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八:我帶妹妹虐渣渣》[重生六八:我帶妹妹虐渣渣] - 第2章

「劉春香!我們王家對你仁至義盡了,生不齣兒子把你趕出家門誰也不能說我什麼,誰讓你男人是我王家的長子呢?長子是不可能絕後的,帶着你的女兒們趕緊滾,扔出門外的東西允許你帶走,也算是我沒有把事做絕。」
「都要把我們趕出家門了還叫沒把事做絕?那要怎麼樣才算絕?」王大丫知道劉春香已經不會開口說話了,她把媽媽安放在一旁,開始收拾地上的破衣爛衫,破棉絮,破蚊帳,「要把我剛出生的妹妹給摔死才叫做絕了?」
「什麼?侯茶香要摔死小嬰兒?那這事得找大隊長呀!」
「對!可得好好教育教育。」
侯茶香氣昏了,跳着腳罵:「多管閑事多吃屁,我們家的事跟你們有什麼關係?你們誰見我摔孩子了?」
王大丫站出來指證:「我見了,接生的馮奶奶也見了。」
怒目圓睜的侯茶香舉起手就要打:「個死賠錢貨,胡說八道,滿嘴噴費,我打死你。」
瞥見大隊長錢王才來了,王大丫趕緊躲到他身後,眼淚汪汪地開口:「大隊長!我們都是些孩子,我奶奶要摔死五丫,我媽因為生了她,已經被我奶奶打傻了,你看她連句話都不會說了。」
二丫三丫四丫一聽都哭了出來,也不敢過去劉春香那邊,不知道媽媽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
抱着妹妹五丫的王大丫流着眼淚繼續說道:「我奶奶的話你也聽見了,她說要打死我們,我就想問一句,她是地主老財嗎?憑什麼打死我們?就因為我們是女孩兒?重男輕女的封建思想可留不得呀!這種毒瘤,得趁早拔除。」
被一個半大的孩子指桑罵槐說自己是毒瘤,侯茶香炸了,衝過去就要打人。
「你這個該死的賠錢貨,翻天了是吧?你媽都不敢這麼說我,你倒是有膽量,看我不打死你。」
錢大隊長看不過去了,怒吼:「侯茶香!你今天要是再敢動一下你孫女,我扣你全家公分,把你弄公社去關幾天,好好地教育教育。」
別人的話侯茶香可以不聽,可錢王才的話,侯茶香不敢不聽,扣了一家人的公分,一年到頭不白乾了,關鍵是一大家子吃什麼?
侯茶香要打她,王大丫是不怕的,這個時候是賣慘的最佳時機,她得好好把握住了,爭取到自己該爭取的最大利益。
不然都白穿進來一回。
「大隊長!我奶奶已經打算不要我們了,要趕我們出去。」王大丫死死咬住嘴唇沒哭出聲來,懷裡的五丫哭了,聲音微弱,一聽就知道是餓的,「趕我們出去也可以,我們太小,沒有反抗能力,可總不能就這麼兩手空空地離開吧?」
大家對於王大丫提的這個問題也深表同情。
「可憐的孩子,被一個惡毒奶奶給逼的,小小年紀就得承擔起照顧媽媽和妹妹們的責任。劉春香我看是毀了。」
「唉!作孽呀!兒媳婦也不過才三十歲,又不是不能生,怎麼就非得要趕出去呢?」
「侯茶香是瘋了吧?」
「瘋個屁,我看她指不定憋着什麼壞呢。說不定前腳把劉春香趕走了,後腳就把什麼人給領進門,她多精明多會算計呀,會做吃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