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的絕世丑妃》[戰神的絕世丑妃] - 第 1 章 穿成丑妃

文國公府嫡女楚雲苓,右臉有一塊暗紅色的胎記,是遠近聞名的京城第一醜女。
可就是這樣一個醜女,卻嫁給了被譽為西周戰神的靖王爺。
哪怕靖王在一次與突厥的戰爭中遇伏,導致雙目失明,戰神威名仍刻在世人心中。
那德行有失,醜陋無比的女人怎配得上他!
更別說這樁婚事還是楚雲苓用下作手段謀來的,靖王本有一個兩情相悅的青梅竹馬。
初春的天色陰陰沉沉,空氣中凝結着久久不散的冬寒。
靖王府張燈結綵,府中一片火紅,卻賓客寥寥,格外冷清。
「既進了我靖王府的大門,往後便安分守己些度日,若再想耍陰謀詭計,便是文國公府也護不住你!」
院內的男人身着紅色喜服,愈發襯得他丰神俊朗,英姿勃發。
只是他空洞幽深的黑色雙眸沒有一絲焦距,吐出口的話語比初春未消的冰雪還冷上三分。
「蕭壁城,你算什麼東西,當真以為我稀罕做靖王妃?」
楚雲苓一身殷紅嫁衣,臉上戴着一片薄紅的面紗,眼神怨毒。
「你這女人好不要臉,三哥與雲菡兩情相悅,要不是你下藥設計,靖王妃該是雲菡才對!」
靖王尚未開口,院內長廊下,一個坐在木輪椅上的少年已怒氣沖沖地叫了起來。
京城有個眾人心知肚明的秘密,醜女楚雲苓戀慕大皇子瑞王多年。
那日夜宴上她想下藥設計瑞王,卻出了意外,陰差陽錯上了靖王蕭壁城的床。
聽到這話,少年身後穿着湖藍長裙的秀美少女眼神黯淡,輕聲安撫少年的怒氣。
「御之……別說了。」
少年的怒火不降反升,「這個下作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三哥!」
「我下作?」
楚雲苓慘笑一聲,神色中透着絕望與憤怒。
「蛇蠍心腸是楚雲菡!
她嫌棄蕭壁城瞎了眼睛,無緣太子之位,如今想做瑞王妃才故意設計了這齣戲!」
用她來擺脫蕭壁城,一石二鳥!
空氣瞬間凝固,府中下人們皆是目光憤恨。
眾所周知,靖王與楚雲菡乃是青梅竹馬的師兄妹,二人兩情相悅已久。
楚雲菡雖是文國公府的庶女,但才藝雙全,心地善良,是名動京城的第一美人。
在靖王雙目失明後,她一直不離不棄,堅持地為靖王尋醫問葯,滿腔真情令人動容,所有人都以為他們能夠終成眷屬。
楚雲苓橫插一腳破壞了這一切,如今還反過來污衊楚雲菡。
下一刻,靖王的身形如一道黑影般閃過。
「賤人!
你別不知好歹,本王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他雖雙目失明,但自幼習武,武功高強,憑藉聽聲辨位依然輕而易舉地掐住了楚雲苓的脖子。
楚雲苓纖細脆弱的脖頸被死死掐住,臉色因窒息而漸漸發紅。
「壁城!
雲苓是我長姐,萬萬不可!」
長廊下,湖藍衣裙的楚雲菡驚呼出聲,腳下卻一步未動。
「楚雲苓,看在你妹妹的份兒上,本王才對你再三忍耐……」 靖王的臉色陰沉的彷彿快要滴出水來,語氣如霜寒刺骨。
「再對雲菡出言不遜,本王立刻要了你的命!」
話音落下,楚雲苓被他毫不留情地甩出去。
她的頭撞在桌子上,一陣劇痛,桌上的酒壺掉下來砸在身上,酒水浸濕衣衫,狼狽不堪。
楚雲苓眼中瞬間被憤恨與痛苦所充斥。
「你裝什麼假惺惺!」
聽到這話,楚雲菡依舊神色自若,蹙眉搖頭輕嘆。
「長姐,你太糊塗任性了……」 楚雲苓的話未能引起旁人對楚雲菡的半分懷疑,反倒是看她的眼神愈加憤恨鄙夷。
狂怒與絕望之下,她恨不得撕爛對方的臉,抄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