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天啟去》[支援天啟去] - 第1章 未命名草稿

王也自述:我就是一個億貧如洗的小道士,為了這個世界多一些和平與有愛去參加正一派的羅天大醮,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暴露了武當派擁有八奇技之一的風后奇門,為了武當派不被那些貪婪的惡狗盯上只能讓掌門師祖將我逐出師門。可氣的是那些該死的惡狗居然又盯上了我的家人?不是說不能對凡人動手嗎?你們還有沒有身為異能人士的驕傲啊?唉!算了,我還是離家出走吧!

北方長白山支脈千朵蓮花山,一個國家級的深林公園,雖然風景挺不錯的,但是在全國卻沒有什麼名氣,所以雖然在旅遊季的時候人挺多,但是大部分都是周圍的本省份人來踏青登山,外省的人並不是很多。山上原本只有一座道觀,在解放以後開始有一些寺廟也建在了這裡,並且一些掛單苦修的道士和尚也逐漸多了起來,AS市**也加大了開發力度使得景區的道觀寺廟規模越來越大,老道觀和寺廟也經過多次維護修葺得以完好保存。隨着道觀寺廟規模的擴大,不得已景區的規模也只能將以前封閉的區域不斷的擴大。

這一天,在剛剛開放不久的新景區中出現了一個背着旅行背包的二十幾歲的年輕人。

這個年輕人穿着一身方便登山的運動裝。一頭乾淨利落的短髮,呃~~~是相比於現代男子的短髮長一丟丟(呃~~~~長一尺應該也算長一丟丟了吧?)的頭髮梳了一個乾淨利落的馬尾,青年滿臉的憊懶,一副無聊的模樣。

年輕人一邊走一邊嘟囔着:「不就是想省點門票錢嗎?怎麼就迷路了呢?我這種億貧如洗的人想逃個票過分嗎?對於億貧如洗的人景區總該有點優待啊。逃個票居然會迷路,至於嗎?」

正在自言自語的年輕人沒有發現自己走的方向並不是向著景區裏面走,而是走向了相反方向的深山裏面。

正在這時年輕人似乎發現了什,臉上瞬間變的精神奕奕不復剛剛憊懶無聊的神色。

年輕人快步向前伸出右手的食指不停的捅着前面的空氣:「這裡有道結界?看來我要找的地方就是這了。」

「施主,這裡並不是旅遊景區,請施主向這面走。而且現在天色已經晚了,還請施主儘快出山以免發生危險,如果施主暫時不想出山還請到前山安全一些。」就在青年還在像好奇寶寶一樣不停的用手指捅着前面的空氣的時候,他的身後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響了起來。

青年轉過身看到一位面貌方正嚴肅的中年道長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後。青年瞬間感覺自己的汗毛全都豎了起來,冷汗順着面頰流了下來。

青年的心裏不停的思考着:雖然我還很年輕,但是我也是很強的,就算是正一道的老天師也不會這麼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我身後不被我發現啊?

青年瞬間臉上出現了諂媚討好的笑容:「果然是猛虎隱山野,深海藏蛟龍。這位師叔果然是高手,到了我身後我還沒有發現。師叔,在下小道王也是想來這裡掛單的。敢問這位師叔道號怎麼稱呼?」

在聽到第一個師叔的時候道士的臉開始有些發黑,第二個師叔說出來的時候道士的心態瞬間崩了:「你才是師叔,你全家都是師叔。我有那麼老嗎?我今年才31歲啊!!!現在觀里還沒招收新弟子,我已經是備份最小的一代弟子了!!!你沒發現我是因為你始終不知死活的用手指捅着結界,你怎麼不力氣大一些觸髮結界讓結界的反擊劫雷劈死你呢?而且我是從你後面的結界裏面出來的,你捅的那個結界只有幾位師祖才進去過,沒有幾位師祖的允許和幾位師祖發出的通行令牌一旦引發劫雷這個世上沒人能活着。」

爆發過後,道士似乎才想起王也問過自己的道號,這才說到:「貧道勿怒。」

從年輕人王也的回答裏面道士已經知道了王也也是一個身懷異能的修士,是想來觀里掛單的。同時被王也一句一個師叔將心態引爆炸了。

王也呆愣愣的站在原地喃喃自語:「劫!劫!劫!劫雷!傳說中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過的劫雷?不是說只有羽化登仙的時候才會出現在人間嗎?」

王也嘴角一抽一抽的,嘴慢慢張開,眼睛也瞪的溜圓。就在道士以為王也被劫雷嚇到而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的時候,王也忽然收起了目瞪口呆的白痴表情,一蹦三尺高的邊四處亂跑邊興奮的喊了起來:「劫雷啊!有機會看到活的劫雷了!」

嘭!就在王也手舞足蹈的四處亂跑的時候道士伸出大手將興奮的王也打暈,拉着王爺向另一個結界走去。

「還以為這可憐的傻小子運氣好沒觸發劫雷,不用被劫雷劈呢。沒想到中了更厲害的天魔惑神,這下有他受的了。」本來滿臉嚴肅的道士臉上出現了猥瑣幸災樂禍的笑容,甚至因為想到了什麼好玩的事連口水快流出來了都不自知。

在走進結界後景色立即變的不同,原本在外面看着平平無奇的連綿小山消失不見,各種造型奇異渾然天成的奇峰怪石激流飛瀑出現在眼前,就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穿過了幾座讓人覺得自己在這天地面前無比渺小的奇峰飛瀑以後,道士將王也拖到了一座道觀前面的廣場上面。

道觀並不大,除了供奉祖師的主殿和各種神仙的偏殿,再加上放雜物的倉庫以外就只有二十幾間住人的房間,道觀的大小也就是多半個足球場大小,和那些名山的道觀寺廟根本沒法比,再加上道觀前的小廣場應該也就是一個足球場那麼大。道觀附近還有幾塊稻田,從山上飛瀑引過來的山泉本來是用來澆灌稻田的,這個時候因為已經到了秋天馬上進入收割的季節被攔截在了稻田之外。稻田並不是很大,產出的稻子最多也就夠十幾二十個人一年的吃食,一陣微風吹過,掀起了一層層金色的道浪,讓人生出一種世外桃源的錯覺,彷彿瞬間放下了所有的世俗爭端和心中的所有**訴求。就算已經在這裡生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勿怒,臉上猥瑣幸災樂禍的笑容也瞬間變的平和下來。

「清風,這是怎麼回事?」

「小清風,這是什麼人啊?你把他帶進來做什麼?」剛剛開到小廣場神情變的寧靜祥和的勿怒被忽然傳來的問話嚇的一哆嗦,差點將王也直接砸向聲音傳來的地方。

「啊~~~鬼啊!!!」一聲好像撞鬼一樣的恐怖尖叫從勿怒嘴裏傳了出來。

「小清風,你亂叫什麼?你說誰是鬼呢?」剛剛的聲音再次從勿怒的身後響起,只是這次好像有陣陣的寒意從聲音中傳出。

「完犢子了!!!」聽到再次傳來的問話,勿怒就好像見到貓的老鼠一樣,在心裏悲傷的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