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太子妃把皇宮炸了》[重生太子妃把皇宮炸了] - 第1章(2)

焦灼。
為安撫孟家上下,聖上特迎孟薛氏入宮,由李皇后全程照顧生產。
不僅讓整個太醫院隨時待命,連穩婆也備下了數個,務必要保得孟夫人這一胎無虞!
孟薛氏此前已生過三個男孩,只是這胎懷相實在不大好,平白折騰了一夜,直到第二日這女娃娃才肯出世。
幾在同一時刻,前方傳回兩個驚天的好消息。
一是孟將軍作戰大捷,二是連旱了三月河東竟得了場及時雨。
皇帝大喜,更信了之前欽天監算出的這孟薛氏所誕之女能給闌國帶來福運,當即便賜名了個『莘』字,賞封鄉君,要親養在宮中承恩。
如此殊榮,闌國曆朝歷代即便是公主之身,也從未有過。
一個剛面世的女娃娃便得了這麼大的恩寵,又是孟將軍府的獨女,上頭仍有三個極為聰慧的哥哥,千恩萬寵的日子已在眼前。
李皇后讓穩婆抱着小娃娃,捧到因生產已經累極的孟薛氏跟前。
「孟夫人這是雙喜臨門吶。
老奴聽聞小千金福澤深厚,連聖上也開恩說要養在宮中呢。」
孟薛氏努力揚起笑意,心頭卻是萬般思緒。
對奶娃娃來說,如何恩寵都比不過養在生身父母跟前。
無奈聖上對孟家一向忌憚,容家便藉著寵妃容妃之口吹枕邊風,不過一句話的功夫便埋下一條毒計——孟家的年幼的孩子豢養在宮內。
名義上是恩寵,實則拿捏了孟家的軟肋,叫他們在前朝施展不開,只能同容家交好,甚至因此同皇帝離心!
這其中的關節孟家怎麼會想不明白,前頭孟薛氏生下的三個男孩都險險地躲過了,偏此番孟將軍不在身邊,生的又是個女娃娃…… 這次,怕是萬萬躲不過了!
只是可憐,她這剛出生的女兒,還不知要面對這深宮內的多少風雨!
此刻,比孟薛氏想法還多的,卻正是穩婆懷裡的小娃娃。
孟莘莘聽着耳邊模糊傳來的對話,只覺得莫名。
方才睜開眼,她分明看到娘親就在跟前,還以為娘親是來接她去跟父兄團聚的。
可仔細一瞧,怎麼離世多年的李皇后也在眼前?
孟莘莘打了個寒顫,她幼時雖沒有多少記憶,但長大後曾聽乳母說過,她是在李皇后的殿內出生的,且出生後沒有幾日,便被皇帝下旨直接養在了宮內。
不過前世,她可沒有賜號和封賞的恩典,不過挑了個日子便送往了容妃那裡。
除去這微妙的差異,此刻周遭的一切都像極了當初乳母跟她提及的,自己出生那日的情景。
孟莘莘驚覺,她重生了!
興許是上天聽到了她想守護家人的心愿,偏讓她重生回了一個嬰孩!
這一世,她再也不要做孟家的拖累,定要守護好父母跟三個疼愛自己的哥哥!
至於太子沈景沅,還是能避多遠就避多遠吧。
孟莘莘被巨大的喜悅所衝擊,張口想喊一句娘親,話到嘴邊卻成了嗚哇的哭叫。
她有些窘迫,當了許久的成人,如今蜷縮在這具小小的身體里完全施展不開啊。
看來一切都得慢慢來了。
孟薛氏聽這女娃娃聲音響亮,卻覺得喜人得很。
這孩子本不是足月出生的,竟還能如此康健,真真是祖宗保佑了!
李皇后為了讓孟薛氏好好休養,讓人抱着孟莘莘去偏殿餵奶。
說來也怪,這原本哭鬧的奶娃娃一被帶離了孟薛氏的跟前,立刻就噤了聲,乖覺地任人抱着。
淚珠子還掛在睫毛上,隨着起伏的呼吸一抖一抖的,像極了南海進貢上來的小珍珠。
李皇后一向不喜女娃娃,此刻卻也不免多瞧了孟莘莘一眼。
「這孩子,當真是招人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