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熱如火:消防員變成總裁狂寵我》[炙熱如火:消防員變成總裁狂寵我] - 第5章 第一期想你

這一幕這一聲剛好被剛到辦公室一側的徐魅聽見了。

他更好奇了,整個頭立刻貼在磨砂玻璃窗上,想聽清裏面的情況。

文均庭聽到這雞皮疙瘩都會起來的「夾子」音往門邊看去,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後鬆了口氣,「誰讓你叫的那麼亂七八糟?」

接着又問:「來這幹嘛?」

劉欠欠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說:「當然是想你了呀。」

「你再這麼亂七八糟,我給你扔出去。」文均庭嚴肅起來。

劉欠欠直接道明來意,「昨天才畫了一份稿,又畫不出來了,所以來看看你。」

文均庭低頭繼續做手上的事,問:「看我你就能畫出來?」

「我也不知道,反正你在我就畫得出來。」

文均庭沒再理她,她也沒再說話,在這想設計稿。

當事人沒什麼,局外人就炸了。

徐魅一邊打聽裏面的消息,一邊拿手機給在門口值班的馬伯侯發微信:隊長好像對人家很冷淡,還有,我聽見美女叫他男神哥哥,可甜了!

馬伯侯笑得跟花似的,問:有戲嗎?

有啥戲?聲音都沒了。徐魅發信息說。

你行不行啊?妹妹。

馬伯侯急了又發了一條消息:滾出來給我站崗。

馬伯侯也沒再管站崗,值班本來就不是他們該乾的事,這保安叔叔家娶媳婦娶老久,請了一個星期假。

馬伯侯殺到文均庭所在辦公室的牆邊,徐魅還在這偷聽呢,一米八幾的個子可不好蹲。

馬伯侯輕輕的拍了拍徐魅的肩膀,把他嚇了一跳。

徐魅用氣罵他:「死猴子你TM嚇我一跳!」

馬伯侯招手示意他走開,「起開,我來。」

徐魅不服氣了,推了推馬伯侯說:「我先來的,你滾一邊去!」

馬伯侯走到他身側,把徐魅往旁邊擠,「你起開,你那耳朵能聽到什麼?」

「聽不到也不給你聽!」

他們爭搶着靠窗邊的那個位置,突然傳來了一聲號令:「立正!」

他們兩個立刻站好了立正的姿勢,面向玻璃窗。

劉欠欠把整個窗戶推到另一邊,招手,歪頭,笑容燦爛。

然後拉了把椅子,坐在他們面前看戲。

文均庭看着他們倆繼續發號令:「向左轉!」

他們面向了文均庭。

文均庭嚴肅地看着他們倆,問:「幹嘛的?」

馬伯侯說:「報告!我來找徐魅。」

徐魅在心裏罵了他一遍:這猴子,真行!扔皮球是吧?我也扔!

徐魅心裏一笑,說:「報告!是馬伯侯讓我在這等他的。」

文均庭心裏也有底,只是他倆當初動靜沒那麼大的時候不想理他們,誰知他倆鬧的動靜越來越大,很難再坐視不理。

劉欠欠還在呢。

「去圍着消防公安跑十圈!」

馬伯侯與徐魅應聲:「是!」

文均庭等他們跑遠了站在原地,掩着嘴笑。

不知不覺劉欠欠搭着他的肩膀說:「喲!隊長脾氣這麼大?」

劉欠欠凈身高1米65,穿上高跟鞋都快和他比高了。

文均庭低頭瞄了眼劉欠欠的腳,轉身回辦公室,並說:「下次再穿這麼高的高跟鞋,我給你把鞋跟折了。」

「哎!你……」

自這天下午,劉欠欠幾乎每天都跑去找文均庭。

直到第1期想你完成。

去多了幾次,馬伯侯都不用她登記了,直接讓她進去了。

門口的保安叔叔娶完媳婦回來上班,也都認識了劉欠欠,每次她來都跟推銷似的,在她耳朵邊悄悄推銷他的小兒子。

保安叔叔說:「我有個小兒子,去年剛畢業。就比你小那麼兩三歲而已,比起文隊長也不差多少。姑娘考慮一下?」

劉欠欠笑了笑,說:「大叔我還年輕呢。」接着又補充道:「您的兒子也還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