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八:我帶妹妹虐渣渣》[重生六八:我帶妹妹虐渣渣] - 第1章(2)

,無奈搖頭走了。

    到門口時侯茶香回來了,見了人也沒給個好臉色,彷彿劉春香生個女娃娃跟她有莫大關係似的。
    本來想勸幾句的,還是忍住了,看侯茶香今天這架勢是非得要把大兒媳婦給趕出家門去了。
    她做了一輩子的接生婆,第一次看見這麼鬧騰的人。
    生女兒也不是女人的錯,何苦要為難兒媳婦呢?
    只是這話她也不敢說,怕說多了遭人白眼。辛辛苦苦忙活了半天,連口水都沒撈着喝,要是還被逮着罵一頓,真是活見鬼了。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一家管不了一家的事,還是各掃門前雪吧!
    「劉春香!你給我死出來。生個女娃娃還想坐月子?躲在房裡不出門?做你娘的春秋大夢。」侯茶香跟只瘋狗似的,進門就吠,什麼難聽罵什麼,「趕緊把東西收拾了給我滾,帶着你這五個賠錢貨,給我滾的遠遠的。
    我眼不見心不煩,只要你這個喪門星滾了,我兒子才有可能給我生出孫子來,在你這個老絕戶的女兒手裡一輩子都不可能有兒子。你想滅了我長房長孫,霸着茅坑不拉屎那不可能。」
    邊說邊往裡沖,抱起床上的衣服,蚊帳,草席就往門外扔,扔的到處都是。
    劉春香依然沒有半點動靜,傻傻地坐着,雙眼無神,空洞無聚焦。
    王思含給她整理乾淨身上生產過後的血污,給她穿好補丁摞補丁的破舊衣服,慢慢把人帶到門外。
    站在一堆被扔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中間。
    此刻的劉春香就是個任由人擺布的木偶。
    收工回來的人們瞧着王家鬧的這一出,站在一旁看熱鬧。
    「劉春香還年輕,又不是不能生,怎麼就要把人給趕出去呢?王大明都三十歲了,哪怕有工作單位,想要找個黃花大閨女都很難吧?」
    「說的是,我就不信,劉春香一直生下去會生不出個兒子來,為什麼要把人逼到這個地步?這不是逼着人去死嗎?」
    「侯茶香太過份了,王大明的工作可是人家劉春香哥哥用命換來的。那時候,劉春香的哥哥在礦山出了事,聽說是開礦的時候被炸死了。侯茶香厲害,硬生生把劉春香給哄進了門,還把那個該頂替的人換成了她兒子。」
    「可不嗎?要不是這樣,王家哪兒有什麼本事能端得起鐵飯碗?如今看人家生不齣兒子了就要把人給趕出去,太不要臉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閑談被王大丫給聽了個全。
    嗬!她冷笑,這侯茶香還真是個能耐人,奪了人家的工作,奪了人家的青春,說踢開就踢開,還真的是夠心狠手辣。
    不過這樣也好,離開了王家恐怕二三四五丫就不會被一個個送走了,她王大丫也不可能會被賣給什麼瘸腿老光棍。
    為什麼她會知道這些?還不是書里看來的。
    三天前看了一本叫《六零升遷記》的年代文,裡頭小炮灰女配跟她小時候的小名一樣,都叫王大丫。
    她吐槽了幾句,莫名其妙地就進來了。
    成了可憐的小炮灰王大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