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帶着記憶回來照顧妻女》[重生之帶着記憶回來照顧妻女] - 第8章 君怡回憶過去流滿淚,冷濤掙錢買房搬家兩不誤

君怡聽到喇叭的聲音,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原來他也可以站起來為自己擋住風雨。

68年那一年,父母突然和她斷絕關係,讓她去叔叔家避難。僅僅過了一天,家就被封。父母被打上資本主義的標籤,且下放到新疆的苦旱之地。

住在叔叔家的君怡,莫名其妙頂替了叔叔家的大女兒下鄉的名額。

車隊到達某一鎮上補給時,碰上了亂斗,君怡與眾人失散,又和冷濤相遇。

會花言巧語的冷濤瞬間的取得君怡的信任,並和他回到了村裡。

她想讓當地知青辦的工作人員幫忙把她送到知青點,但沒想到等到的結果卻是就地下鄉。

村裡的房間不夠,就讓她自己到村民家裡住幾天。她就回到了冷濤家中,在此期間,她收到父母的消息,母親生病,無法得到藥品,希望君怡能搞到葯。

她去公社衛生院買葯的時候,碰見了一群群混混對她耍流氓。無助的她跳入旁邊的水塘,不會水的她拚命向上撲騰,混混們對她指指點點。

她以為要死的時候,是冷濤救了他,失去名聲的她也只能嫁給冷濤,只是婆婆宋玉蘭對她不順眼,陰陽怪氣總是少不了。

懷了孕生了孩子,宋玉蘭每天都在嫌棄君怡生了女孩,沒有給他寶貝兒子生下男娃,那時候心裏的陰暗一點點侵蝕她。

她快要支撐不住時,冷濤和公婆吵了一架,一家三口搬進了村尾的破屋裡。

她以為丈夫是關心自己,以後只要努努力,生活總會過得不差,只是結果卻是丈夫再也沒有跟自己說一句話。

君怡沒有想過丈夫還能再次保護自己,好像從搬進破屋住的那三個月的堅持都有了意義。

………………

冷濤開門時,就看到君怡在做飯,他很自然的上前給妻子幫忙。

摘菜的時候,妻子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剛才我聽到了你的聲音,你在喇叭裏面說什麼啊」

冷濤緊張的磕磕絆絆的說道「沒有什麼,就是村長讓我念一下村裡的安排,畢竟我也是上過初中的人。」

君怡笑笑沒有戳穿,而是又說了另一件事「今天上學的工都沒上,下午我也該出去上工了,不然這個月的糧食就不夠了」

「不用不用,我今天給你請的是一天的假,而且我下午就上工,爭取得六個工分。」

君怡看到丈夫極力阻止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