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熱如火:消防員變成總裁狂寵我》[炙熱如火:消防員變成總裁狂寵我] - 第7章 沒有勇氣再說第二次

劉欠欠發完了這條消息,整個人飄飄然地躺在床上,想撤回的時候也已經晚了,只能硬看頭皮繼續發:怎麼樣你休息好了給我個答覆哦!

過了一天一夜,屁答覆沒有。害得劉欠欠以為失戀了還落得個朋友都沒得做,傷心得又打了個電話叫蘇欣西去喝酒。

劉欠欠雖然工資六萬,但是是真的摳門,很會挑地方。

劉欠欠喝得醉醺醺的坐在吧台邊,把手搭在蘇欣西的肩膀上說:「西西,你……你怎……怎麼不喝?」

蘇欣西瞥了她一眼說:「我生理期不能喝。」

劉欠欠拿回手撓了撓自己的頭,說:「我忘了哈,不好意思。」

然後又拿起了紅酒瓶,「那我自己喝。」說完就拿起來對嘴吹。

蘇欣西扶額,一把把她手中的酒給搶過來,說:「誰欺負你了,我他去!在這裡喝酒豈不是便宜了他?」

劉欠欠摸了摸頭,後知後覺的從酒店吧台的椅子上下來,搖搖晃晃地走向酒吧門口,邊走邊說:「西西,我們……找……找他去!」

蘇欣西拿上劉欠欠的包想追上她,但被服務員一把攔住:「大小姐,又不買單嗎?」

「別煩我!本小姐現在沒空,給我爸打電話就行了。」

服務員:我哪敢啊?

蘇欣西到門口,就看到劉欠欠在這瘋狂的拉她的車的車門,邊拉邊說:「西西,怎麼開不了啊?你車壞了?」

「我看你腦子壞了,認得我的車不認得要開鎖?」

蘇欣西在包里翻出車鑰匙開鎖,把劉欠欠弄上車之後自己坐上駕駛座反手摸到安全帶繫上,看了眼劉欠欠說:「還知道系安全帶?去哪?」

「消……防公安。」

「我跟你講啊劉欠欠,敢使喚本大小姐的沒有幾個,你真幸運。」

漫長的行駛過程。

蘇欣西的車剛在消防公安停穩,劉欠欠就跌跌撞撞地走向保安室一巴掌拍到保安室里的那張桌子上,說:「你,放……放我進去!」

正在那站着的馬伯候被嚇了一跳,看見是劉欠欠後鬆了口氣,說:「大小姐,你幹嘛?」

「文均庭呢?給我把文均庭找出來!」

「大姐,隊長他在醫院上躺着呢。」馬伯候拉長着臉說。

劉欠欠繼續問:「那他為什麼不告訴我?」

馬伯侯被她那傻樣逗笑,說:「人都還沒醒呢怎麼告訴你?你喝多了吧?」

劉欠欠聽完,站在那就哇哇大哭,蘇欣西聽見後就飛快地走了過去,扶着劉欠欠的肩指着馬伯候就罵:「是不是你欺負欠欠,你缺心眼嗎?你連女孩兒都欺負。」

馬伯侯也被嚇了一跳好嗎?誰知道這姑奶奶是怎麼回事?

他解釋:「不是我,我也不知道好不好。」

「那她為什麼哭!」

「我……我怎麼知道啊?」馬伯侯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樣子看向劉欠欠,問:「你為什麼哭?」

劉欠欠一邊抽噎着一邊答:「他是不是又死了。」

馬伯侯思考了會兒反應過來:「誰?隊長?沒死呢,昏迷了而已。我就說不是因為我讓她哭的吧。」

蘇欣西尷尬的笑笑,「對不起啊!」,我太心急了。「

「他怎麼樣了?」劉欠欠問。

剛不是說了嗎?躺着呢!沒事喝什麼酒?

他耐心的又解釋了一遍。

「那他在哪間醫院啊?」劉欠欠吸了吸鼻子,問。

B市人民醫院。

天亮,劉欠欠到早餐店打包了一碗白粥就飛快地趕住B市人民醫院,自己的早餐都還沒吃,比上班還積極。

本來想昨天晚上就想去醫院看他的,但被馬伯侯和蘇欣西異口同聲地打斷了她的念頭。

「不行!」

「你滿身酒味。」

「有沒有常識?」

所以就只能早上去了。

據了解,文均庭被二次爆炸彈出的碎片擊中了頭部,堅持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