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魂銘人外傳》[戰魂銘人外傳] - 第3章 綠野仙蹤

傑拉爾依靠自己一身健碩的肌肉和不俗的實力很快便吸引了好幾個人加入,隊伍規模一下子擴充成了十幾人。收拾妥當之後,沒有過多猶豫,傑拉爾率領眾人來到了幻境之門的入口。此時權虎鷹的雙眼都能噴出火來,那顆心臟正在為即將到來的冒險而歡呼雀躍着。要不是有傑拉爾攔着,她早就一頭扎進去了。銀藏倒是很淡定,給人一種很穩重的感覺。傑拉爾回頭看了看大家,神色一正,大聲說道:「我們走。」說完,率先進入了幻境之門中,接着大家便魚貫而入般跟在他後面進到門裡邊。

櫃檯上的瑪麗小姐看見進去的傑拉爾等人,眼神並沒有泛起波瀾,好似有些發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卻說傑拉爾等人進入幻境之門後,好似被清晨有些陰冷的陽光包裹着,眼前都是黑漆漆的一片什麼也看不到。不過好在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很久,大概有兩三分鐘便恢復了正常。

「太美了!」所有人由衷讚美道,這是大家恢復視力以後看到眼前場景後的第一反應。

只見樹木蔥鬱、花香撲鼻、山泉叮咚、鳥語似歌。

「這是人間仙境嗎?」隊伍中的一人傻傻說了一句。

「還真是人間仙境!」銀藏給予了肯定的回答,此時的他正盯着一塊石碑,那上面的字讓銀藏確信這地方絕對不是壞地方,畢竟石碑上寫的是綠野仙蹤!按理來說,一般起這樣不食人間煙火氣的名字應該不是什麼壞地方吧!他心裏邊這樣猜想着。

「不管是不是好地方,我們現在已經回不去了。」權虎鷹看着他們剛來的地方,那後面並沒有任何門的蹤跡。現在只有幾棵矮矮的,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樹木堵在後面。

傑拉爾清點了一下人數,發現沒有人掉隊以後,就立刻着手分配任務,準備開始探險。不過在他聽到大家讚美仙境的時候,心裏邊卻隱隱約約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他是一個聖騎士,在如此充滿生機的叢林裏面,竟然感受不到一絲光明的力量,反而有絲絲邪惡的氣息從叢林深處慢慢滲透出來。這就值得人深思了。不過這些發現他並沒有告訴任何一個人,這隻臨時拼湊起來的隊伍很明顯接受不了這樣巨大的壓力。

一切準備就緒,眾人急不可耐地就準備往裡走去。不一會兒就進入了森林之中,茂密的樹葉開始遮蔽陽光,四周逐漸暗淡了下來。偶爾有陽光從縫隙中擠進來,卻還沒有照到地面就又被樹葉打散了。眾人謹慎地觀察着周圍,走了大概有四十分鐘。突然看到了一群動物正遠遠地盯着他們。

「這是兔子?」權虎鷹有些不確定地問了一句。

「應該是兔子吧!」回答她的也是一個不太確定的聲音,銀藏盯着眼前這群兔子,覺得硬說它們是兔子是有點牽強了。因為眼前的這群兔子沒有一隻是用四條腿走路的,它們有些身上裹着毛皮,有些手裏面拿的木頭製成的長矛,有幾個小一點的手裡輕輕把玩着匕首,深紅色的雙眼不斷打量着他們。

傑拉爾盯着這群絕不是善茬的兔子,粗略估計了一下。至少有八九十隻。再看看他們手裏面握的武器,戰鬥力可想而知。

「保持鎮定!各位。」傑拉爾取下盾牌,向眾人囑咐道。他們僅僅只有十六人,不能和這群兔子硬碰硬。眼下最好的方法就是先退回去,商量一下對策才是最應該做的事情。

「聽我說,現在慢慢往回退,所有人動作都輕一點,千萬不要惹惱了對面這群兔子。」傑拉爾輕聲吩咐道。然後所有人開始慢慢地往回走,但是很快他們就發現這麼做是毫無意義的。在他們認知里的這種溫順動物悍然向他們發起了衝鋒。

「該死,準備戰鬥!」傑拉爾大喝道。

你知道人類眨眼的速度有多快呢?大概一秒不到吧!傑拉爾僅僅眨了兩次眼,所有的兔子都已經到跟前了。

快,實在太快了!這群經驗豐富的冒險者,剛一開始就被兔子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他們遠遠低估了這些兔子的速度,低估了那充滿力量的雙腿,低估了那收割生命的武器。小巧靈活的身姿,不斷遊走在隊伍中間。每一次短爪飛舞,勢必會帶起一簇血花。

「圓形防禦,有盾牌的圍成圈,沒盾牌的先到圈中心去!」傑拉爾一聲大喊,他這時候有些後悔穿過幻境之門了。他應該回騎士團,召集隊友帶齊裝備。然後再來探險這該死的幻境!而不是自己傻乎乎的一個人去。兔子們的攻擊迅捷且密集。防守的壓力越來越大,周圍負傷的人也越來越多。眼見眾人就要防守不住,傑拉爾右手舉起流星錘,左手扶着額頭,神情肅穆。嘴裏低聲吟唱:「願聖光庇佑着我,戰爭彌撒!」

只見地面上突然浮現出一座圓形的十字光陣,天空中突然出現一些潔白如雪的小光點,小光點輕輕飄落下來,碰到眾人的身體就立馬消失不見。而此時眾人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起來,臉上的疲憊也消失殆盡。

「哇!太厲害了,接下來該我了。」權虎鷹振臂高呼,然後一個飛躍就跳出了眾人圍成的防衛圈。傑拉爾剛想指責全虎鷹的魯莽行徑。但卻看到全虎鷹的身後好像出現了兩個白色的影子。

「見鬼了?」傑拉爾一愣。但是看了看周圍人們的反應,他們也是一臉驚愕地盯着全虎鷹的身後。所有人都能看到,真是見鬼了。

就在這群人還在發獃的時候,全虎鷹這時候已經和兔子交上手了,但是這時候納悶地卻是兔子,為什麼呢?因為打不到。這群兔子的攻擊移動本身就很快,但是全虎鷹更快,她身後的那兩個影子彷彿有了靈性一般,全虎鷹揮一拳,那兩個影子也跟着揮一拳。全虎鷹一抬腳,那兩個影子也跟着抬起了腳。但是細心的人們已經發現,那兩個影子雖然和全虎鷹的動作一模一樣,但是時間上卻有先後之別。全虎鷹打完影子才跟上去。所以那些兔子的攻擊全部落到了影子上面,影子沒有實體,所以那些兔子的攻擊全都落了空。但是影子打出去的拳,踢出去的腳。卻結結實實的都落在了那些兔子的身上。

拳風凜冽。不多時,至少有一半的兔子在地上哀嚎着。按理說這種碾壓級別的表現早就應該讓那群兔子腳底抹油趕緊開溜了,但是兔子們的表現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沒有慌亂,沒有暴走,攻擊依舊,密度照常。

此時的全虎鷹早就已經退回了圍成的防守圈中。大口喘着粗氣。看來那樣的拳法讓他負擔很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