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醫帝婿/至尊神醫帝婿》[至尊神醫帝婿/至尊神醫帝婿] - 第4章 怒火滔天

兩名神醫見狀,慌忙不已,連忙扶起地上的陳老,眉頭緊蹙,厲聲呵斥道:「放肆,你是什麼人?敢對陳老動手!」

白大褂嗤笑一聲,輕蔑的用鼻孔俯視着三位神醫:「不知死活的老東西,我管你陳老許老什麼老,在趙少面前你們不過就是一堆垃圾,礙眼的垃圾。」

說著伸手拍了拍陳老的臉:「我給你們移到儲物間已經是慈悲了,別跟我蹬鼻子上臉,死人就應該在停屍間,明白嗎?」

聞言,三位老者怒不可遏,卻又無可奈何,只得妥協,準備將肖菀帶走,看着奄奄一息的肖菀,三人都不自覺的嘆了一口氣,難掩眼中的同情。

可憐的孩子……

白大褂見狀,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雙手環抱,笑道:「這就對嘛,什麼樣的人就應該在什麼樣的位置,死人怎麼能……」

咔嚓—-

白大褂氣焰囂張的語氣戛然而止,只聽一聲骨裂響,陳老和三位神醫疑惑不已,扭頭看去。

只一眼,三位神醫的瞳孔一瞬間放大數倍,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臉色瞬間蒼白無色,渾身也控制不住的顫抖。

「神,神帥!」

肖元放下手中的白大褂,置若不聞,只是定定的看着雜亂的儲物間內一角奄奄一息的肖菀,怎麼也無法將記憶中溫婉知性的肖菀與眼前這副毫無生息,渾身血跡的模樣重合起來。

此刻,在戰場上雷厲風行,叱吒風雲的神帥居然有些……躊躇不前,不知所措。

噠,噠,噠。

軍靴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在寂靜無聲的儲物間回蕩,無一人敢出聲,空氣的流動彷彿也變得緩慢起來。

看着肖元雙目通紅,一步一顫的靠近病床上的人,彷彿每一步都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

「姐姐,我來晚了,對不起,對不起!」

此刻,他的周身罕見的沒有一絲冰冷的殺氣,他不是戰場上殺人如麻,統領幾十萬大軍的神帥,他只是肖菀的弟弟!

羽雀眼中划過一抹悲哀,看着肖菀身上幾乎無一處好地,傷痕纍纍,饒是習以為常的她都覺得這樣的手段對於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過於殘忍。

肖元收斂情緒,伸手搭在肖菀的手腕上,只是略略一探,空氣中可怕的殺意在這一瞬間四處瀰漫。

三位老者突感呼吸困難,看着肖元陰沉到極點的臉色,心中顫慄不止,豆大的的汗珠從額上滑落。

肖元離開女孩的手腕,頃刻,空氣內的煞氣頓無,眾人都急促的呼吸着新鮮空氣,,膽戰心驚。

看着肖菀身上的九根針,肖元淡然開口:「閻羅九針?」

「是,是的,老朽醫術不湛,勉強……勉強留住一息。」陳老連忙應聲,時不時看看肖元的臉色,饒是在給帝君看病時都無此刻心慌意亂。

只是回話一瞬,陳老就覺剛剛彷彿看見了黑白無常。

一股在戰場廝殺多年的濃濃的血腥煞氣彷彿在肖元身邊環繞,讓人膽戰心驚,饒是在肖元身邊多年的羽雀都難以承受。

半晌,肖元回頭看向滿鬢白髮的陳老,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肅然開口:「多謝陳老為我姐姐爭取的寶貴時間,本帥欠你一個大人情,若今後陳老有任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