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邪》[咒邪] - 第6章 舊時代遺迹

翌日早晨,街道上還空無一人,越安生就已經等在了出口。

趁着沒人小黑飛往附近角落掃描,越安生隨便找了塊空地坐下閉眼冥思,感受體內流動的能量。

此前直接吸收的晶核與晶心,經過一個晚上的轉化完全融入他體內的能量。

據小黑所說越安生體內流動的能量是叫做咒力,這是咒師使用咒術所必須的能量。

咒力的總量可以擴大,咒力的消耗可以通過自然恢復,或是服用特殊藥劑快速恢復。

交戰中一旦咒力消耗殆盡,咒師便與普通人無異,甚至還不如一名身經百戰的普通人。

「少年,你還挺早!」

中年大漢的聲音從上方傳來,越安生睜開眼睛,身邊小黑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飛了回來,街道上只有油燈照亮比夜裡更昏暗。

「現在走嗎?」,站起身來越安生平靜問道。

「嗯,跟我走。」

兩人一前一後進入出口通道,山體的入口外已經大亮。

入口處除了宋炎外昨天的十幾人都在,他們看見中年大漢時表情都很不自然,再看到越安生時,十幾人的表情帶着一絲同情。

儘管眾人的表情越安生都盡收眼底,但他顯然並不以為意,不遠不近的繼續跟在中年大漢的身後。

兩人走的是另一條路,出了密林是一片廣闊的草原,草原之上有成群結隊的一階異怪徘徊。

「跟上,走這邊。」

中年大漢回頭招呼越安生,在他的帶領下兩人輕鬆的避過了一階異怪群。

橫穿草原走了將近兩個小時,最後又沒入一片密林中,剛進入密林沒多久,幾棵大樹之後竄出七個人。

「人都到齊了嗎?」

對於突然出現的七人,中年大漢絲毫不慌,不緊不慢的走到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跟前詢問。

對方點了點頭,又朝越安生揚了揚下巴,中年大漢在他耳邊耳語了幾句。

「好了,人都到齊了,我們走吧!」

中年男子最後看了眼越安生,轉身招呼所有人向著密林深處走,路邊長滿許多顏色艷麗的大菌菇,花紋各式各樣,一看就是劇毒無比。

很快隊伍停了下來,眼前又是一個洞口,只不過不是一座大山的洞口,而是一棵老樹樹身裂開的洞口。

中年大漢率先走進洞內,之後是領頭的中年男子,最後是越安生。

進了洞內才發現這是個向下延伸的階梯,順着螺旋階梯向下,遠離入口後周圍一片漆黑空蕩蕩的,迴響着幾人踩階梯的聲音。

「打開油燈!」,領頭的中年男子聲音從下方傳來。

六盞昏黃的油燈被點亮,微弱的光也只能勉強照亮腳下的階梯,周圍依舊是漆黑什麼都看不到。

剛下來時小黑本想開啟照明功能,卻是被越安生制止,按照越安生的指令小黑脫離隊伍先一步去偵察。

一行九人走了將近四十五分鐘才腳踏實地,一落地提着油燈的六人,依照領頭的中年男子命令,兩人一組分開探索。

六人提着燈分散開後,沒了照明雖然看不見,但越安生能聽到中年大漢與領頭的中年男子小聲交談的聲音,只是內容聽不太真切,越安生索性坐了下來等待下一步行動。

「老大,周圍都探查過了沒有發現異常。」

「嗯,順着通道繼續走。」

六盞油燈勉強照亮前方三米的路,一行九人順着通道行走,盡頭處是一扇銹跡斑斑的大鐵門。

本以為無法再前行,卻是發現鐵門打開了一道縫隙,剛好是可以將腦袋伸進去的寬度。

三人合力將鐵門的縫隙擴大,直到能容一人通過。

九人陸續進入鐵門內,周圍依舊漆黑,空氣中卻是瀰漫一股淡淡的油味。

「分開找找看有沒有什麼可用的東西!」,這一次發號施令的是中年大漢。

六人再次提着油燈散開,越安生的身後突然有風聲,漂浮在他身後的翼龍盾當的一聲響。

在這極為安靜的漆黑空間內,突然的一聲響,除越安生外的八人都被驚嚇到,特別是離聲源最近的中年大漢兩人。

抽出武器的聲音與滋滋的電流聲先後傳出,領頭中年男子掌心中匯聚着一顆雷球,雷球照亮中年大漢兩人陰冷森寒的臉。

當發現聲源是越安生,且沒發現什麼異常後,領頭的中年男子這才散去雷球。

「主人……」

「有什麼發現?」

「我探查了大概,這裡應該是舊時代的武器倉庫,這一層全是槍支彈藥,再往前還有一層,我沒來得及探查你們就到了。」

越安生聽着小黑的彙報,當聽到槍支彈藥四個字時大腦突然劇烈疼痛起來。

越安生腦海中突然浮現模糊的一幕,但很快又消散,大腦陣陣刺痛,越安生不得不用力揉着太陽穴試圖緩解疼痛。

「主人你……」

小黑話未說完,越安生突然又恢復正常,沖它擺了擺手,重新調整了呼吸,越安生站了起來,提燈的六人陸續回來。

「老大,這裡堆滿了舊時代的武器!」

聽到武器兩字,油燈的光亮下,中年大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