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劍帝》[真武劍帝] - 第10章 原來是你

「八十萬!」

「一百二十萬!」

「一百五十萬!」

「一百七十萬!」

「一百七十萬第一次,一百七十萬第二次!還有加價的嗎。這可是武技啊,擁有武技,同階無敵!」拍賣女子興奮了起來。

「一百八十萬!」一號包廂,聲音低沉。

哪怕他們周家是風雷鎮第一大家族,一百八十萬兩黃金,也是極不容易了。

「周公,你們周家武技可是好幾部了呢,何必呢!」二號包廂,一女子的聲音有些幽怨。

普通家庭,一兩銀子都能用一個月了。

一兩黃金,那可是足足可以兌換一千兩銀子。

一百八十萬,太高了。

他們這些大家族啊,一年下來,收益也才幾萬兩黃金。

一百八十萬,差不多是好幾十年的積蓄了。

「看錢說話,你不服,可以繼續。」一號包廂的聲音,帶着幾分霸道。

「一百八十萬第一次,一百八十萬第二次,一百八十萬第三次,成交!恭喜周公獲得武技崩拳!」

隨着成交錘敲響,整個拍賣場都沸騰了起來。

「一百八十萬兩黃金,這得是多少錢啊!」

「長見識了,長見識了。這輩子值了。」

議論聲,如同浪潮,洶湧澎湃。

閣樓上,張凡的神色,也是無比激動。

張凡雖然想過武技的價格能賣出個好價格,但是怎麼都沒想到,價格會如此的高。

一百八十萬兩黃金!如果用這些錢都拿去買丹藥靈果,那麼自己的實力一定會飛速提升!

殺張凌,指日可待!

也就是此時,無數道眸光落在了張凌的身上。

「喲,張家主,咋咧,來了就干看着?這不是你家的至寶嗎?怎麼不拍啊?」

「就是,你甘心就這麼把武技拱手讓人?」

譏笑聲,不斷響起。

看着張凌那陰沉如水的臉,笑聲越發劇烈。

張凌咬着牙,緊握着拳頭,低着頭,快步走出一品齋。

如此恥辱,讓他憤怒到了極致。

「該死,該死!」張凌憤怒咆哮。

「二哥,早知道這樣,我們還去橫斷山脈做什麼。一百八十萬兩黃金啊!」張冬神色也是極其陰沉。

一百八十萬這種天文數字,他們張家怎麼可能出得起。

為了多弄點錢,結果葬送了張家無數高手!

不服啊!

「找那個帶頭套的雜碎,哪怕是翻遍整個風雷鎮也要把他找出來。」張凌的聲音,怨毒無比。

如果不是那個戴頭套的雜碎引來了那麼多二級妖獸,他們張家怎麼會成這樣!

一定要殺了他,殺了他!

拍賣場,徐志雷坐在椅子上,抬着頭,凝視着五號包廂。

他的眸中寒冰涌動,殺意,也是毫不避諱的寫在了臉上。

辱他徐家!死!

見此,四周無數人也是看向了五號包廂。

可是,整個風雷鎮,除了其他四大家族,誰還敢一言不合罵徐家?

這人會是誰?

閣樓之上,一至四號包廂無數道眸光也是落在了五號包廂。

能直接罵徐家,還能買下數萬兩黃金的靈藥,得去打探一下。

「朋友,要不一起喝個茶?」四號包廂走出一名中年男子,來到五號包廂門口,輕笑說道。

「沒空!」張凡一口回絕!

喝茶?

這要是讓風雷鎮的人認出了是自己,自己還能有命?

「嘶!這人好狂!」

「柳家主動結交,竟然這麼不給面子。這樣一來,咱們風雷鎮五大家族就得罪了兩個啊。」

驚呼聲再次響起,無數人看向五號包廂,神色驚駭。

「那我周家人呢?」一號包廂,鐘山跨步走出。

「周家人又如何!」透過門縫,看着門前的鐘山,張凡的眸光,也是凌厲了起來。

雖然周家沒有對他出過手,對於周家談不上恨,但是這一切一切的開始,都是從周家開始的。

「操,這人太狂了。」

「周公,弄死這個傢伙吧。」

「兄弟,你這麼牛逼你倒是出來親自和鍾管家說啊,敢不敢!」

閣樓之下那一千多人,驚呼了起來。

竟然還有人敢不給周家面子?找死!

「呵呵!那就後會有期!」鐘山意味深長的笑了笑,轉身離去。

在一品齋鬧事兒,徐家的人就是前車之鑒。

雖然他鐘山現在是啟脈境界的強者,在風雷鎮隻手遮天,但是在一品齋,他是真的不敢放肆。

之前劉慶那一劍,讓他沒有絲毫的勇氣。

那種強者,不是他敢招惹的存在。

他還就不信了,這人能在一品齋呆一輩子。

只要出了一品齋的大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