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龍狂婿》[戰龍狂婿] - 第1章 這老頭一定是瘋了(2)

柳晴雨猶豫了一下,只要不嫁給那混蛋徐昊,她都願意。

她並不是柳家血脈,而是柳琴南在她三歲時買回來的。

她長得清純可愛,而且自小學藝,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不過,部分柳家子弟一直不把她當自家人。

特別是柳從嚴和柳芸,對她態度冷漠,只因最近要哄騙她嫁入徐家,才有所好轉。

家族中,只有爺爺對她是真心真意,時常幫護着她。

「你隨我來。」柳琴南招了招手,往門外走去。

柳從嚴追問道:「爸,你至少告訴我們,那江浩是什麼人吧?」

「你們不需要知道。」柳琴南頭也不回。

柳芸咬了咬牙,恨恨道:「這老頭是得了什麼大病吧?不與徐家聯姻,他是要柳家走向滅亡嗎?」

柳從嚴皺了皺眉,「常風,這件事你怎麼看?」

柳常風,是他的獨子。

在剛才的會議上,柳常風一言不發,只是平靜地看着這一切。

「事出反常必有妖。那個江浩有古怪,說不定是他用什麼手段蠱惑了老頭。」柳常風淡淡地說道。

……

穿過長廊,柳琴南兩人來到柳家後院。

綠樹成蔭,鳥語花香。

這是平常老爺子居住的地方。

「晴雨,待會你先在門外等爺爺。」柳琴南一邊走,一邊叮囑。

「好的。」柳晴雨道:「爺爺,我……我真的的要嫁給那個人嗎?」

柳琴南停頓了一下,眼神和藹地看着她的小臉,「還不一定,不過無論如何,爺爺是絕不會讓你嫁給徐家那個混蛋的。」

兩人走到一間小閣樓前,輕輕地敲了敲門。

「進來。」裏面傳出一道渾厚而嘶啞的聲音。

柳琴南輕輕推開房門,走進去。

一道人影,正盤腿坐在床上,閉目養神。

他只穿着一條短褲,古銅色的皮膚暴露在空氣中。

稜角分明的肌肉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傷疤。

儘管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見,但柳琴南還是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眼中滿是尊敬之色,還夾雜着一絲畏懼。

「有事?」

男子緩緩睜開眼睛,問道。

「恩人,你交代我的事情,我已經辦妥。孫女柳晴雨,願意成為你的未婚妻。」柳琴南躬着身子,不敢直視對方的目光。

男子淡然道:「未婚妻一事,只是用來掩飾我的身份。這段時間,我要暫且住在你的家中。」

柳琴南小心翼翼地問道:「恩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能幫上忙嗎?」

男子沒接話,又閉上了眼睛。

柳琴南不敢追問,「恩人,這段時間,我會讓晴雨來照顧你的飲食起居。如有需要,你可以隨時叫她。」

說完,他轉身離開。

「等一下。」

「恩人,還有事嗎?」柳琴南回頭問道。

「我的身份,沒有第三個人知道吧?」男子的眼眸中黑芒閃爍,散發著一股上位者的威嚴。

「絕對沒有!而且,我按照您的意思,對外宣稱您的名字叫江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