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凰斗》[重生之凰斗] - 001 前世慘死(2)

了,她的世界整個寂靜下來,天旋地轉中,只剩剮刑兩個字不斷在她耳邊盤旋,像喪鐘的哀鳴,一下下敲在她的心臟上。

這時油鍋里的油沸騰到極點,哧的一聲,一小塊肉末從鍋里濺出,正好落在雪千歌的手臂上,立時燙出一個水皰。

雪千歌如夢初醒,卻是從一個夢魘墮入另一個夢魘。

「姐姐!不!姐姐!」雪千歌不知哪裡來的力氣,手腳並用的爬到油鍋前,伸手就去油鍋里撈。

不知是誰倒吸了口冷氣,一屋子的人都震驚的看着她徒手將所有的肉塊一塊塊撈出來,就連雲仙芷都忘了先前的怒氣。

最後一塊肉被撈出來時,雪千歌的雙手只剩下走形的指骨,殘留的滾油還在骨頭上嗤嗤作響,她卻似感覺不到痛一般,絕望的看着一地金黃的熟肉。

她的姐姐,從小替她挨繼母責罵,長大替她嫁人沖喜,入京替她進宮選秀,為妃後不斷替她奔走算計……

她自以為受盡二皇子千般鍾情、萬般寵愛,只為了討得他歡心,利用親姐栽贓陷害進讒言,無所不用其極幫他剪除異黨,結果他卻為了拉攏雲家,將她丟給雲仙芷折磨,將她的兒子扔給雲仙芷照顧,活活病死在荒院。

而姐姐,得了二皇子一句清君側,八十一條罪狀昭告天下為世人唾罵,不僅千刀萬剮不得好死,還要落到油鍋里滾炸。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雪千歌猛然凄厲大笑起來,「君習玦,這就是愛上你、信任你的代價嗎?!」

鮮血像決堤的潮水,止不住的從她口中流出,片刻就在地面上匯成觸目驚心的一汪,像是她全身的血液都流了出來。

慘白森森的臉,妖艷猩紅的唇,布滿血絲的眼,身下一片腥濃的血泊,這一刻的雪千歌看起來就像陰司界爬出的厲鬼。

雲仙芷受驚的站起來往後退了一步,嘶的一聲裂帛響,身上的流彩百鳥朝鳳雲緞宮裝被划出一道口子,織金的鳳凰正好被斷去了頭部。

雲仙芷大怒,就要命人教訓這總是給她不痛快的賤人,雪千歌突然把視線轉到她臉上,嘴角噙一絲妖艷的冷笑:「雲仙芷,我的下場你看到了,等你沒有了利用價值,你猜君習玦會怎麼對你?」

雲仙芷面容猛的一僵,聲音失了之前的優越得意,倏地拔尖:「你這個賤人,敢詛咒本宮!給本宮打!打死這個賤人!」

兩個閹人拿起杖棍,對着雪千歌就是一陣噼里啪啦的亂打,很快就打的她血肉模糊,雪千歌整個人趴在地上,口中還在斷斷續續的發出森森的冷笑。

雲仙芷狠狠捏着手帕:「給本宮堵住她的嘴!」

「等一下!」芳蘭喊住要往雪千歌嘴裏塞巾帕的嬤嬤,獻上毒計道,「娘娘,不如把那些肉塞進她嘴裏,看她還敢不敢詛咒娘娘!」

「對!」雲仙芷兩眼射出狠毒的光,「全部讓她吃光,一塊都不準剩!」

雪千歌驚恐的掙扎,兩個閹人立刻麻利的制住她,嬤嬤拿起一大塊肉就要往她嘴裏塞。

「雲仙芷你這個毒婦……」雪千歌喊了這麼一句,就被卸了下巴,一塊接一塊的肉不斷的往她咽喉里塞,不斷的滑進她肚子里。

啖食姐肉的痛苦衝擊着雪千歌的神經,擊碎了她最後一絲支撐的氣力,兩行血淚順着毀容的臉頰流下來,雪千歌瞠大眼睛咽下最後一口氣。

失去意識的最後一瞬間,她在心中狠狠的發下毒誓,君習玦,雲仙芷,我死後變成厲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