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89,回到弟弟被拐之後》[重生1989,回到弟弟被拐之後] - 第8章 收留

大客車跑了2個多小時,在太陽快落山的時候,到達了省客運站。

下車的時,吳永國看見一個小偷正把手伸進中年男人的口袋裡。

「你嘎哈?!」中年男人回頭大喝一聲,小偷縮回手,若無其事地走開了。

「這裡亂,我們可要當心!」

吳永國說著,扯着小普,牽着黑普的狗繩下了車。

黑普躡着腳,夾着尾巴,身體緊貼向吳永國的小腿,戰戰兢兢。

走出客運站,吳永國俯下身,撫摸着黑普的後背說道:「別怕,黑普,有哥在!」

小普也伏在它的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

黑普搖了搖尾巴,走起路來依舊躡手躡腳。

「永國哥,我餓!」小普眼巴巴地望着小攤上的茶雞蛋說道。

「再往前走走,哥給你買好吃的。」

火車站太亂了,吳永國不敢久留。

漸漸遠離了火車站商圈兒。

天越來越黑,路邊的人也越來越少。

遠遠地,看到一個煙霧繚繞的小攤,不時還有陣陣香味傳來。

「燒烤?!」

吳永國興奮地拖着小普和黑普走過去。

路邊,一對中年夫婦正在自製的爐子前忙活。

爐子上烤着玉米和毛蛋。

他們身前的三張小桌子邊上,都坐滿了人。

看到吳永國他們,中年男人熱情地招呼着:「喲!這小哥倆兒,想吃點兒啥?」

一個中年婦女從小攤後繞過來,又支上了一個小桌子說道:「毛蛋1塊錢一串,一串4隻。苞米5毛一根。」

「兩串烤毛蛋,兩根玉米。阿姨,我看你那盆子里是煮了沒烤的毛蛋吧?也賣我兩串!」

中年婦女看了一眼黑普,笑着說:「這狗,待遇不錯啊!」

吳永國不好意思的笑笑。

不一會兒,噴香的烤毛蛋就端上了桌。

黑普也伏在吳永國腳下大快朵頤。

兩人都餓了,吳永國又讓攤主給加了兩根玉米。

吳永國問中年男人道:「叔叔,你這能烤到幾點啊?!」

中年男人說道:「在這地方要是能熬夜,能賣到下半夜2點多。可我們白天還有事兒,一般12點前就收攤兒。」

「那冬天也有嗎?」吳永國追問。

「冬天也有,那些拉腳跑出租的司機,都好這口兒……」

攤主的話,讓吳永國心裏打起了算盤。

看着小普的眼皮兒有些抬不起來了,吳永國的思緒被拉回了現實,今晚睡哪呢?

手裡有了些錢,住旅店?

可小旅店裡是否能容下黑普?

他向中年男人打聽哪裡有旅店,中年男人驚訝地看着他。

「你倆這麼小的年紀,自己出來的嗎?沒有和家人一起,離家出走?不知道外面多危險嗎?」

連續的詢問,讓吳永國一時不知怎麼回答。

小普低着頭抹着眼睛。

「你可別問了,一會兒孩子都讓你給問哭了!」中年女人看着小普說道。

小普抬起流淚的小臉,望着中年女人道:「阿姨,我們沒有家!」

這一句話,就讓中年夫妻破防了。

「得了孩子,你倆先坐這兒等會兒,咱今天早點兒收攤兒,俺家有個小偏房,不嫌棄的話,你倆就將就一宿,明天再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