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劍帝》[真武劍帝] - 第6章 為什麼要針對我

看着熟悉的別院,張凡眸中的怒火也是再次涌動。

這個別院,原本是屬於他的!

張凡這次沒有蹲床下,張凌和呂嬌床笫之歡讓張凡有些心理陰影。

張凡輕輕一晃,一身青灰與黑暗融為一體。

「都說了別跟着我了,煩不煩,難不成還有人敢在我們張家對我出手?」不耐煩的聲音,讓張凡的眉頭一凝。

聲音是張子棟無疑!

可是張子棟這話的意思,有人跟在他身後保護着他?

「大少爺,這是老爺的意思,畢竟小少爺才去世,而且家裡還遭了賊,這明顯就是奔着我們張家來的。」一名中年男子,緊跟在張子棟的身後。

薛毅,張凌以前的護衛,淬體六重。

剎那,張凡眸子急速轉動。

他現在的實力,也就淬體三重而已,雖然在張凡淬體一重的時候,張凡的力量可以堪比淬體四重。

而現在,自己提升了兩重,起碼也相當於普通人淬體五重的實力吧?

加上改良過的崩拳!

賭一把!

張凡咬着嘴唇,看着走進別院的薛毅和張子棟,捏起了拳頭。

判斷失誤的代價,張凡知道,死!

畢竟,這可是在張家,張家上下,那可是有數位淬體九重的強者。

可是,一旦成功,張凌絕對不會再有時間來找自己。

張凡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屏氣,站在柱子後,閉上了眼睛,聽着緩緩而來的腳步聲。

一重一輕!

輕的是只有淬體三重的張子棟,重的是淬體六重的薛毅。

「踏踏踏!」

每一步,都讓張凡渾身的汗毛都豎立了起來。

機會只有一次!絕不能失敗!

「大少爺,早上的時候,我去張凡家了,我發現了謝維的屍體。」薛毅忽然說道。

剎那,張凡眸光陡然一凝。

謝維被發現了?

「誰!」

也就是這一瞬間,薛毅一把拉過張子棟,把張子棟護在身後,一雙眸子,死死的盯着張凡的方向。

「糟糕,呼吸沒有控制好。」張凡心中一沉。

旋即,張凡急掠了出去,沒有絲毫的猶豫。

一旦讓薛毅和張子棟喊人,自己曾經的別院,將會是自己的埋骨之地。

右手捏拳!

崩拳!

「崩拳,你怎麼會崩拳!」薛毅獃滯了起來。

作為跟着張凌二十多年的左右手,崩拳這一招,他怎麼可能會不清楚。

可是這種東西,不是只有歷代張家家主才會的武技嗎?

眼前這人,怎麼可能會!

也就是薛毅獃滯的這一剎那,張凡的拳頭,落在了薛毅的胸口。

「嘭!」

無比沉悶的聲音,陡然響起。

薛毅胸口的骨頭,直接碎裂。碎裂的骨頭,直接扎進了薛毅的心臟。

「噗!」一口血噴出,薛毅直接倒地。

張凡驚魂未定,一個箭步踏出,再次揮着拳頭,一個崩拳砸在張子棟的胸口。

「噗!」

張凡的拳頭,直接擊穿了張子棟的胸口。

張子棟的心臟,剎那被擊碎。

張凡沒有絲毫停留,轉身就跑。他不確定剛剛薛毅的驚呼聲是否引起了張家其他人的注意。

一道黑影,在張家急速穿梭。

直到跑出張家很遠,張凡這才停下。

「差一點,就差一點!」張凡咬着牙,給了自己一巴掌。

如果薛毅的聲音再大一點,自己這次就極有可能跑不出來。

玉佩中看着一幕的古刑,搖頭笑了笑:「小子還差點火候啊,不過做得不錯了。」

面對淬體六重,一擊必殺!穩准狠!

「看來這個小子不知道我在啊。」古刑沉吟了起來。

不然,張凡剛剛不可能嚇得亡魂皆冒。

不錯不錯!

「現在張家一定沒有多餘的時間來顧及我,接下來的時間,必須好好修鍊,嗯,得把崩拳這武技處理掉。還有九千兩黃金,也能買不少的東西。」張凡深吸了一口氣,朝着風雷鎮唯一一家拍賣場掠去。

一品齋,只認錢,不會問來路,是黑貨絕佳的去處。

只是百分之五的手續費太貴了。

此時的張凡,沒有其他的選擇。

沒錢,修鍊起來很難!

如果不是張凡這幾年經常去風雷鎮後山的橫斷山脈狩獵買葯,張凡哪裡能達到淬體四重的境界。

一品齋的大門很小氣,就連一品齋三個字,也是歪歪斜斜,但是整個風雷鎮沒人敢在這裡撒野。

「客官,賣貨?」

在張凡踏進一品齋的瞬間,趴在櫃檯上打瞌睡的丰韻女子,抬起了頭。

年紀不大,二十齣頭,一雙丹鳳眼極其明亮,那吹彈可破的臉蛋無比精緻。

一雙大長腿帶着裙擺一晃一晃,又帶着一分俏皮。

尤其是那一顰一笑,讓張凡不禁有些愣神。

好漂亮的女人!

「客官,不要這麼盯着人家看啦,人家會害羞的。」女子莞爾一笑,愈發動人。

「姐姐……我賣東西。」張凡有些局促。

「姐姐?」女子眸子一亮,一雙美眸,打量起了張凡。

那雙明亮的眸子,似乎能夠看穿張凡的頭套。

「噗呲!」女子莞爾一笑。來風雷鎮兩年,還是第一次有人見她說出這個稱呼。

「拍賣還是買斷?」女子問道。

「拍賣多久能拿錢?」張凡問道。

一品齋的拍賣,有時候一個月才有一場,張凡可等不了這麼久。

「剛好三天後有一場拍賣。如果你的貨好,我們甚至還能提前。」女子柔和一笑,旋即走下櫃檯,掀開門帘:「進來坐着說吧。」

「三天後?」張凡意外至極,旋即肯定道:「拍賣!」

雖然張凡從沒參加過拍賣,但是張凡知道,拍賣的價格,遠遠高出買斷的價格。

尤其是武技這種稀有的東西。

「我叫蕭雅,客官你的東西拿出來看看吧。」女子自我介紹道,然後給張凡倒了一杯熱茶。

平日里的人可沒這個待遇,之所以給張凡倒茶,完全是因為剛剛張凡那一聲姐姐。

張凡也沒有墨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