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爹爹,娘親又用玄學颯爆全皇朝了!》[戰神爹爹,娘親又用玄學颯爆全皇朝了!] - 第五章 短命之相

  蘇蔓漫不經意的把玩着手中的剪刀,眼神越發的清冷,語氣更是凌冽的令人畏懼!
  她看向樓媽媽,指着一臉震驚的趙寬仁說道,「樓媽媽,之前我腦子不好使,才讓這麼個骯髒玩意兒哄了去,險些要賣了自家閨女,今兒個咱們先前的那筆交易,算不得數了!」
  「你……」樓媽媽下意識的想要開口反駁,可對上了她那樣犀利的眼神,竟然止不住的腿軟。
  這肥婆要是發起瘋來,她肯定是要吃虧的!
  「可這筆交易不能就這麼算了吧?」
樓媽媽憋着一口怒氣,語氣兇狠的說道,「我的二兩銀子就這麼打了水漂?」
  蘇蔓忽然揚起了眉梢,磨牙笑道,「應該找誰拿回銀子,你心裏沒數?」
  樓媽媽下意識的看向趙寬仁,當初這二人帶着蘇蔓家的小丫頭找上門來,她生怕錯過了這般好看的小丫頭,所以當場就爽快的掏了二兩銀子的定金。
  不過當時是這個男人拿了銀子,蘇蔓這個肥婆是真的沒沾手,她還以為蘇蔓同意了,如今看來,是趙寬仁瞞着蘇蔓做的?
  「蔓蔓你胡說什麼!」
趙寬仁着急的紅了眼眶,看向蘇蔓的眼神帶着滿滿的傷懷,「不是你讓我賣二丫給我籌趕考的盤纏嗎?
我們的感情那麼不堪一擊嗎?
你到底怎麼了!」
  趙寬仁滿臉無助心痛,可蘇蔓還是一眼就瞧出了藏在他眼底的那抹厭惡。
  蘇蔓冷笑,「趙寬仁,你賤不賤啊?
拿着別人女兒的錢當盤纏,你多大的臉?」
  趙寬仁臉上一陣青一陣紅,「蔓蔓,為我準備盤纏是你應該的,不然你這樣怎麼配得上我?
你自己倒貼,現在竟出爾反爾?」
  蘇蔓心中湧起一股悲憤感,原主是可惡,但死前也還惦記着這個渣男,這渣男如今這副嘴臉?

  她直接上前,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地接連往他的臉上招呼耳光——  馬氏反應過來當場嚇死,直接衝上來要救兒子,奈何被蘇蔓一覺踹開!
  直到將趙寬仁那張醜臉揍成了豬頭,蘇蔓才徹底解了氣。
  趙寬仁已經被打傻了,他抖動着食指,指着蘇蔓的臉,顫顫巍巍結結巴巴,「你你你……」  咔嚓——  蘇蔓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只見趙寬仁的手指忽然斷裂了!
  「別用你的臟手指着我,否則下一次會斷的就是你的脖子了。」
  看着這一幕的樓媽媽徹底的傻眼了,方才這蘇蔓分明沒有靠近趙寬仁,趙寬仁竟然斷了手指!
難不成她會妖術?
  「這是幹啥咧?」
上集村的村長沈勇趕了過來,看着眼前這鬧哄哄的場景,皺着眉頭呵斥了一句,「大寶娘,這咋回事?」
  蘇蔓看了一眼村長,神色驟然委屈起來,「村長,你要為我做主啊,不知道趙寬仁哪來的臉,要賣掉我家孩子!
收了樓媽媽二兩銀子,今兒個他們是約好了上門來搶妞妞,還打傷我家其它孩子!」
  「你!
你個賤蹄子,你簡直滿嘴噴糞!
分明就是你同意了賣妞妞的,現在你出爾反爾就算了還倒打一耙?」
馬氏聽到這話的時候,頓時氣的跺腳。
  蘇蔓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馬氏忽然覺得舌頭傳來了一股刺痛,最後更是不停地往自己的臉上招呼着耳光!
  一邊抽自己一邊痛苦的懺悔,「蘇蔓說得對,我和寬仁想要賣了妞妞換銀子,我們豬狗不如,我們不是人…」  站在一旁的樓媽媽望着蘇蔓鬧出來的這一出,心下有了計較。
  蘇蔓是個惹不起的狠角色,她也不想跟蘇蔓有衝突。
  「村長,蘇蔓說的沒錯。」
樓媽媽忽然開口道,「沒想到趙郎君竟然如此卑鄙,瞞着蘇蔓收了我二兩銀子,我也以為這事就這麼成了,所以今兒個才想着將孩子帶走。」
  村長沉聲說道,「既然這生意是趙寬仁找你做的,那就找趙寬仁談,但是孩子們是村裡的人,我就得管,孩子們定然是不賣的!」
  「沈村長,明明是蘇蔓這個賤人說賣的!
我是無辜的……」趙寬仁讀書人,面子薄,他自負聰明,將來必定能官拜一品,這些人竟然如此漠視他!
  村長一敲拐杖,「閉嘴!
我們沈氏的族人,上了名冊,就絕不會為他人奴!」
他看了眼一言不發的蘇蔓,無奈的搖了搖頭,「蘇蔓,你跟我走!」
  這次的事,蘇蔓不沾邊他不信,雖然蘇蔓品行敗壞,但他還是要多說兩句,畢竟孩子們還要靠蘇蔓養。
  趙媽媽梗住,心頭更恨趙寬仁了,不是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