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天啟去》[支援天啟去] - 第5章 位面管理局

經過了一陣折騰,王也距離門又近了一步,大概還有三米左右的距離。

就在王也一個戰術後滾翻又確定了一塊安全的石板的時候,那扇門吱呀的一聲開了。開了!開了!了!

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打開的門,王也不知道自己該向前走還是繼續探路。

打開的門裏面是一層像是個雞蛋殼一樣的發出微亮的光膜。雖然光膜上面的光並不強烈,但是卻讓人看不清裏面究竟有什麼。

就在王也發獃的時候,門裏面傳出了哈哈的笑聲。讓人感覺這個人笑的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接着,一個穿着鐵灰色制服的年輕人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抱着肚子哈哈大笑。剛剛好像喘不過氣的笑聲就是他的笑聲。

「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兄弟,你是戲精還是逗比啊?只是一段通道而已,你都能玩出那麼多花樣。你是想逗死我嗎?」青年的話讓王也覺得有些尷尬,不過很快王也就想到了網上的一句話。

那就是我不尷尬你尷尬!!!

「我只是在鍛煉加修鍊而已,今天來的時候沒有做早課,到了這裡才想起來早課忘記做了,所以~~就順便把早課做了。真累啊!先休息一下。」本着我不尷尬你尷尬的原則,蹲在那的王也順勢坐了下來。

這下對於徐毅可就真是王也不尷尬他尷尬了,哈哈的笑聲忽然就好像被掐住了脖子的鴨子。難受的就好像肺臟忽然打了結,讓徐毅都想要把手伸進嘴裏把肺從胸腔裏面掏出來抖摟抖摟再塞回去。

王也裝模作樣的喘了幾口粗氣,看着眼前的青年:「你是誰啊?這裡是什麼地方?師門的長輩只是讓我來這裡,卻什麼也沒說。」

「啊?嘿,嘿嘿,我叫徐毅。這個通道後面是位面管理局基地。你應該是你的長輩安排來進入管理局工作的。」見王也對自己的大笑並沒有覺得尷尬,徐毅自己倒是覺得尷尬了,還真應對了你不尷尬我尷尬了。這是傳說中的真•不揺碧蓮嗎?居然對他自己的逗比行為沒有任何的反應,冷汗順着徐毅的臉流了下來。

「啊!!!原來是這樣啊。哈哈哈哈,了解了,不過還是有一點不太懂。」雖然聽了徐毅的介紹,王也只是知道面前的青年叫做徐毅,別的都沒聽明白。

雖然說了解了,但是王也的心裏其實是這樣的:什麼位面管理局啊?這個什麼位面管理局究竟是做什麼的啊?那是什麼鬼啊?我該怎麼辦啊?

其實王也的臉皮還是很薄的,雖然看起來沒有一絲的尷尬,但是王也內心還是在給自己催眠,讓自己儘快忘記的。如果不是被幾個損友訓練出來了,估計王也現在會找個地縫鑽進去。而且最重要的是王也前面的那些閃展騰挪的折騰是故意做出來的,為了讓裏面的人快些出來。因為不知道這通道是不是安全,他是真的怕啊。

「沒關係。沒關係。跟我進來吧。等下我們偉大的悶騷隊長給你詳細的解釋一下你就明白了。」徐毅的尷尬仍然沒有緩解,抓了抓自己後腦勺後讓王也跟着自己進去。

「悶騷隊長?這裡還有隊長?你是什麼職務啊?」徐毅的話讓王也有些奇怪。

「根據事件嚴重等級的不同,局裡將行動組分成了幾個小隊。我聽局裡的老人說過,以前我們小隊是最高級別的,只有最嚴重的事件我們才會出動。可是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你們這個對應的基地通道一直沒有新鮮血液過來,要知道你們這個基地通道一直是我們小隊的主要戰力,一下斷絕了新鮮血液,我們小隊就沒落了,變成了局裏面最弱雞的小隊。現在只有一些最普通的案件才會分給我們,甚至有的時候只有一些勘察任務。至於我?我就是未來我們小隊中興的希望,隊裏面除了偉大的隊長之外最最偉大的隊員————徐毅!!!至於我們究竟是幹什麼的,在你沒正式加入之前還是保密的。你放心,雖然現在我們小隊的實力是最弱的,但是等我幹掉悶騷隊長成功上位以後,在我的帶領下,一定會重鑄輝煌。」聽到王也的詢問,徐毅一下就忘記了剛才的尷尬來了精神。開始介紹局裏面的一些情況。剛剛開始的時候還有些灰心喪氣的,最後說到自己的時候立即變的神情亢奮,有些上頭。

「你這是喝多了嗎?干喝的吧?但凡有顆花生米你應該都不會醉成這樣。我說怎麼在值班的時候睡覺呢,原來是違規喝酒了。」正在徐毅意淫的時候,在他身後的門裏面又走出了一個年齡稍大些的年輕人。

「你好,我是你未來的隊長,我叫張旭。」新來的年輕人一邊揶揄着徐毅一邊介紹着自己,還順手用左手鎖住了徐毅的脖子,用右手在徐毅的頭上使勁的用中指的關節扭動起來。

「偉大的,親愛的,敬愛的,天下第一英明的隊長,我錯了,快放手啊。疼疼疼疼疼!!!」大概是真的很疼,徐毅的眼淚都被隊長擰了出來,手舞足蹈的拚命掙紮起來。

「你好,我叫王也。以後還請多指教。」這個時候的王也忽然恢復了一本正經的表情,再也找不到一絲逗比痕迹,左手拿起背包和長劍帥氣的反手甩在肩上伸出了右手。

「你好,跟我們來吧。先給你安排住的地方和身份資料的錄入、DNA的採集。都安排完以後再告訴你我們具體是做什麼的。」和王也用力的握了握手,張旭繼續用左胳膊鎖着徐毅的脖子,帶着王也向門裏面走去。

跟着張旭向門裏面走的時候,王也看到徐毅一邊手舞足蹈奮力掙扎着想要脫離隊長的控制,一邊向王也投來求助的目光。

讓徐毅絕望的是,王也不止沒有向隊長給他求情,還壞笑着對着他挑了挑眉毛。

這都是什麼人啊?難道不知道見義勇為拔刀相助嗎?

「隊長,我覺得你把他脖子鎖的太死會讓他窒息的,萬一鬧出人命就不好了。」王也大聲對隊長大聲的說道,說完又挑了挑眉毛。

徐毅一下就讀懂了王也眼裡的意思,那就是:路見不平一聲吼,吼完繼續向前走。這,這,這沒天理了。

「嗯,我知道了。不會讓他死的。」隊長張旭隨意的回答着。王也不說這句話還好,聽了王也的話張旭不但沒鬆開反倒是更用力的緊了緊鎖着徐毅脖子的左手,勒的徐毅直翻白眼,更加賣力的手舞足蹈的奮力掙扎。

跟着隊長進入了門裏面,在經過蛋殼的時候王也覺得自己就像穿過了水面一樣,但是並沒有窒息的感覺,反而只有一霎那的感覺好像回到了童年時母親的懷抱。

隨着進入門後,一條長長的通道展現在王也的面前。通道裏面的設備讓王也有種精神錯亂的感覺,就連那部非常有名的電影黑衣人的總部都沒這麼亂。

電影黑衣人最多就是個科幻電影,在這王也確實看到了科幻東西,足有二三十米高的猙獰機甲,正在基地外的訓練場來回走動做着訓練,隔着一扇巨大的落地窗讓王也覺得機甲一旦失控會把自己踩成肉餅。另外一個玻璃落地窗的後面一個道士裝扮的人正在對着一些好像殭屍一樣的生物瘋狂的甩着符籙。

這是個什麼樣的世界啊?是這個世界瘋了,還是我提不動刀了?這也太不嚴肅了。好吧,就算能提動刀,王也也不能把這個世界怎麼樣。

王也一邊震驚的看着周圍的一切,一邊跟隨張旭和徐毅向基地的深處走去。

跟在張旭和徐毅的後面,隨着慢慢的深入基地,王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