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帶着記憶回來照顧妻女》[重生之帶着記憶回來照顧妻女] - 第6章 與大娘相識村裡流言漸起,工作高考雙喜臨門

日子不慌不忙的過着,生活有所改善,妻子女兒的笑容也漸漸多了起來。

冷濤依舊按照往日的步伐,白天上工晚上去山裡找獵物。

已經過去兩天的時間,捕獲的獵物依然不夠前往城鎮的成本,他在第三天早上拿着自製的彈弓就去了深山。

君怡從未想過自己的丈夫會不顧危險,前去深山老林,直到晚上冷濤也沒有回來。

君怡在家裡走來走去,心一刻也靜不下來,右眼皮一直都在跳個不停。

「怎麼還不回來了,不會是出事了吧,不會的不會的。」

忽然,門口傳來細小的聲音,但在寂靜的晚上顯得如此的突出。

君怡害怕的拿着關門的鐵門栓,雙手緊握的走到了大門口,剛看到一道黑影,立馬上前想要用手中的鐵棒把該人砸傷。

靈活的冷濤反手就把鐵棒握住,一拉一抱就把妻子抱在了懷裡。

他立馬出聲表示身份,真怕妻子把 他當做壞人,以後也不讓自己碰她了。

「媳婦,我是冷濤啊。你拿個鐵棒過來真的嚇死我了,你這是想要謀殺親夫啊」

君怡羞紅了臉,手中的武器也放了手,身體窩在冷濤懷裡,不好意思出來。

但越靠近冷濤的時,就會聞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君怡拉着冷濤的衣服,仔細的聞着,那股血腥味也越來越濃。

「說,你到底幹什麼了,為什麼衣服帶着血腥味。」

冷濤嘿嘿笑着,想要躲避這個話題。但在月光下看到妻子那不依不饒的樣子,最終還是把實話說了出來。

「明天我要去賣貨,可是獵物太少,外圍的動物也跑得差不多了,我就往山裡邊看看,今天收穫不小,身上的血都是動物身上的」

冷濤說著說著就感覺周圍的氣壓越來越低,他有點說不下去了。

「媳婦,媳婦」他拽着衣袖晃動着,祈求她不要生氣。

「嗚嗚嗚嗚X﹏X」

耳邊哽咽的哭聲,讓人心碎,讓人不安。

「你為什麼去的時候不考慮考慮我和雪兒,你受傷我們娘倆該怎麼辦?我寧願餓着凍着,也不願意接受你去拿命掙錢。」

冷濤抱着君怡,在耳邊輕聲哄着她,並做出承諾不再做危險的事情。

……

獵物按照上次的處理方式弄好,冷濤也把自己收拾乾淨,想要到卧室睡覺時,又看到了客廳的地鋪。

前幾天不好的回憶,又要再次經歷一遍。

躺在地鋪上,冷濤輕輕嘆了一口氣,「不要惹媳婦生氣,不然受苦的還是自己。」

…………

冷濤第二天到鎮上,從記憶里扒拉出大娘家的地址,按照地址走小路來到了一個獨門獨院的房子。

他輕輕敲了敲門,聲音不大但也能確保讓裏面的主人聽到。可能是大娘的家裡人都還在睡覺,過了一段時間才有一位書生打扮的男子開了門。

「你找誰?」

「這裡是吳家嗎,我找吳大娘有事?」

「等着」書生說完後,「啪」又把門給關了。

為了這單生意,冷濤不停地安慰自己,忍一忍錢就有了。

一會,從門裡傳來了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

大門打開,吳大娘上前就握住冷濤的手說道「你不要生氣我兒剛才的舉動,他就是那個樣子,做學問的脾氣都不小。」

「冷同志,你請進。我去給你倒杯水,你不要客氣,找個地方坐下就行」

冷濤臉上露出職業化的微笑,表示不計較那個男人的舉動。

吳大娘把盛滿白開水的碗遞給了冷濤,「你在這裡等一會,我去叫人過來。」

還沒等冷濤喝水,七八個中年婦女就來到了吳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