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龍狂婿》[戰龍狂婿] - 第4章 狗眼看人

柳琴南直視徐昊鋒利的目光,也拿出了一張銀卡,「我柳家的事情,就不需徐家來操心了。這裏面有二十萬,我替江先生還給你。」

「徐少爺,你別生氣。我爸他只是一時衝動,柳家與徐家合作了這麼多年,一直關係友好,不能就這樣破壞了。」

柳從嚴連忙上前勸道,內心對江浩的恨意又添了幾分,你要跟徐家作對,那就自己去找死,不要牽連我們柳家。

柳芸附和道:「對對對,徐少爺,肯定是這個殘廢用什麼手段蠱惑了我爸,你給我們點時間,我們會解決好這件事,將這殘廢逐出柳家,讓晴雨嫁入徐家。」

徐昊氣急敗壞,若不是還身處對方的地盤,他早就暴走。

他狠狠瞪了江浩一眼,威脅道:三日之後,我再來柳家,到時候,若我娶不走柳晴雨,我就要柳家從鳳城市除名!我徐昊說到做到!」

說完,他大手一揮,甩開柳從嚴兩人,怒沖沖地離開。

柳芸將所有怒火撒到江浩身上,吼道:「滾!你這個殘廢,給我滾出柳家。你是想害死我們,你這個王八蛋……」

啪!

話未說完,一道清脆的巴掌聲突然響起。

在場的柳家人都目瞪口呆。

柳老爺子居然打了她女兒一巴掌!

柳芸雖然性格高調,時常做出一些野蠻的行為,但對此,柳琴南從來都是睜隻眼閉隻眼。

可今天……因為一個殘廢,柳老爺竟然動手了?

「你……你居然打我?」

「我一心為了柳家,你卻要柳家走向滅亡!」

「你這個瘋老頭,你肯定是被這個殘廢灌了葯!這個家,有這個殘廢,就沒有我柳芸!我與他不共戴天!」

柳芸先是一愣,隨後青筋乍起,大發雷霆,氣憤地奔回房中。

「爸,你不僅頑固不靈,而且不可理喻,我都有點懷疑,你還是不是我爸?」柳從嚴瞪大雙眼,指着江浩,「一切都是因為你這個殘廢,我一定不會讓你的詭計得逞的!」

看着兩人的背影,柳琴南嘆息一聲,他這麼做,難道不是為了柳家?這些人怎麼就不懂他的良苦用心呢?

「江先生,小輩不懂事,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柳琴南苦笑一聲。

江浩拍了拍他肩膀,「我想出去走走。」

「晴雨有駕照,你可以讓她開車。」柳琴南遞給他一把車鑰匙。

坐到駕駛位上,柳晴雨深深吐出一口氣,眼神複雜。

「怎麼了?」江浩開口問道。

「我……心裏感覺愧疚。柳家的情況本來就不太好,現在又得罪了徐家,這下該怎麼辦啊?若是柳家出事了,我豈不是成了罪人?」

江浩摸了摸她的頭,「這不是你的錯。有事,我擔著。」

柳晴雨看着江浩,不知為何,這個男人雖然行動不便,但他身上似乎有一種魔力,能驅逐她內心的恐懼。

他到底是誰?為什麼爺爺因為他而不惜得罪徐家?

車子緩緩啟動,江浩看着窗外的風景,若有所思。

許多年沒回來,這裡的變化真大。

繞着鳳城市走了一圈,江浩感覺有些餓了,打算在附近找些吃的。

忽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