絕對讓你滿意。」

「這次我不要銀子,要分成。這個方子算是我們陸家的獨門手藝。錢老闆,大可以嘗一嘗。」

沈春風做了蘿蔔絲的蒸菜。想當初,他們老家十里八鄉的人們為了吃上這一口可是寧願排上三個小時的隊的。她小時候第一次吃到這個蒸菜,突然就明白了什麼叫越是簡單的菜越是考驗廚師的水平。

也是機緣巧合,做這道菜的老師傅受過沈春風的恩惠,見沈春風如此好這一口,愣是悄悄把秘方給了她。老師傅知道,沈春風這樣的人,是永遠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的。

秘方給沈春風,永遠只是沈春風家裡的一道菜,永遠跟他不會有利益衝突。

沈春風做好了菜,放上了自己獨門的秘方。等到熱油澆上去之後,那香氣再一次驚艷了錢掌柜的鼻子。

「錢掌柜,嘗嘗。」

沈春風安靜地坐在一邊,看着錢掌柜拿起筷子就沒有再放下。一盤蒸菜,很快就被錢掌柜吃完了。

「好吃,好吃,當真是人間美味。陸家果然不凡。不知姑娘想怎樣分成?」

「一兩銀子,一斤秘方。」

「陸夫人說笑了,想我這春風樓雖然人流不多,但是一日也能用上三斤秘方的。一日三兩銀子,陸夫人當真是獅子大開口!」

「錢掌柜,你看這道菜如此簡單,價格也不會太貴,走的本就是量。就是尋常百姓也是能帶回家吃的。您看看外邊的人頭,那都是您兜里的銀子啊!但做買賣,自然該你情我願,您若覺得不合適,我也不勉強。你要是願意的話,看在咱們上一次合作愉快的份上,我這秘方只給你們一家酒樓,如何?想想我們陸家,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連秘方這種東西都賣的。」

錢掌柜沉吟了片刻就答應了。他知道這道菜沒有陸家的秘方,就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