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我要當最帥女機長!》[重生八零,我要當最帥女機長!] - 第2章 重回八十年代

「啊……」

蘇晚又做噩夢了。夢裡全是前世的事。

「蘇晚,大晚上的,你幹什麼啊?還睡不睡了?」余琴琴大吼出聲。

對着余琴琴的床的方向,蘇晚翻了個白眼。側身躺下,當作沒聽到她的話。

哼!

這一輩子,余琴琴仍然是人嫌狗憎的樣子。

但她,卻再也不是上輩子那個任由余琴琴欺負不敢作聲的蘇晚了!

——

蘇晚的媽媽江秀蓮,原來是下鄉的知青。

下鄉時,江秀蓮已經到了婚配的年紀了。因此,她與當地村民蘇愛國看對眼後,就結了婚,之後就有了蘇晚。

蘇晚五歲的時候,村子裏遭了洪災。蘇愛國響應號召,參加搶險救災工作。但不幸地是,災救好了,蘇愛國的人卻沒了。

後來,下鄉知青回城時,沒了丈夫的江秀蓮,覺得鄉下的日子沒什麼盼頭,她也就回來了。

當時,年僅七歲的蘇晚,什麼都不懂,只知道哭着喊着要跟着媽媽走。

誰知,回到了城裡,姥姥家的人不待見她,認為她是拖油瓶。

江秀蓮再嫁之後,繼父偽善,繼姐不懷好意。原來愛她的媽媽,對她的關心也越來越少了。

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蘇晚越來越自卑,時刻想着要怎麼討好周圍的人。

以前,每次余琴琴發脾氣時,蘇晚都會小心翼翼地道歉。

但,現在,哼。

倘若余琴琴惹火了自己,新仇舊恨一起報,打她一頓都是輕的了!

經過了上輩子的事情,蘇晚知道,一味地忍耐和討好,並不能獲得他人的喜愛,反而會讓這些人肆無忌憚、變本加厲地傷害自己。

飛機失事時,蘇晚以為自己的生命終結了。

但沒想到,能因禍得福,能讓她重生,能讓她回到過去,讓她重新書寫人生!

現在的蘇晚,也才十三歲。一切都還來得及!

蘇晚發誓,這一輩子,誰也別想欺負她!

那些欺負過她的人,誰也別想好過!

……

八十年代的普通百姓,還沒有買房的意識。城裡的人,幾乎都是住在單位分配的筒子樓里。

這些筒子樓,面積小,房間少,大多只有兩間房。

做飯要到樓道里,洗漱也要去公共水房。

早晨間的水房,人多,擁擠,嘈雜。

蘇晚將頭髮扎了起來,自顧自地刷着牙。意識到旁邊的人在打量自己,蘇晚轉過頭來,沖她笑了笑。

對方愣了一下。隨後反應過來,自來熟起來:「你是老余家的二丫頭吧?長得可真俊呀!」

蘇晚點了點頭。

「呵呵…老余兩個閨女都養得這麼好,可真是不容易啊…」

瞌睡人遇到枕頭了!蘇晚臉上的笑容變大,語氣興奮地說:

「對啊,余叔叔對我可好了!姐姐有的,我都有,一點兒都不偏心!如果我不記得我親爸了,我就要改口叫他爸爸了!」

「可不是嘛,我也聽說了。老余這個後爸當得,可真是讓人挑不出錯來的…」

其他人不斷附和着,不一會兒,水房裡談論的話題就變成了余家。

都是說余強軍這個後爸的好話。

蘇晚笑着聽着,時不時也附和兩句。

將洗漱盆收拾好之後,蘇晚笑着說:「我回去吃飯啦,遲了又要麻煩余叔叔出來叫我了。」

走到水房的門口時,蘇晚臉上的笑容不變,但眼中的笑意褪得一乾二淨,變得冷冽。

哼。

不是想當好繼父嗎?就讓你當個夠。希望你不要後悔才好!

蘇晚進屋時,余強軍已經老神在在地坐在飯桌旁了。

看到蘇晚坐下,他笑眯眯地問道:

「小晚啊,洗漱好啦?昨晚睡得好嗎?今天去學校,可別再遲到了啊。」

蘇晚在心中翻了一個白眼。

裝,誰不會啊!

「余叔叔,我睡得很好。」蘇晚也笑着回道。

以往,蘇晚因為自卑,總是低着頭,看人的眼神也總是怯怯的。這也是為什麼她剛剛在水房裡沖人笑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