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宴,病態老公以為我要逃婚》[重生婚宴,病態老公以為我要逃婚] - 第7章 不能沾水

漆黑的夜晚。

星星✨掛滿天空。

唐朵朵踏着月色走進了湖州別墅。

整幢別墅造型別緻,室內曲徑通幽,九曲十八彎,就像一座迷宮。

卻是很冷清,自己住了進來,也改變不了它冷清的氣氛。

她走進了大廳,就看見沙發上等待自己的陸少澤和站在一旁的彥方。

她疑惑的開口:

「你們這是在等我嗎??」

「唐小姐!!」

「我們等你許久了。」

彥方面無表情的看着唐朵朵說著,對她沒有什麼好臉色看。

畢竟在彥方的眼裡,這位夫人可是總栽的一個大麻煩。

「等我幹嘛?」

唐朵朵似笑非笑的看兩個人。

「等。等你……」

彥方支吾半天,也沒有說個所以然出來。

他總不能說。

她為什麼沒有去火車站與林文軒私奔吧!!

「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回房間了。」

這句話看似和彥方說的,實際是和陸少澤說的。

她說完便朝着樓上走去。

「你今天去哪裡了??」

剛走到一半,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讓她停住了腳步。

隨後她笑道:

「我今天回家了。」

「然後呢??」

他的聲音再次響起,這讓唐朵朵挺意外的。

他居然會問第二遍。

前世的他可是惜字如金的很,一個問題不會問第二遍。

「然。然後……」

「我想你應該沒有興趣知道吧??」

「別忘我們之間可是有約定的,我的事情你無權干涉。」

唐朵朵說完,笑着回了自己的房間裏面。

她前世最討厭的事情是,他無時無刻都在派人監視着自己。

自己每次和林文軒逃走,他的人總會第一時間趕到。

將自己抓了回去。

他越是這樣,她越是不喜歡他,越是想離開他的身邊。

重活一世。

她明白,他是在保護自己。

但是她就是不喜歡被人監視的感覺。

「陸。陸總!!」

彥方聽着唐朵朵的話,瞬間感覺人不好。

這位夫人卻是與別人與眾不同。

「滾下去!!」

陸少澤氣憤的聲音響起,彥方馬不停蹄的走了。

……

唐朵朵回到房間,看了一眼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