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建了一個新都市》[重生之建了一個新都市] - 第1章 重生了

千禧年。

塞北的一處建築工地。

孤寂的冬夜裡,白雪正飄蕩在每一寸空氣中。

一道消瘦的身影,拖着疲憊的身體,從工地的臨時住所里一頓一頓的走了出來。

只見他顫抖着雙手,關上略顯破舊的鐵門,裹了裹身上的衣服,雙手互相環繞着,放進彼此的袖套里,抱在胸前,腳步一步深一步淺,艱難且疲乏地往附近的一個叫陳家村的村子裏走去。

冬天的雪夜,肅靜地聽不到一絲聲響,唯有地上的積雪,隨着他往前,發出沙沙沙的聲音。

還有不時呼嘯而過的寒風,颳得他瘦弱的身軀,忍不住打起冷顫。

身影的主人,是一個青年,走近了瞧,會發現此時他略顯年輕的臉上,有些病態發白,嘴唇也因為天氣嚴寒而慢慢開始由白變紫,身體漸漸顫抖得越來越厲害。

他身上穿的是一件紐扣都掉光了的勞保軍大衣,裏面是一件手工織的黑色毛衣,透過毛衣的針孔,可以看到裏面還有一件灰色的背心,褲子只穿了一條黑色破舊長褲,從破洞的地方,可以看到骨瘦如材的大腿肌肉。

「啊~痛死我了!」

隨着腳步向前,他的一隻手漸漸從胸前的衣袖裡伸出,移向了右側腰間,不停的捏着腰間軟肉,妄圖止住疼痛感。

他的另一隻手中,捏着一張二十塊錢的紙幣和一部女式手機。

這二十塊錢,是他剛剛翻遍整個房間找到的。

手機原本打算送給「女朋友」,但……

雪花不斷飄在身上,身下雙腿已經被嚴寒的天氣凍得毫無知覺,只是機械且不停的往前方走着。

隨着臨近村子,村口躲在窩裡的黑狗,聽到腳步聲,跑出了狗窩,不停朝他狂吠。

但他精神已經漸漸開始渙散,眼皮從拴着繩的黑狗身上漸漸移到了地上。

「撲通!」

可能是體力不支,亦或是過於疼痛,他跪倒在了雪地里。

黑狗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叫得更加凶了。

倒在雪地里,看着黑夜之中,身前白茫茫的一片片,他的腦海里只剩一句話,「重生的第一天就又要掛了嗎?」

腹部的劇烈疼痛,像是一台力量抽取機,吸幹了他全身的力量。

他已經感覺不到躺在冰雪上的嚴寒,只覺得眼皮有些沉重,想要好好睡一覺。

就在他放棄抵抗的時候,腹部的疼痛感突然消失了…

被抽幹了的力氣,慢慢回歸到了身體里,刺骨的雪地,再次刺激到了他的背部神經,他身體一哆嗦,精疲力竭的睜開了眼睛。

哆哆嗦嗦地從地上站了起來,破舊軍大衣袖套里伸出一隻滿是凍瘡的手,按了按自己的腰部,剛剛那種劇痛竟然就這麼消失了。

他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

深深向兩隻手上哈出一口熱氣,從地上撿回掉落的二十塊錢和已經四分五裂的手機。

……還有一塊石頭,狠狠砸向了一旁仍在狂吠的黑狗。

「CN大爺D!」

黑狗被嚇得遛回了自己的窩裡,不過還是在不停的狂吠。

「呼~」,舒緩了一下煩悶的心情,他回過頭往住所走去。

這大半夜的,要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會出來找村裡的大夫,現在既然不痛了,也就不用去了。

手中只有二十塊錢,也看不了啥大病。

回到工地臨時安置的房間,所幸,一路上也沒有再次出現腹部的疼痛。

眼下,塞北進入了嚴冬,建築工地早已停工了,所有的工人都已經拿到自己的工錢,離開了這寒冷的臨時住所。

僅剩下他。

今天要是真出了什麼意外,估計也要等明年,才能發現他吧。

臨時安置的房間,說是垃圾堆也不為過,整個房間充斥着啤酒瓶和香煙頭,唯一乾淨的地方可能就是垃圾桶了。

因為房間透氣性差,推開房間後,裏面的霉味、汗臭味、煙味一股腦兒撲面而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