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凰斗》[重生之凰斗] - 001 前世慘死

這是一間私刑房。

房間的正中架着一口沸騰的油鍋,裏面上下翻滾的肉塊被炸的半熟,散發的肉香幾乎蓋過了房間里濃濃的血腥味。

雪千歌衣衫襤褸的蜷在牆角,露在外面的皮膚布滿各種刑具留下的傷痕,被亂髮遮了一半的臉上一道猙獰的烙痕,一隻眼睛也被烙傷,那隻僅存的眼睛緊緊盯着油鍋,目光驚疑不定、惶恐不安。

以折磨她為樂的雲仙芷今日過來,沒打她也沒辱她,只當著她的面架上這油鍋,填了木炭,一塊一塊的將一大包血淋淋的碎肉丟進去炸。

不願意相信心中所猜想的,雪千歌看向門口處,端坐在描金祥雲紋檀木椅上的雲仙芷,嘴巴幾經張合,才發出顫抖的聲音:「那裏面是什麼?」

「大膽!」侍立一旁的宮女芳蘭斥道,「對貴妃娘娘說話竟然不用敬稱,你以為你還是皇妃嗎,現在你不過是個賤婢,一點規矩都不懂!來人,好好教教這賤婢什麼是規矩!」

立刻有兩個閹人應聲上前,一個抓住雪千歌的頭髮強迫她抬起臉,一個挽了袖子,結結實實的抽起巴掌。

只挨了幾巴掌,雪千歌的臉就高高的腫了起來,挨了十幾個巴掌後,口中不斷的冒出鮮血,若不是抓着她的閹人使勁掐着她的太陽穴,只怕她已經暈過去了。

雲仙芷欣賞夠了,才拂了拂妝滿珠翠的堆雲髻,無趣似的道:「好了,規矩以後再慢慢教,本宮可沒那麼多時間在這兒教她學規矩。」

「是,娘娘。」兩個閹人停下來,把她往地上一扔,退回牆邊去了。

雪千歌跌趴在地上無力起身,眼前一片昏花斑駁的光影,在刑房的這一個月,幾乎耗盡了她所有的氣力,若不是想救姐姐的執念撐着,她早就撐不下去了。

「貴妃娘娘,」雪千歌喘息着,用盡全身力氣也只能發出口齒不清的低語,「求娘娘告知,那、那裏面究竟是什麼?」

雲仙芷挑起精心描畫的眉,似驚訝非常:「雪千歌,你不是說過永遠也不向本宮低頭么?本宮還當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尾音是濃濃的嘲弄。

雪千歌張了張口,一口鮮血沒忍住嘔了出來。

雲仙芷笑出了聲,眼中滿是怨毒的快意:「雪千歌,你搶了本宮的正妃之位時,有沒有想過今天會落到這個下場?不僅兒子死了,姐姐被打進死牢,還連累的舅舅一家流放邊關,所有跟你有牽連的人都不得善終。雪千歌,你就是個掃把星,喪門女!」

明明是她先進的府,先有的身孕,結果卻是這賤人先生下兒子,讓她只能一直屈居側妃之位,每天賠着笑臉做小伏低,還要做出姐妹情深的樣子。殿下為了哄得這賤人乖順,每個月大半都耗在這賤人房裡,讓她苦苦守了兩年的空房。

這就罷了,好不容易等到殿下坐上龍椅,這賤人也得了報應,她卻只能做個貴妃,都怪這個賤人,父親說就是因為這個賤人沒死,皇上才有借口駁了立她為後的摺子,這個賤人生來就是存心擋着她的路,簡直罪該萬死!

雲仙芷皎潔如月的臉蛋有一瞬間的扭曲,很快又恢復成清雅高貴的模樣,目光瞥了眼油鍋里已經炸的金黃的肉塊,迫不及待想看看這賤人的反應了。

「你不是想知道這油鍋里是什麼嗎?」雲仙芷惡毒的笑,「本宮就告訴你,今天就是你姐姐,雪、千、舞行剮刑的日子,本宮憐你思姐心切,特意讓你見她最後一面,你可別辜負本宮一片心意,好好與她道別……」

雲仙芷後面說了什麼,雪千歌已經聽不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