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一朵玫瑰》[摘一朵玫瑰] - 第3章 你還需要相親

尤穗還在小口小口的吃着菜,一抬眼,卻見一個嬌柔嫵媚的小女人對着聞載笑,忽然,那道妖媚的視線就瞥到了她的身上,帶着些挑釁的意味。

「聞先生,你拒絕和我約會,是因為另有佳人相伴嗎?」

尤穗出於禮貌,還是朝對方點了下頭。

這話說得極其曖昧,尤穗輕輕地看向女人,而女人也是在看她,視線交錯的那一下,兩人都沉默了。

她抬眼打量着對方,江錦溪看着嬌俏柔美,是很討人喜歡那種長相。

聞載還真是行,一回國就有了桃花。

尤穗不動聲色地往聞載的方向看去,卻見男人依舊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也是,聞載都26歲了,就算沒結婚,也應該有女朋友了吧?

這幾年,應該…有很多桃粉色的跡遇吧?

「是啊,我想江小姐是個明白人。」

聞載微微抬了晦暗幽深的目光,那雙白皙的手捏着筷子,給尤穗夾了一塊魚肉,繼而再道:「快吃,吃完送你回家。」

聞載湊到她耳邊輕吐熱氣,尤穗繼續埋下頭去,看着碗里的這塊肉,立即加快了吃飯的速度。

「您可真是無禮。」

「江小姐,請你出去,不然我可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尷尬文件出現在江伯父的郵箱里。」

「你什麼意思?」

顯然,江錦溪被眼前這人是無厘頭的話下了頭棒,聞載平淡地朝她看去:「雲景小院。」

這四個字讓面前的這個女人不再淡定,她面部猙獰地看着一臉冷漠的聞載,聲音一顫再顫。

「你調查我?」

「和我相親的女人,怎麼也得知根知底不是嗎?」

尤穗安靜地聽着兩人的談話,目光慢慢地朝着江錦溪看去,這個光鮮亮麗的女人原來是被聞載抓住把柄了。

雲景小院養着江錦溪的三個男朋友,她倒是雨露均沾,人手一套別墅,真可謂是厲害。

江錦溪自知理虧,她倒吸了一口涼氣,「富人的遊戲聞總不會不了解吧?我們是利益的結合,感情上…就算了吧。」

拋開利益,眼前的這個男人品相是真的絕,但她浪蕩這麼多年,又怎麼會因為一個男人而丟掉一座山林?

「聞總您慢慢玩,伯伯那裡我會替你解釋的。」

男人連眼皮都未曾抬起,音質清冷道:「多謝。」

看着江錦溪的憤然離開,尤穗這才聽見聞載對她說:「抱歉,讓你看笑話了。」

雖然說著抱歉,可男人的語氣依舊是那一副清冷不近人的感覺。

「你還需要相親?」

尤穗一頓,再次笑着說:「我以為您這種男人是不用去相親的。」

「我這種男人…見我需要相親,你很開心?」面對他質問自己的冰冷語氣,尤穗本能地瑟縮了下。

開心?有嗎?

「這是您自己的事情。」

這一席話,似乎讓本就寒氣四溢的男人更加的冰冷了。

他沒再說話,就連着開車送她回去的那一路…也沒有吭過一聲。

車穩穩停在了她家樓下,尤穗解開安全帶的那一刻,瘦弱的肩膀忽然被一股力道緊拉住。

她順着聞載的方向跌去,一股濕潤的熱意壓在了她的脖頸處,男人的下巴卡在她的鎖骨上,那滾燙熾熱的氣息也遊離在她的身上。

「你一個人住?」

他隨意地瞥了一眼尤穗的租屋,見裡邊沒有亮光,像是漫不經心地問道。

男人的手圈在她腹部的位置,尤穗緊張了一下,她的手輕輕抓住裙角,惶恐地瞪大了眼睛。

「聞載你快鬆手!不然我喊保安過來了!」

那隻手緊了緊,彷彿怕她下一秒就從自己的視線消失。

「尤穗,讓我抱一會吧。」

語氣是祈求、是失落。

他嗓音啞到不行,聞載此時似乎褪下了白日里堅毅的盔甲,讓尤穗看到了他最脆弱的那一面。

尤穗停了掙扎,她知道,聞載不會傷害她。

瘋狂跳動的…除了血液,

猜你喜歡