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只寵反派》[重生之我只寵反派] - 帶你認識一下我(9)

人只有在大悲大痛面前才能完成蛻變,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而趙青芝顯然選擇了後者……

在趙青芝懷孕的第二十四周時,我媽已有六周的身孕。當然,這個小生命並不是我,也許是像我父親一樣淳樸勤穩的哥哥,也許是像我媽一樣達人知性的姐姐,至於我為何這麼說,還得從我媽與趙青芝見的第二面說起。

這兩個人的第二次見面,可以用既巧合又尷尬來形容。巧合的是我父親陪我媽檢查孕囊發育情況,而趙青芝獨自進行B超篩畸檢查。尷尬的是這兩個女人肚子里的三個崽兒都是我父親的。

趙青芝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自己高挺的肚子,女人眸底搖曳的悵然讓我媽心裏有些憋悶,而我父親則是攥緊我媽的手,緊抿着唇……

就在三人六目無言相對時,醫生的一句「下一位艾文娟」如箭離弦,成功擊破了三人凝固的氣氛。我媽和我父親在與趙青芝擦肩而過之前,二人同時向趙青芝微微點頭示意就此別過。不過醫生的下一句話,「家屬需要在外等候」直接又將我父親拉回到了大型尷尬現場。

趁我媽檢查之際,趙青芝與我父親二人又溝通了一番,直至我媽檢查出來後,趙青芝依舊錶現的溫婉大方。

只是女人在轉身的一瞬間,秀雅的臉上盡展濃濃的嫉妒之意,甚至在癲狂的邊緣。

我媽很清楚趙青芝這走的是大家閨秀的路線,雖沒有將全部的情緒展露出來,可女人最懂女人啊……

如果讓嫉妒成為了一瓶硫酸,那麼這麼強烈的酸性足夠燒毀了自己的容貌與身心。

而趙青芝那次看似風輕雲淡的轉身,實際上,這女人心中的嫉妒小火苗瞬息之間成了燎原烈火……

我媽清楚的記得那是七月的第一個星期天,這一天也是我媽的好閨蜜——喬橋的婚禮。本來喬姨與我媽在大學的時候,二人就定好了要給我媽當最美伴娘。但誰曾想到,當初大學室友四個人中就喬姨沒有男朋友的她,如今卻成了四人中第一個出嫁的新娘。

用我媽當時的話說,「計劃趕不上變化,現實總是捉摸不定的……」,可能這句話我媽也是說給自己聽的吧,話語間隱約透出幾分無奈與消極,我想這也是我媽為何遲遲不跟我父親領證的原因,即使她當時已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