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皇醫婿/戰皇醫婿》[戰皇醫婿/戰皇醫婿] - 第8章 是人是鬼

在不遠處一塊長方形石板附近,竟然生滿了各式野生藥材,生機盎然,異香撲鼻。

「這、這是野山參,還有野靈芝……」

蘇青荷激動的像個發現童話世界的小女孩,臉上滿是開心的笑容。

過去十二年里,為了治好身上的燒傷疤痕,她並沒有將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而是努力的學習各種藥理知識,自我醫治。

毫不誇張的說,她所掌握的中藥學知識,絕對不比那些中醫藥大學畢業的大學生差多少。

陳凡也頗感詫異,目光里異彩連連。

這時,蘇青荷又在水塘邊發現了一株很特別的草藥。

她蹲下來仔細的打量着這株採藥,突然美目一亮,好像想到了什麼,震驚道:「這、這株竟然是一株火龍草。

「你連火龍草都認識?」陳凡再次驚詫道。

火龍草這種藥材,對生長環境極為的苛刻,通常是生長在冰火交匯的地方。

陳凡可以肯定,現如今的杏林界,沒有幾人能認識這種草藥。

「我曾經在地攤上買過一本古籍,在裏面見過這種草藥的圖片,只可惜後來那本書在十二年前那場大火里被燒毀了。

蘇青荷嘖嘖稱奇道:「沒想到,這個水塘竟然是一處地下溫泉。

「這些珍貴的草藥,都是接下來治療你傷勢的不可或缺的藥材。

說完,陳凡開始清理石板上的青苔和植物。

不多時,一塊散發著冰冷寒氣的白色玉石,呈現在了蘇青荷的眼前。

正當蘇青荷驚詫不已的時候,陳凡走到她身前,摘下她頭上戴着的紗帽,輕輕抬起她的下巴。

這張臉上,全是觸目驚心的傷疤。

他伸手輕輕撫摸着上面的疤痕,那種凹凸不齊的觸感,讓他感覺心頭的肉像是被一刀刀的割下來,鑽心的疼痛。

這一切,都是拜他所賜,如果當初不是拚死衝進火場救自己,她也不會變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還受盡了蘇家人的嘲諷和羞辱。

忽然之間,他感覺鼻子一酸,堅毅的面龐上泛起一抹心疼,愧疚道:「青荷,對不起,這十二年來,讓你受苦了!」

蘇青荷不敢抬頭去看陳凡的目光,只感覺自己的心跳莫名加快了幾分。

她不知道,也不敢去問,這個男人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好。

如果他真的治好了自己的傷,以後又該如何去面對姐姐和家人?

他,畢竟是自己的姐夫啊。

此刻,陳凡卻不知她內心的糾結和掙扎,伸手握住她冰涼的滿是疤痕的手,柔聲道:「相信我,我一定能治好你的傷。

一眨眼,半個月時間過去了。

在這半個月里,白天蘇青荷泡在溫泉里循環體內的血液,到了晚上,就盤坐在寒玉石上,吸收月光之精華。

治療的過程充滿痛苦和煎熬,不過比起過去十二年遭受的委屈和痛苦,這半個月里所受的苦和煎熬,根本就不算什麼。

這一天,她照常泡在溫泉里,可是沒多久,她發現身上那些疤痕的表面出現了一條條裂痕,就好像小雞要從雞蛋里破殼而出。

懷着無比忐忑的心情,她伸手輕輕去撥弄手臂上的一塊疤痕。

接下來,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那一塊疤痕,就像是松樹表面蛻下來的樹皮,輕輕一撥,就脫落了。

下一刻,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小塊潔白嫩滑的皮膚。

獃滯了好久之後,她才回過神來,激動的整顆心彷彿都快要從胸口那蹦出來了。

就在這時,她驚訝的發現,泡在溫泉里的下半身,皮膚上的疤痕,一塊塊開始自動脫落。

沒有猶豫,她直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