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邪少歸來》[重生之邪少歸來] - 第5章 戰神歸來

這邊的晁澤剛被靈靈用針筒扎暈,而在另一邊的天台上,一個冷峻的男子剛從一架迷彩色的直升機上下來。

他叫葉南天,大夏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北境戰神。

十年前,葉氏集團遭遇不明勢力阻擊,股價爆跌。

集團董事長不堪負重,跳樓了結此生。

集團副董服藥自盡,聲明大燥的葉氏集團,頃刻間分崩離析。

雲城大大小小的勢力聯合一起,瓜分了偌大的葉氏。

年幼的葉南天,在保姆的冒死保護下逃出生天。

饑寒交迫的葉南天躺在橋洞底下奄奄一息,生命的燭火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可就在他以為自己快要挺不下去的時候,迷迷糊糊中看到一個頭上帶着花環,扎着麻花辮,手上還牽着一隻黃色小狗狗的蒙面小天使闖入他的眼前。

「你也是來這拉屎的嗎?」

葉南天掙扎着睜開雙眼,只見一隻小柴犬幼崽蹲在他眼前搖着尾巴。

剎那間,一股撲鼻的惡臭刺激着葉南天的大腦,使出全身的力氣坐起了身子,「我好幾天沒吃東西了,肚子好餓,能給我一些吃的嗎?」

蒙面小女孩翻開隨身攜帶的背包,看着裏面的八叔秘制小漢堡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拿出來分了一半遞給葉南天。

葉南天一把將之搶過,也不管好吃不好吃,塞進嘴裏狼吞虎咽的大口吃了起來。

旁邊的小柴犬見葉南天吃了屬於自己的小漢堡,也顧不得留記號,直接轉過頭對着葉南天齜牙咧嘴的叫了起來。

蒙面小女孩費勁的拉着繩子說道,「小黃,你別那麼小氣好不好?

他都那麼可憐了,分他一半怎麼了?」

一眨眼,葉南天便吃完了半個秘制小漢堡,身體也逐漸恢復了一絲絲力氣,撐着地面站了起來。

「今日受你半個漢堡之恩,來日我榮耀歸來,定將予你一世榮華。這條項鏈你代我保管,待我歸來時你再還我,這個對我而言很重要」

話畢,葉南天取下身上最貴重,也是最後一件物品當做信物遞給蒙面小女孩,毅然決然的踏上北行之路。

這十年間,葉南天在北境一次次的與敵軍廝殺,早已忘記了豪門大少的身份。

從一個無名小卒到封侯拜相,直至沒有品級可以承載他的榮耀,最后冠以戰神之名,寓意長勝不敗。

而如今,他準備放棄這些得之不易的榮耀,只為查明當年的真相,實現當初許下的諾言。

因為站的越高,越是身不由己,更不能有自己的私情。

「戰神,您真的打算永遠離開北境,拋棄我們這些出生入死的兄弟姐妹們嗎?」

葉南天身後,一位鐵血硬漢紅着眼睛哽咽起來。

葉南天罷了罷手,「有些事只有掙脫束縛才能去做,戰神並不是我的專屬稱號,我走之後你們也可以去爭奪這份榮耀」

「冷煙甘願放棄一切,剷除所有參與當年之事的惡徒,只求戰神能夠回去繼續帶領其他的兄弟姐妹們」

葉南天的身邊,站着一位穿着牛仔服的金髮女子,一條洗的發白的牛仔褲包裹着那雙渾圓的大腿,格外的吸晴。

只是說話的語氣,卻散發著刺骨的寒意,令人不寒而慄。

她便是冷煙,混血孤兒。

本是敵國俘虜,葉南天見她身手不凡,便將之帶在身邊悉心培養。

這些年死在她刀下的敵國亡魂,不在少數。

葉南天轉過身,看着這一張張熟悉的臉龐,搖了搖頭,「你們都還年輕,前途一片光明,沒必要為了我,搭上自己的未來。

何況我想親自手刃那些人,將之碎屍萬段,以祭我亡父亡母的在天之靈」

眾人單膝半跪齊聲喊道,「戰神,三思啊!!!」

葉南天不忍看到這一幕,轉過身冷漠無情的說道,「我意已決,你們無需多言。我已不是北境的戰神,如今的我只是葉氏遺孤,名南天,你們都回去吧!」

然而,眾人聽到這句話後並沒有起身,而是動作一致的摘下屬於自己的那份榮耀,齊聲喊道,「我孤狼、冷煙、鋼炮……自今日起,脫離北境」

葉南天大驚失色,「你們……你們這又是何苦呢?」

一個臉上有着一道刀疤的男子,走上前摟着葉南天的肩膀,玩世不恭的說道,「既然你已經不是戰神了,大夥也沒必要再聽你的命令。

現在的我們只是一群退伍的難兄難弟,葉少要不考慮一下收留我們?」

鐵血硬漢摸了摸後腦勺,靦腆的說道,「早就厭倦了把脖子掛在刀口子上的日子,扛了半輩子炮筒,現在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回了」

……

葉南天看着這些曾經一起浴血奮戰的好兄弟,原本平靜的血液也沸騰了起來,「既然這樣,那我們兄弟姐妹幾個就一起去征服這座城市,征服這個世界」

「冷煙,那個女孩的身份有線索嗎?」

「回戰神,通過您的描述,我篩查了一下,發現符合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