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抒情唯愛卿》[執筆抒情唯愛卿] - 第五章 管教

木婉心經過十天風吹日晒,白皙的臉上變得暗沉,上面還起了皮,但是這些她都毫不在乎,她坐在樹蔭下望着前面的官道,再有半日就到京都了,她就可以救出他的父親了!

陸逸塵將水袋遞給木婉心,心疼的勸道,「心兒,你別著急,馬上就到京都了,師兄就是拼了命也要把義父救回來!」

木婉心搖搖頭,她有她的打算,父親被壓在牢里,憑她和師兄的力量根本救不出父親,就是去劫刑場也只是枉送性命而已。

她接過水袋,「師兄,你不用擔心,到了京城我自有辦法,接連趕了十天的路你一定累了吧,到了京都師兄就找下客棧歇下,剩下的交給心兒就行了!」

陸逸塵怎麼放心得下,他眉頭皺起,「心兒,你可別做傻事,夏洵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他是不會心軟的,你去求他也沒有用!」

木婉心聽到陸逸塵的話心中一痛,但面上不顯,還笑着回道,「師兄,你當我傻嗎?都到這個份上了還看不清?不用擔心了,我有辦法的!」

她站起身來,把水袋還給陸逸塵,抓着馬鞍上了駿馬,這一路日夜兼程,已經跑壞了兩匹馬了,她愛憐的拍拍馬身,喃喃道,「快了,馬上就全都結束了!」

京都夏伯侯府,夏洵跪在地上,背脊筆直,任夏伯侯怎麼說都雷打不動。

夏伯侯一怒摔了茶盞,厲聲訓斥道,「不孝子,跪了一夜還不知悔改!我給你定下的婚事豈有你拒絕的道理?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天經地義,你就是死這個親你都得結。」

守在一旁的夏夫人江菏連忙上前為夏伯侯順氣,嬌聲勸道,「老爺,何必動這麼大的怒呢!夏洵就是太小,還不懂事,你彆氣壞了身子!」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夏伯侯更氣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