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棺》[鎮魂棺] - 第4章 :九死一生(2)

在這附近。」

  「就在附近?」

  我聽着倒吸口冷氣,「那它們不是隨時會出現?」

  柳瞎子點頭道:「我們得趕緊走,下午你要結冥婚,可不能誤了時辰。」

  沒有耽擱,我們抓緊時間趕路。

  至於越野車內的那五具屍體,我們也沒時間管了。

  現在自身難保,哪有空閑管他們啊?

  原本我想開着那輛越野車回去,但是柳瞎子拒絕了,因為那樣做很冒險,要是暗中的東西使壞,直接讓我們開到懸崖,給車毀人亡怎麼辦?

  然而我們剛剛離開,還沒有走多遠,身後突然陰風狂涌,消失的白霧再次出現,朝我們奔騰席捲了過來。

  「柳爺爺,它們又來了。」我焦急說道。

  「楚南你只管開路。」

  柳瞎子道:「我來斷後,攔住它們。」

  盤龍山遍地都是灌木藤條,山路很不好走,需要用砍柴刀開路,我們才能前行,要不然我也不至於走得這麼慢。

  連忙將銅錢劍遞給柳瞎子,我揮舞着砍柴刀,砍着周圍的灌木雜草。

  眼下陷於絕境,是在跟時間賽路。

  我咬緊牙,瘋狂地砍着前方攔住去路的雜草,而柳瞎子忙着對付着很邪乎的白霧,一邊往後退。

  知道我們要逃走,這次白霧對我們追纏不放,變得越來越兇猛。

  沒有堅持多久,柳瞎子就氣喘吁吁了。

  臉色慘白,渾身都汗**。

  變得更加虛弱。

  何況柳瞎子,右手臂還帶着傷啊。

  麻蛋的,這該怎麼啊?

  照這情況下去,我和柳瞎子都要死翹翹啊。

  我焦急如焚,目露絕望。

  不能連累柳瞎子。

  它們是衝著我來的,只要我死了,以柳瞎子的本事,也能自己逃走。

  不知道咋回事,我會冒出這種念頭。

  然後想都沒想,就將砍柴刀架在了脖子上,猛然就要割喉自殺,但柳瞎子感應到什麼,頓時轉過頭來,對我吹鬍子瞪眼怒喝,「找死啊,敢害楚家娃兒?」

  話落音,張嘴吐出道血濺。

  這是舌尖血。

  舌尖血陽氣最足,能讓邪崇退避三舍。

  鮮血濺在身上,我聽到聲凄厲慘叫,頓時清醒了過來。

  看到手裡的砍柴刀,竟然架在自己脖子上,讓我愣了愣,就見柳瞎子道:「你剛才着道了,差點死掉。」

  聞聽此言,就讓我圓瞪雙眼,驚出身冷汗。

  盤龍山的東西這麼邪?

  日他娘的仙人板板,悄無聲息的就能將我給迷惑住?

  要不是柳瞎子救我,特么就掛掉了。

  「趕緊開路。」

  柳瞎子催我,聲音變得虛弱起來。

  對付白霧那麼久,他將要精疲力竭,快堅持不住,我哪敢耽擱,在前面快速開着路。

  這荒山野嶺,也並非一直寸步難行。

  沒過多久,山路好走起來。

  「柳爺爺我們快走。」

  待柳瞎子用銅錢劍,驚退湧來的白霧,我扛起他就拚命。

  雖然我才十七歲,但是力勁很大。

  扛着百來斤重的柳瞎子,速度極快,徑直往山腳下跑去。

  柳瞎子沒閑着,不時扔出一張張黃符。

  但是白霧陰魂不散,一直跟在我們身後不遠處,無論如何都甩不掉。

  這是不弄死我不罷手的節奏?

  說實話,被它們追得像條死狗樣,讓我很是憤怒,很想去拚命。

  可惜沒有那實力。

  然而跑了數百米遠,就讓我氣喘吁吁走不動了。

  背上可是扛着個人啊。

  走的又是山路,腳下不是石頭,就是灌木雜草,能夠堅持這麼久,已經是極限。

  不過快到山腳下了。

  只要再跑幾百米,我們就能脫困,離開盤龍山。

  可能問題是,白霧對我們窮追不捨啊。

  距離越來越近,已經在五米開外。

  現在我們都累成狗樣了,要是被追上來,我和柳瞎子可就完蛋了。

  然而就在此刻,我看到旁邊有座破廟。

  盤龍山是我們村的後山,但是我還沒外鄉人了解,因為從小到大就來過一次。

  就是前幾天給那伙人帶路,才把我害成這樣的。

  廟不大,石磚紅瓦。

  不知道建起有多久了,石磚的石皮,都已經脫了好幾層。

  廟前有扇木門,同樣破破舊舊的。

  看了眼,我就說道:「柳爺爺,這裡有座廟。」

  「盤龍山還有廟?」

  柳瞎子聽着愣了愣,旋即激動說道:「楚家娃趕緊的,我們往廟裡躲。」

  「嗯?」

  跑到廟前,我背着柳瞎子撞門沖了進去。

  放柳瞎子下來,就去關門。

  也在此刻,追來的白霧,散發著澎湃的陰氣,儼然近在咫尺了。

  我看着瞳孔緊縮,嚇得渾身直哆嗦,連忙關閉了廟門。

  砰砰!

  剛把廟門關緊,頓時響起了激烈的砸門聲。

  沒有錯,就是在砸門。

  「柳爺爺咋辦?」

  我呼吸急促地問,看着廟門被砸得砰砰響,就讓我頭皮發麻,兩腿都在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