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劍造化通天》[這一劍造化通天] - 第5章 山中遇襲(2)

>

在場的年輕漢子們也都緊了緊手中的農具,提高警惕。

拉着苗紅霞的阿牛也緊跟成昭天身後,手裡拿着一根剛在林子里撿到的實心木棍。

苗紅霞此刻面如死灰,如同行屍走肉一般被阿牛拽着。

接連的痛失雙親,讓這個不過二八年華的姑娘如遭雷擊。

「吱!吱!吱!」

「沙——沙——」

灌木叢的響動攜帶着牙猴的叫聲傳來。

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牙猴是北渺龍國境內很常見的一種山中猛獸,成年牙猴人立而起能有一個稍矮的成年男子那麼高,而且大多體格強壯,常常是成群結隊的出沒,一般為五到八隻為一個族群,性格十分乖戾,攻擊性極強。

成昭天不由的將手中鐵劍微微提起。

「唰!」

「啊——!!」

一陣黑影閃過,一聲慘叫響起!

只見眾人中有一位靠近人群邊緣的中年男子被某隻渾身黑毛的猛獸按倒在地,不斷掙扎!

牙猴出現了!

它那標誌性的尖牙正深深的刺入那名中年男子的大腿之中。

疼痛難忍!

「打!先弄死塊頭最大的那一隻!」成昭天持劍而上,還一邊招呼着眾人。

很快。

另外幾隻牙猴也跳了出來,大大小小一共有七隻!

其中一頭塊頭最大,面目猙獰,朝着眾人嘶吼!

牙猴是靈長類猛獸,必須儘快解決,不然感受到威脅之後它們會立馬藉助山林優勢開始游擊眾人!

而最好的方法就是迅速除去他們之中那頭猴王。

失去指揮的牙猴,殺傷力會立馬下降一個檔次。

將懷中醒轉過來的成上唯交給一旁的張大娘。

「阿爹!」

「唯兒放心,阿爹就在這,不會跑遠的。」

小兒上唯這才放下心來。

必須儘快解決掉那牙猴王!

牙猴王正衝著成昭天張牙舞爪。

作為自然生靈,似乎天生就能感受到誰的威脅最大!

「吱!!!!」

一聲怒吼!

猴王指揮着眾猴一擁而上。

眾人也都拿起手中武器奮力地反抗。

一隻牙猴衝著成昭天抓來。

「嘣!」的一聲被呂阿牛一棍子打飛。

「天哥!」

成昭天點頭示意。

眼神緊盯着那頭猴王,他猛衝而去!

雖然跛着腳,步履有些蹣跚。

但是速度卻十分驚人!

眾人只感覺一陣野風刮過,樹葉都被吹的沙沙作響。

「吱!!!!」猴王大驚,直接高高躍起。

成昭天掠至其身下,同樣高高躍起!

舉劍一抹!一掃!一絞!

在空中的牙猴王根本無法動作。

立馬便鮮血淋漓的跌落在地上。

「吱——咿——」慘叫聲傳出。

寒光一閃,鐵劍脫手而出!

正中牙猴王頭部!

再無聲響!

在場眾人無不瞠目結舌。

成昭天這一手殺猴的功夫,簡直是爐火純青!

大約半刻鐘之後。

整整七隻牙猴躺在地上。

在場的眾多男子也或輕或重的負了傷。

受傷最重的就是開頭那被牙猴咬穿大腿的中年男人。

老弱婦孺倒是毫髮無損。

「余大叔,怎麼樣,還能走動嗎?」成昭天走上前來,看着那深可見骨的傷口眉頭緊皺。

中年男子余鐵男冷汗直流,雖不再嚎叫,但卻痛的直打擺子,虛弱的說道:「小成頭,叔這腿怕是動不了了,你們先走吧!我在後頭還能攔一攔追兵。」

自己年幼的女兒和結髮妻子此刻都還在人群當中。

為了不拖累眾人,果斷建議成昭天等人把他撇下。

成昭天一言不發,眉頭緊鎖。

轉身進入灌木叢中。

片刻功夫便又回來了。

手中拿着一捧長條的野草就走到余鐵男身前。

成昭天將藥草湊到男人嘴邊讓其咬碎。

同時撕下他身上的衣物製成布條。

裹上被咬成碎末的藥草之後緊緊的包紮在其傷口之上。

沒一會兒,余鐵男居然就站了起來,並且能小幅的走動。

「余叔,這只是緩解疼痛的藥草,入城之後儘快找大夫治療,牙猴造成的傷口極易潰爛。」成昭天提醒道。

「多謝!」男子謝過,眼神感激。

藥草名為蛇尾草,山中常見,敷在傷口上有很強的麻醉效果和緩解部分動物唾液所造成的感染。

不過這不是成昭天的爺爺教給他的,是妻子蘭惠惠。

眾人各自包紮傷口,整頓片刻之後就繼續向著山林深處走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