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我要當最帥女機長!》[重生八零,我要當最帥女機長!] - 第3章 你也是拖油瓶

蘇晚記得,上輩子,江秀蓮是在1984年的三月份,生下弟弟余成的。按照這個時間算,現在也應該懷上了…

其實,面對江秀蓮,蘇晚曾經怨她、恨她,但卻無法狠下心來不管她。

蘇晚知道,在再婚之前,江秀蓮是全心全意地愛她的。

從鄉下回來的時候,江秀蓮也才二十七歲。她明明知道,帶着蘇晚回來,會影響她的生活。

當時,她是可以將蘇晚留在鄉下的爺爺奶奶家裡的。

但是,她並沒有這樣做。

相反,她帶着蘇晚一起回來了!

面對未知的生活、未知的命運,江秀蓮仍然沒有拋棄蘇晚。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在上輩子,江秀蓮即使是做了那麼多傷害過她的事,蘇晚怨她、恨她,很少與她見面,但卻沒有與她斷絕關係。

只是,到了後來,「愛」,變成了「愛過」罷了。

後來,她再婚了,有了新的家,也有了新的孩子。她分給蘇晚的愛,就變少了。

甚至到了最後,她可以為了她的新家、新丈夫、新女兒,犧牲蘇晚…

蘇晚想得出神,被追上來的余琴琴撞趔趄了。剛剛站穩,就聽到余琴琴惡狠狠的質問聲:

「蘇晚,你個拖油瓶,吃我家的、喝我家的,幹嘛還要管我爸要錢,你要不要臉?」

余琴琴經常罵蘇晚。以至於各種髒話隨口就來。

以前的蘇晚,總是低着頭、縮着肩膀,不敢反抗。

但現在,哼。

「你爸手裡的錢,也有我媽掙的。我是我媽的拖油瓶,你就不是你爸拖油瓶了?我不姓江,也不姓余,我姓蘇,我媽不要我了,我還可以回爺爺奶奶家。你爸不要你這個拖油瓶了,你就哪兒都去不了。」

都是爸媽再婚時帶的孩子,誰又比誰高貴呢!

說完,蘇晚對着余琴琴翻了個白眼,就不管愣在那的余琴琴了,往學校走去。

蘇晚雖然從余強軍那要來了買車票的錢,但她並不打算坐車。

其實,「走路上學,可以鍛煉身體」這並不是借口,是蘇晚的真實想法。

蘇晚的夢想,是想要成為飛行員。

想成為飛行員,就必須要有好的體能。跑步上下學,的確鍛煉體能的好機會。

但這並不影響她管余強軍拿錢啊!

對於這些從余強軍那摳出來的錢,蘇晚已經想好了要怎麼用了。

而且,從時間上來看,走路與坐車,差別並不大。

從家屬樓到學校的距離,並不是很遠。跑着步去,二十來分鐘就能到。

公交車走走停停的,還要繞一些遠路,也快不到哪裡去。

蘇晚踏進教室時,看到剛放下書包的余琴琴瞪着她,眼睛紅紅的。

瞪就瞪唄!又不會少塊肉。

蘇晚不做理會,徑直地往自己的位置走去。

蘇晚現在就讀的十一中,其實是一大機械廠的附屬學校。

住在附近的職工家裡的孩子,都能來這裡上學。當然了,學校的進入門檻低,教學的質量也好不到哪裡去了。

上輩子的蘇晚不懂這些,上什麼學校,都是余強軍安排的。

余琴琴能考上哪個學校,就要蘇晚也跟着去這個學校讀書。還美名其曰:「兩姐妹在一個學校,也能互相照顧嘛。」

以余琴琴的成績,能上好的學校才有鬼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